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Edwin Maher

*本书由作者授权,《澳中商圈》独家连载

内容简介

Edwin Maher,1941年生于新西兰,曾是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的记者及播音员。一次机缘巧合下,Edwin在2003年来到了中国,成为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首位外籍主播,并于2007年获得由中国政府颁发的授予外国友人的最高荣誉——中国政府“友谊奖”。《找不着北》收录了Edwin来到中国后的一系列见闻,由23个单独成篇的中英文对照文章组成。本书行文风格诙谐幽默,视角新颖,生动展现了一个外国人眼中呈现的中国日常生活、独特文化与社会风貌。想要了解更多Edwin的有趣经历?快来聆听他亲口讲述的中国见闻吧!

其我踉国际广播电台的— 位同事表达了吃不到羊肉的郁闷心情,他宣布: “我要带你去你第一 次去的那家餐馆。”“去干吗?“ 我提示他,店里的人看到我首定恨不得赶紧躲起来,可他许诺要给我点— 顿 “非常特别的饭”。

迎宾的还是那两个女孩儿,不过在看到我有中国人陪着以后,她们先是微笑,然后就吃吃地笑起来。看来她们对我上次的遭遇还记忆犹新,但愿我同事点的菜也能给我这种新鲜感。我对即将端上来的东西一 无所知,我的同事说: ”等著吧。

不到20分钟,上来了— 个大盘子,里面有— 大块带骨头的肉,外面包着一 层漂亮的粉红色脆皮。”就是这个, 我的东道主骄傲地说,就跟这道菜是他做的— 样,“这是烤羊肉。“要是第— 次来的时候能认出菜单上的这道菜的话,我可能会冲进厨房直接踉大师傅点这个的。

肉又嫩又香,那层脆皮尤其好吃。这又— 次证明,在中国你想要什么都能找到,就算在北京西郊的八宝山也是— 样。我注意到,北京城里有英文菜单的餐馆增多了,可菜单上的描述却往往让我大倒胃口。把动物的胃、肠子或是脚丫子直接翻译出来,难免会让心灵脆弱的老外经历— 次食欲 "浩劫"。

去年冬天,我和几个外国朋友在— 家餐馆聚餐。菜单上的每道菜都有英文翻译。那天挺冷的,所以我们都在看有什么汤。突然,有— 个人大叫起来,问我们: “你们看到这个没有?“ 我们仔细看了一 下那一 页,上面写着 “鹿鞭汤”。今天不要,谢谢。

这些菜单算是挺吓人的了,可吃这些传统的中国食物还不算北京餐馆里最惊人的一 幕,最让我大开眼界的还得算我第一 次去必胜客的见闻。

在— 些快餐店里,顾客可以不断回沙拉吧那里去取沙拉。必胜客则不同,你只有一 个盘子和一 次选择机会。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看着— 个人小心地用新鲜水果和蔬菜在盘子里堆砌色彩斑澜的 "阵形"。那堆东西越搭越高,小西红柿开始往下滚,他则以专业杂技演员的手法接住那些红色的小球,把它们塞在旁边。层层叠叠的疲萝、黄瓜和生菜之间漏出了黄色的甜玉米粒,可他也全部接住了,又把它们堆回了顶上。

我让我的中国朋友们过来看,这道配菜沙拉巳经成了一 场即兴表演,而这位超酷的顾客也决意要让自己的钱花得值。我以为店员会来干涉,告诉他适可而止",可他们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5分钟以后,这座 沙拉摩天楼” 终于完工了。哦,还差— 点儿。他忘了点儿东西。平衡表演暂时停止,这位大获全胜的素食主义者放下手中那道满是维生素的风景,又加了各种鲜亮的调料。这位超酷的顾客捧起了已经饱和到极点的沙拉,此时我们都很想知道他怎么能— 点儿不洒地回到自己的桌子那里,可是他居然做到了。

我开始尝试让食物保持平衡时也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在家乡的中餐馆吃饭时,我是用叉子的。在这里,每次我试着拿筷子夹起食物送到嘴里,尽量不沥沥拉拉地拖尾巴时,在旁围观的那些中国朋友们都获得了不少乐趣。

在国际广播电台的食堂吃午饭的时间成了大家的“开心时刻",同事们像鼓励小娃娃学步— 样给我加油。“有进步,不过你是不是要把勺子? “ 我决意不放弃,于是坚定地说 :“如果你们不看我,我就能用好筷子了。” — 年以后,我已经比开始用得好多了,不过我总是央视最后— 个吃完饭的人。

在北京的餐馆里,服务员很能等。别人点菜的时候,他们耐心得让我吃惊:站在那儿等好几分钟也不会皱眉头,而且乐意回答问题。在西方,要是点菜时间稍长一 点,服务员就会说 ”等你准备好了我再来”,或是摆出— 副 “快点儿,我可不能— 直等你” 的表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