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提起邓飞,相信大家一定并不陌生,他是“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大病医保”等一系列公益项目发起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3届EMBA校友,曾任《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现为《凤凰周刊》编委。从一名专业的调查记者开始,从业10年中,他用深度的调查报道关注、反映着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他大力倡导 “透明公益”、“人人公益”等理念并真正付诸实践,借助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力量,转型投身于慈善,有力推动了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转型,自下而上助力社会成长,并联合政府、企业持续有效解决一个又一个重大社会问题,形成民间、政府的良性互动。曾获“2013 CCTV年度慈善人物 ”、沃斯经济论坛“ 2014年全球青年领袖 ”等诸多奖项。

以一个调查记者的身份走上公益道路,工作经历和与之相应的专业素养让邓飞对社会问题有了更为深广的思考,微博等社交媒体的盛行给了他契机,从此言行并驾,投身公益,从一个记录者、观察者转身成为实践者、组织者,用新的方式发声,持续不断地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这支庞大的公益队伍中来。

此次,ACEF澳大利亚中国教育基金会邀请邓飞先生于5月6日亲临墨尔本,做客《商圈有约》,让我们面对面,聆听慈善背后的故事。

社交媒体时代的慈善先行者

对于社会问题的关注,从邓飞踏足新闻业那一刻就已经开始。1998年,正在读大二的邓飞进入湖南《今日女报》实习,毕业后便正式入职,开始了他作为调查记者的漫漫征途。

“敢说、敢干、正义”从一开始就是邓飞展露出来的标签,他曾写下《常德火车站内部有黄牛》、《寻妻》等多篇调查报道,并在《 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等多个平台上发表十余篇监督公权力、关注妇女儿童等弱势人群权益问题的稿件。2003年时,邓飞加入了《凤凰周刊》。这为他提供了更大的平台,大批有影响力的深度调查报道都是在这里写出来的,譬如《沈阳蚂蚁梦》、《杀死阳宗海》、《狗日的普九造》、《湘西州长的北京一夜》、《南中国贩童链》、《周庄肺病》等。这些优质的深度报道让他迅速成为中国调查记者的一名领军者,也曾多次荣获“年度记者” 称号,践行着一个传统媒体人作为记录者、监督者的义务。

同时,他还在尝试凝聚更多这样的力量。在这段时间里,邓飞创建了“小刀”记者群,团结了200名调查记者,而后又建立了“ 蓝衣”,团结500名全国调查记者和编辑有力地报道中国。这股力量,后来成为他转型公益的基本盘。

最初的时间里,邓飞一直在传统媒体领域以笔为剑,不断地为公益呐喊、发声。也许这声音到达了很多地方,引起了足够的激荡与共鸣,可是传统媒体的局限性让这些力量难以真正地凝聚发力,转化为实际的行动,舆论监督的实现也有很多障碍。而如微博一样的新兴社交媒体作为新型的公众领域,让邓飞看到了打破这一壁障的可能性。

2008年3月25日,湖北籍男子彭高峰的3岁儿子彭文乐被人拐走。2010年9月27日,邓飞在微博上发文写道:“互联网能再次创造奇迹吗?请帮助彭高峰找到他的儿子彭文乐” ,并附上了一张孩子的照片。这条微博被大量迅速地转发,成功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到寻找失踪孩子的活动中来。2011年2月1日,彭文乐被一名回江苏邳州八义镇探亲的网友发现,邓飞陪同彭父赶赴江苏,接回了孩子。2012年,“微博打拐公益基金”设立“。微博打拐”从此成为一个延续不断的热点和话题,开始不间断地关注、尝试解决儿童拐卖问题,而“微博打拐团”的群组织也应运而生。

“微博打拐”,让每个网友可以轻易地快速收集、传递和分享儿童拐卖的信息,传播速度快、范围广,为罪恶布下天罗地网,凝聚所有阶层团结保护孩子,让每个人都直接参与到行动中来。甚至导致公安部出台“一长三包”,制度性确立公安部门立案寻找孩子和打击犯罪等整套流程,警民合力,有力地为孩子编织一个保护网。

2

邓飞曾在杨澜访谈中说:“微博有一个磁场、有一个气场”,能够让“每一个人的善良和爱心像小溪汩汩流出,最终汇成大河奔腾向前”。他觉得“以前我们只有思考力和话语权,没有执行力,但自从有了微博之后,我们可以变成一个号召者,能够发起一场社会运动,团结很多人一起去改变。”
社会中,有太多看似深沉无底的阴暗面,但柔软的力量也许可以抵达,若每个人都变成光源,也许就能照亮这坎坷的路。而邓飞,一路都走在最前面。

免费午餐,一次影响国家行动的民间探索

关注邓飞发起的活动,不难发现,保护儿童一直是他坚持的一个重要主题。比如他先后发起的微博打拐、免费午餐、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儿童防侵、让候鸟飞、中国水安全计划等多个公益项目,以及创建的“e农春天”社会型企业……都在动员和组织社会各界投身公益,在乡村儿童、乡村环保和乡村经济三个板块致力帮助中国乡村儿童获取基本公平和保障。尤其是免费午餐,对于乡村孩子的命运可以说是起了不可估量的积极影响。

2011年2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一项关于中国贫困地区学生营养状况的调查报告揭示,中西部贫困地区儿童的营养摄入严重不足。

