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前,华人首次登入澳洲!

今年是华人登入澳洲200周年纪念年。200年来,华人、华裔给澳洲带来辉煌的成就,历史篇章可歌可泣。

一、澳洲淘金热

1851年,澳大利亚发现黄金,世界各地淘金者蜂拥而至,其中包括中国人,这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移民大潮。

但是那个时候的在澳华人寥寥无几。从1818年第一个华人麦时英正式登陆澳州,一直到1880年,这70年间只有5~6个华人生活在澳洲。

二、殖民地统治下的澳洲政治体系

1901年,澳大利亚摆脱了殖民地地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成立,白澳政策(white Australia policy)为当时澳洲的基本国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澳洲开始了第二次移民热潮。本次移民热潮以欧洲移民为主,华人沦为“二等公民“,很多华人被驱逐出境或被迫离开澳洲。澳洲政府同时推出“人头税”,以达到限制华人入境澳洲的目的。

白澳政策下的华人在澳洲的生活是悲催的,而白澳政策,也阻碍了澳洲的发展。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成为抵抗日军侵略最久、牺牲最大的盟国之一,澳洲政府确认远亲不如近邻之现实形势,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完全独立,也严重打击了澳大利亚的种族主义。1973时任工党总理Gough Whitlam在澳洲彻底废除白澳政策,一个多元文化的澳洲社会逐渐诞生。

三、“白澳政策”结束,多元文化的澳洲政治体系逐渐建立

1975年越战结束,大量越南裔和越南华裔进入澳洲,同时太平洋岛国移民也进入澳大利亚,此乃澳洲的第三次移民热潮。

四、我所经历的中国人移民澳洲时代

20世界八十年代,我的家人随着“语言学习”留学大军进入澳洲,学位就读者也陆续进入澳洲。当时中国学生留澳人数为“40千”(40个1000的意思)左右,“40千”是一个特有名词,一个专用名词,特指的就是这批当时称为“新移民”的开路先锋。我作为“40千”的家属,1991年移民澳洲。这批“40千” ,给澳洲带来了10万中国移民(夫妻团聚、父母亲团聚、子女团聚、婚姻移民等等)

五、上一世纪迄今的中国公民澳洲移民大潮

1、1990年前后,澳洲工党移移民部长Gerry  Hand宣布给予40千中国学子四年临居,1993年,工党移民部长Nick Bolkus上任后,宣布中国40千学子分别以815、816、817 、818签证种类转澳洲永久居留签证。这40千的学子们,直接给澳洲社会带来10万人口以上的移民。

2、1999年-2000年,澳洲时任移民部长Philip Ruddock公布移民新政,放宽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受理要求,并逐渐在2015年推出留学生电子签证流程,留学生签证的等候时间从原来的4-6个月,直减到2-4周。此留学签证的改革,直接受益者是当时的留学生,大量中国和印度的中学生和中学毕业生进入澳洲。随之而来的澳洲对独立技术移民的放宽政策,更大量地吸引了留学生进入澳洲留学。当时的留学生,在学业结束后,很容易通过澳洲独立技术移民政策进一步获得澳洲永久居留签证,留学大潮直接带来移民大潮。

3、2003年,澳洲移民部长Philip Ruddock又在他离任前推出163投资移民签证。讲到这个163投资移民签证,2003年并不是推出新政,163签证,是由原来的457(1 )独立经商人士(independent executive)签证改进而来的。在那个年代里,还有127( 现132)签证、165(现188B)签证等同时存在,但是163签证的申请人最多,163签证,引发了这个时代移民大潮。

4、2012年,澳洲工党移民部长Chris Bowen推出了澳洲历史上最昂贵的188C

投资移民签证,同时把163签证改成188A,165签证改成188B,127签证改成132,形成了今天的签证种类模式。

5、2014年12月23日, Peter Dutton出任澳洲移民部长,直至今日。2017年12月20日,澳澳洲总理Malcolm Turnbull做了澳洲有史以来对移民部的一个最大的革新,他取消了澳洲移民部,成立了澳洲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这个新模式更接近英国内政部而不是美国的国土安全部,澳洲前移民部长 Peter Dutton出任澳洲现内政部长。

在新的澳洲政府结构布局中,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AFP)、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及澳大利亚移民局(MIBP)等多个安全部门被整合到内

政部,内政部长将有更大的管辖范围和权限。新的体系,可以更好地应对全球正在迅速变化的越来越复杂的安全环境。所有澳洲签证申请的入口也从原来的移民部官网转到澳洲内政部官网了。

1

后移民时代

与当年揣着几百美金白手起家来澳洲的我辈移民相比,我们称以投资移民为主群体的移民时代为后移民时代。

后移民时代的人们的困惑、痛点以及他们的价值在澳洲的再创造成为了我们今日关注的重点澳洲非赢利机构StratupAus出具的报告显示,截止2016年12月,在澳洲前50顶级初创企业中,有61%是由海外移民或者移民子女创立的,报告称,移民为澳洲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好处,初创公司,是澳洲经济增长的引擎

但同时,后移民时代的移民的困惑也是不可忽视的。

目前不管澳洲的何种投资移民种类的签证,都是一人办理,全家获得签证,而一旦获得签证,无论是临居还是永居,适龄孩子都可以享受澳洲永久居留待遇,在澳洲免费上学(公校),很多投资移民的家庭会把挣钱的生力军留在中国继续挣钱,澳洲的投资移民后续工作,由夫妻中的一位来实施,在实施投资移民的后续工作的过程中,顺便可以带着孩子在澳洲学习,看起来是一个很合理的模式,但是,这个过程,除了愉悦了孩子,家长双方其实都在同时经受了煎熬的,夫妻分居,给投资移民家庭带来了很大的不安定因素,移民成功了,家庭没有了,这样的情况,不为新鲜。

“做功课”是188A投资移民签证者进入888A的必然流程。这个所谓的“ 功课”就是为了完成澳洲移民部对188A签证持有人在澳洲境内进一步商业行为的一个要求,这个“功课”的交纳过程,对有些投资人来说,如鱼得水,各种大小生意做得不亦悦乎,但对于有些申请人来说,这个过程就很煎熬。那些把挣钱生力军放在中国而独自带孩子在澳洲而又没有以往经商经验的人士,为了完成功课,往往不得不购买一个生意。因为没有经商经验,投资人会挑选看起来最容易经营的、靠时间成本堆积起来的零售生意来做,如果申请人缺乏英语基础,他们移民过程将会更艰难,移民作业,成了后移民时代移民的最大痛点了。

怎样让我们的商业精英们在澳洲实现价值再创造,这是我们目前关注的重点。

建造良好的商业氛围,融入澳洲主流社会,利用互联网+,全盘整合资源,团结、信任、公平、互助,这是我们后移民时代应该追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