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刚过去的2018年,可以说是连续遭遇全球经济增长减缓、中央银行收紧政策和地域政治风险升级的一年。尽管这些都不是一个强劲风险市场的典型特征,但去年大部分时间市场却在攀爬“忧虑之墙”。

在我们主张减持的第四季度中,这些特征变得愈发明显,同时市场波动和“避险” 情绪开始持续。人们对于世界经济增速下降、中美贸易战和英国脱欧的担忧筑成了一堵令市场无法翻越的“忧虑之墙”。

这一系列问题导致了2018年的风险市场艰难收尾。 12月全球主要的股票指数大多跌幅达到两位数。相比之下,处于守势的政府公债则表现强劲,为投资组合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展望接下来的2019年,多半又会是艰难的一年。尽管1月份股价上涨超过6%,为行情带来缓和,但股市仍具很强的波动性。因此对待风险仍需谨慎,投资组合的多元化也是一如既往地极为重要。

我们依然认为,2019年应当对市场“保持谨慎、密切关注”。这也是我们去年年底对今年市场前景预测的标题。由于去年 10月至11月的股市回落,我们自12月起便对市场持风险中性的看法。经过12月至1月股市的剧烈波动,我们依旧保持相同立场。

对于股市,我们总体来说都是保持有策略的中性立场。但是本月,相比澳洲本土股市,我们对海外股票更加看好。这一看法是考虑到澳洲国内的一系列问题,包括近期澳洲股市相对领先于大盘的表现、人们对房市回落的担忧以及5月联邦大选前逐步升级的政治风险。因此,我们选择在9月份增持新兴市场股票。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基于目前这些股票估值仍非常具有吸引力,同时经济和地域政治形势亦有逐渐稳定的可能,我们会更加坚持之前的选择。

随着我们步入2019年,近期有哪些因素对股市造成了打击?

首先是中美贸易战的地域政治导火索以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去年11月末G20峰会上特朗普与习近平的会晤仅带来了短暂的乐观情绪。尽管25%关税的加征推迟至今年三月一日,美方最初的措辞却使双方达成协议的希望看似十分渺茫。与此同时,英国议会上的僵局也致使了第四季度中市场的紧张不安。最糟的情况,即英国无协议脱欧、没有过渡期,在3月29日答案揭晓前会是市场的一大困扰。

另一个近月来严重影响股市的主要因素,则是超出预期的全球经济增速的骤降。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市场的经济都普遍出现了外部需求疲软和商业信心低迷的问题。而史上最长的美国政府停工则加剧了这些市场担忧。美联储于12月份进行了2018年第四次加息,这也导致了市场对获利前景的忧虑。这一系列问题多半会显现于接下来几个月连续疲软的贸易和投资数据中。澳洲本土的经济增长也于去年第三季度明显放缓。消费者信心和汽车销售量都在年末出现下滑,零售总额亦有下降。造成这些的部分原因可能是近期越发疲软的房地产市场。

2019年接下来的股市能否恢复平静?

今年年初,一系列事态发展为2019年的股市塑造了一个更为积极的开始。

特别是美联储先前的强硬态度近期出现明显缓和,开始强调对进一步加息保持“耐心”。尽管全球增长前景于近期被下调,世界主要几大预测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仍认为经济增长前景将会稳健地接近历史平均增速。此外,中国在为美国消除有关贸易的顾虑上也取得了可观的进展,这意味着可以暂时避免再次提高关税。同时,中国也加速出台了更多刺激措施。而英国脱欧方面,谈判终于逐步接近达成协议,甚至公投也可能再次重演。

这些事件的发展决定着2019年的风险市场能否有一个更具支持性的市场背景。如果进展顺利,股票则有更多空间与目前温和的收益增长前景保持一致的上涨。澳大利亚在2019年上半年可能会面对程度未知的房市回落以及联邦大选前逐渐上升的政治不确定性。正如我们去年所说,今年五月中旬可能发生的政府换届将为许多不同产业的股票带来不确定性,包括医疗保险、房地产、银行业和公用事业。

股市方面,两个因素促使我们近期回归到中性风险的立场:中央银行退出进一步紧缩政策以及中国经济刺激计划,和它们能够多大程度上延长经济循环的后期阶段。 如果国际地域政治上的紧张状态得以缓和,2019年下半年则有希望出现一个更有利的市场背景来实现温和的全球股票收益。对于澳洲,年中的联邦大选也可能会带来更加有利的市场背景。

(撰文/Scott Haslem,Crestone Wealth Management 首席投资官,翻译/双城)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