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温婉自然妆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画作里的女人,大多是温婉自然妆。她们长相温婉,柔和,没有那么得棱角分明,大部分都是妆感很淡的,比较崇尚自然。

面容白净,粉婉的腮红,淡淡的眼妆,再加上一对富有气质的眉毛,看上去就很赏心悦目。

安格尔笔下的女人总能有让人一见倾心的美,他很擅长刻画丰腴的美人,「以瘦为美」在他笔下仿佛是不存在的。

「安格尔画中的女性有着一种宁静而又生机焕发的模样。」

这是大诗人波德莱尔对这幅画作的评价,不可否认,这幅顶着圣母光环的美丽女人,有着温润如玉的温柔感。

画中的女人面容柔和,极细的细眉,圆润的樱桃小嘴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腮红,给人一种安抚人心的纯粹感。她的目光温柔,双手轻抚胸口,似是在怜悯众生。

3

甜美清新妆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画的女子,妆容都很清淡,不需浓妆艳抹,一点腮红, 一丝眉色,如粉嫩少女的甜美清新,让人怦然心动。像童话中走在乡间小路的女孩,悠然自得,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美好。

布格罗画的乡间女孩着特色服装,靠在特制的器皿上,眼神微斜向别处,手指交叉,带着些许羞涩紧张,粉嫩的面容有一种少女情怀总是诗的美好。少女感不需要过多的浓妆艳抹,高位的腮红,粉扑扑的就能动人。

在布格罗这幅画的少女给人第一印象就是干净纯真,甜美的编发、轻盈的薄纱,这不就是甜美系少女的代言。

画中少女偏着头,眼神看向下方,大概是有着青春期的烦恼。自然平滑眉形的看起来颇有灵气,西柚色的唇色又很适合夏日, 一副甜美的少女模样。

4

仙气唯美妆

约翰·威廉·高多德(John William Godward)画里的女人大多都很浪漫和唯美,喜欢穿薄纱,看上去仙气十足。这个仙气唯美妆容比日常较浓,偏向粉色或橘色系,眉毛颜色较深,腮红面积也相应增大,眼影会与腮红保持一致。

对这种薄纱、理石纹路的处理是高多德很擅长的,所以他画出的女人既有抚媚的神韵又有轻盈的仙气,特别动人。

5

误落凡间的仙女大概就应该是这样的吧,慵懒纯净,脸蛋粉嫩的像一颗饱含水分的蜜桃一样,清纯动人。粉嫩大概是看到这幅画的第一印象吧,加点西瓜红的唇色,又仙又美,让人特别有 「想恋爱」的冲动。

太喜欢这种慵懒诱人的调调,看多了约翰·威廉高多德的画,会觉得,女人的美与抚媚,都被他画出了神。

画中的少女懒懒地躺在毯子上,波浪形的黑发随意放置着,会说话的眼睛因为加重了眼线而显得更加深邃,眉毛浓密以及靠近鼻子的高位腮红将整个面容更加立体。整幅画看上去慵懒随性,就像是夏日的午后,阴凉的树荫下,将将睡醒的仙女。

7

端庄典雅妆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笔下的女人妆容都很精致,看上去美而不俗,很适合有气质又端庄典雅的职场女性。

萨金特一直强调 「画家要保持敏锐的观察力。」

所以他对颜色及光线的处理非常微妙,尽可能的讲究精准,他会将女人精致的妆容表达的很完整,甚至你仔细观察都能发现高光和鼻影的位置。

6

画中的女人拥有一种独特的气场,她的身体舒展后仰,纱裙下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扶着椅子, 一只手摆在腿上,目光直视前方,随意又严谨。女人的妆容非常通透,眉毛尤其有神,简约优雅的气质上又多了一分干练。

这幅「X夫人(皮埃尔·高特丽夫人)」的知名度应该非常高了,画中皮埃尔·高特丽夫人端庄傲人的仪态,显得格外高贵典雅,妮可·基德曼也模仿过这幅画的妆扮。

8

亮金肩带搭配黑裙,衬得X夫人皮肤白哲,身材窃宛,迷情动人的法式浪漫。虽然没有看到这幅画的正脸,但是光从侧面就能看到清晰的脸部轮廓,利落的弧形挑眉,深遐的眼窝,以及偏暗色系的眼影,气质非常。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