4

对于一个老外来说,在北京的生活永远都充满着新鲜感。可有时候我还是希望能够远离都市的尘烟,去乡间呼吸点儿新鲜空气。上周,我说到我参加了国际广播电台组织的员工旅行团,去了趟云南——那个地方真是美得动人心魄。我们是跟旅行团去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根本不用去担心赶飞机、汽车和火车的问题。

我实在没有想到五一节还能放两天假,于是决定自己去度个假。我一时兴起,想去看看大海,呼吸一下带着咸味的海风。第一次孤身到北京之外的地方去旅行,我觉得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搞定一切吧。我仔细查了旅行指南,发现北京离海并不算远。那还有啥能比这更简单呢?

我装好了我的小旅行包,打车去了北京站。北戴河,我来了。

旅行指南上建议在天津下车看看。我找到了给外国人开设的售票口,那里没人排队,很快我就买到了票。车要下午三四点才开,我在车站上东张西望,打发时间。车站就像一座巨大的城市,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又各自奔赴不同的目的地。时间一分分地过去,我找到了进站口。通往下方站台的门开了,我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涌了进去。

为了确保自己是在朝着订好的双层车厢走,我跟乘警确认了一下。一上车我就吃了一惊:车上居然没多少人。大部分人显然都选择了硬座车厢,不过加 20 块钱买个舒服还是挺值的。

天津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景物之一就是火车站对面那个巨大的环岛。单从混乱程度而言,我还从未见过这世上有什么能与之匹敌。我开始以为司机会破口大骂,还会疯狂地摁喇叭,但他一直都心平气和的,其他那些试图找条路进入或离开这个迷宫的人也是如此。乌云遮蔽了落日,这说明可能会下雨。我抬眼望天,想起了我忘带的一样东西——雨伞。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到达利顺德,准备吃晚饭,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夜。

司机示意我们就快到了,不错,那座挂着“利顺德饭店”牌子的地标性建筑已经出现在了眼前,很是壮观。我走到前台,询问有没有房间。得知他们仅有的那些空房间要 100 美元一天的时候,我给吓了一跳。拜拜了,利顺德,见到你很高兴。

A 计划落空了,我得再找个地方落脚。天色越发阴沉,密集的乌云挤出的小雨滴打在我头上。我肯定能在附近找到一家价钱更合理的饭店吧。

说得客气一点儿,除了利顺德以外,天津一些饭店的英文名字都挺怪的。在火车站附近我看到过一家名为“和气”的饭店,可就算是那家的服务员再和气,我也不打算再费尽周折回火车站那儿去了。又一家饭店闯进了我的视野,可那里的价钱还是超出了我的支付能力,于是我继续前行,边走边想刚才是不是该讨价还价一番,争取个低点儿的价钱。

开始下雨了,不过我还算走运,近旁的“朋友饭店”灯火通明地向我表示欢迎。我想起一句谚语“:患难中的朋友才是真朋友。” 这肯定就是我要找的地方了吧。

两位接待员友好地欢迎了我,但是他们的英语实在有限。从我同样实在有限的汉语里,他们猜出我是想要个房间,于是拿出了价目表。和利顺德的价码比,这里的房价只是让我小吃了一惊。

我转身就走,希望他们会把我叫回去,给我一个优惠点儿的价钱。果不其然,原来标为 448 元的房价一下子降到了 280 元。成交了,可是还有一个“小”细节要核实。女领班说:“我们需要你的护照。”

我自言自语道:“我的护照。要来干吗?我真该带着的。”“我们需要你的护照,”她重复道,微笑着给我看了正式的表格。我需要的是晚饭和一张舒服的床,可这份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却正经受着考验。

我立刻想到了我那友好的房东,于是掏出一张我在北京住的友谊宾馆的卡片,说那里的办公室应该会知道我的护照号码和其他所需的信息。他们打了电话。看着接待员写下了那些信息,我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人们总是说:“祸不单行”,可我很快就把这句话从脑海里抹去了,坚信幸运女神没有弃我而去。晚饭很不错,房间嘛,也很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