2011年4月2日,贵州沙坝小学作为中国第一所免费午餐试点学校开餐,邓飞在全国媒体前和该学校校长商量如何做到资金公开

2011年4月2日,贵州沙坝小学作为中国第一所免费午餐试点学校开餐,邓飞在全国媒体前和该学校校长商量如何做到资金公开

关注到这一情况的邓飞联合500名记者、国内数十家主流媒体、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免费午餐基金公募计划,倡议每天捐赠3元,为贫困学童提供免费午餐,致力于帮助中国儿童免于饥饿,健康成长。邓飞希望通过若干年的努力,使免费午餐成为中国儿童的基本福利,大规模改变中国乡村儿童的营养状况。经过五年的发展,各地物价持续上涨,3元的餐标已无法满足项目学校学生的用餐需求。为确保持续为中国乡村贫困地区学童提供营养健康的午餐,从2016年3月1日起,免费午餐基金开始全面执行4元餐标。

中国第一所免费午餐试点学校

中国第一所免费午餐试点学校

2011年4月2日,第一所免费午餐项目学校在贵州省黔西县沙坝小学开餐。邓飞和方校长揭开了“中国第一所免费午餐试点学校”的帷幕,169名小学生尝到了热气腾腾的午餐。

2011年10月26日,国务院决定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中央每年拨款160多亿元,按照每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普惠680个县市、约2600万在校学生。从“免费午餐”到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舆论普遍认为,是民间探索影响了国家行动。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在新华小学为孩子们添饭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在新华小学为孩子们添饭

免费午餐基金坚持透明、公开和接受监督,用廉洁、安全和高效来赢得人民信任,迅速获得力量。为确保善款善用,志愿者协助学校开通了微博,每日公开收支信息,稽核团队暗访突查,让当地政府、媒体、NGO、学生家长、无所不在的网友、神出鬼没的旅友一起参与一线监管。

自2011年4月正式启动至2017年12月底,“免费午餐”项目募款已超过36859万元,累计开餐学校达到931所,持续不断地为孩子们提供热腾腾的免费午餐,并且保持了没发生一起食品安全事件和资金安全事件的记录。

7

“免费午餐项目是一个由民间组织发起的慈善行动,短短半年时间就改变了国家政策的走向,并惠及到千千万万乡村儿童。时间之短,效果之大,在欧美等国也找不到这样的先例。无论是民间与政府的良性互动,还是开启政策倡导,以及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免费午餐都是中国慈善史上前所未有的行动。这对于世界公益慈善事业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曾在采访中这样评价免费午餐项目。

198澳元,就能解决一个孩子一整年的午餐

本次ACEF澳大利亚中国教育基金会邀请邓飞做客《商圈有约》,给我们讲述公益背后的故事并启动第二季“免费午餐,爱满澳洲”项目。

第一季免费午餐项目活动曾于2015年8月,由ACEF和“免费午餐”基金合作组织举办,并成功募集到51728.60澳元,全额转入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并定点甘肃天水东沟小学,负责97名师生两年的午餐。2017年10月时,ACEF中国项目副会长王永福自费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翻山越岭来到东沟小学的时候,他深深地被感动了,每个学生的午餐都是4元人民币的标准,有肉有菜有蛋,伴着香喷喷的米饭,厨师帽子围裙一应俱全,冰箱里面三天的食品样本……90多个孩子们高高兴兴地排队领饭,有的孩子往返路程2个多小时,现在都天天盼着上学。这更加坚定了ACEF 继续“免费午餐 爱满澳洲”项目的决心。

本次“免费午餐,爱满澳洲”公益活动可以以个人或团队的形式参与,个人仅捐款198澳元,就可以解决一个乡村孩子一整年的午餐费用,协会、企业也可以以团体形式捐款,十人起捐,总额1980澳元起捐。以上所有捐款均保证百分之百传递给“免费午餐”基金和东沟小学的师生。团体捐款的协会、企业Logo将在澳大利亚中国教育基金会网站展示一年,并且在所有此活动报道中体现,并获得奖杯与邓飞先生合影。

欢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参与5月6日墨尔本《商圈有约》,与邓飞先生面对面,倾听慈善背后的故事。

15

澳大利亚中国教育基金会ACEF简介

ACEF 澳大利亚中国教育基金会是由一群华人新老移民自发组成,2014 年1 月正式在澳洲注册的慈善机构。基金会现由执行委员会负责管理,名誉会长聂陶锦,丁小琦,会长王雨萌,副会长陈寅,王飞珊,王永福,刘俊,韩丹,沈涛。基金会的口号是:“ 教育 从爱开始”。基金会的目标——以定向捐助的形式,帮助中国贫困地区的学生完成基础教育,改善教育设施和资源,以丰富学生和老师们的精神生活。同时参与澳洲本地与教育相关的慈善活动,促进中澳教育与文化的交流互动。

基金会的操作模式是按“项目”开展工作,由执委会选择、评估和决定捐助项目,不从事零散捐助。基金会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募集和管理资金,实行“捐助账户”和“日常运作账户”两个账户分开的操作方式。“捐助账户”是基金会募集的捐款100% 传递给中国贫困地区的学生、教师和学校。“日常运作账户”是基金会的办公、宣传印刷、交通食宿等行政开支,由基金会“会员费”和基金会所设立的“定向款”中“办公费用” 来支出,不占用任何项目资助捐款,保证专款专用。2014 年6 月24 日基金会取得澳洲政府正式认可的捐款“免税”资格。

BUSINESSCIRCLE1804INDEX025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