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说到,我们在REFUGE COVE过夜,睡得很香。这其实不仅仅是因为那里港湾平静,更是由于晕船药的作用。鉴于前一天所有人的晕船表现,我力劝每个人吃了比较厉害的晕船药。前一晚吃,好好睡觉,第二天还管用。没想到第二天我困意犹在,一路上飘飘然地驭风到了迪尔岛。我们的小侠女睡了一路。

deal island-7_副本

从REFUGE COVE到迪尔岛(DEAL ISLAND)大约有50哩海路。按照原来6节航速计算,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是8小时。我们早上出港湾时天气晴朗。当驶出威尔逊岬的山脊时,没有了阻挡的风挟着乌云,推着海浪,直接向船袭来。风是好风,虽然有20节,但是在船的侧后方(BROAD REACH),推着船劈波斩浪。我把主帆缩小了三分之一,船还以8节左右的速度前行。

侧后风一般都是水手喜欢的风向,它可以让帆船摇滚着飞快前行。我仗着晕晕乎乎的药劲,一时颇有“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豪迈劲头儿,仿佛一会在云中乘龙,一会在草原上骑马。我想这跟酒驾的感觉差不多吧?在陆地酒驾会有被重罚的危险。而在远海酒驾也好醉驾也好,嘿嘿,天高皇帝远,海阔凭鱼跃,我想找什么撞撞也找不到呢!

cof

八个小时的海路,竟然用了六个多小时就到了。至今回头想,这一路,虽然风不小,浪不低,竟成了我们巴斯海峡行记中最惬意的一段航行。

迪尔岛位于巴斯海峡的中间,只能驾船到达。旁边地图中的小红点就是。小岛的海岸线基本是饱经风浪拍打的花岗岩峭壁,但有几个地方是小海湾,可以停船。岛中间有一个狭长的水道,水流湍急,将岛一分为二。我们开动马达穿过水道,来到了事先选定的小东湾(EAST COVE)抛锚。这里海床主要是岩石,上面有一层薄沙。为了让船在今后两天里不移位,我根据天气预报的风向变化,顶风以45°角下了两个锚。事后证明,船还是有所移位,但是两个锚成功地阻止船移到浅水区。

deal island map-2_副本

小东湾有一个小码头,但是帆船不能停靠,因为水太浅。我们划小艇登岸。一上岸,就受到袋鼠的迎接。这里的袋鼠很多,多得可以让人讨厌,能抓破食品袋偷吃我们的水果和食物。岛上的常驻居民除了袋鼠,还有小企鹅和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大鸟,还有一个看护者(CARETAKER)家庭。

我们泊船的小东湾是小企鹅的聚居地,每到傍晚时分,在海中觅食完毕的小企鹅三三两两地爬回山坡上,就像是那个著名的菲利普岛小企鹅一样。不一样的是,在这里可以近距离观看小企鹅,我还发现了它们筑窝的洞穴。由于怕影响小企鹅,我们没有用灯光,因此照出来的照片黑乎乎的。

deal island-jetty_副本

 

迪尔岛上一年四季都有志愿者作CARETAKER(看守者),每个看守者家庭要向塔州政府申请。因为申请的人太多,看守者只能排队轮班,一期三个月。当时的看守者是FIONA和TIM一家。他们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墨尔本工作,小女儿15岁,跟他们住在岛上。岛上有两个地方有TELSTRA的3G信号,有心人在那里放置了木椅,椅子上有手机信号标志。其中一个椅子就是看守人小女儿的课堂,坐在那里可以接受远程教育。我们为这个看守者家庭带来了新鲜水果、蔬菜和牛奶。我们提出想在岸上过夜,希望TIM给一个SHELTERED SPACE,我们可以用睡袋。TIM就把小码头上的库房打开了,让我们住在那里。

deal island-caretaker cabin_副本

迪尔岛是个小群岛,除了主岛还有几个小岛。不用说,这里山清水秀,鱼贝资源丰富。因为这里是澳洲国家公园,大部分区域都不能钓鱼,只有部分区域可以有限制地钓鱼。 我们只在一个礁石区抓了点鲍鱼。虽然不小心用潜水刀割伤了手,但鲜美的鲍鱼刺身如此大快朵颐,觉得身上扎一刀也没什么了。

 

我们在迪尔岛逗留了两天两夜,基本上把主岛上的TRAILS都走过了。虽然地方不大,但是爬最高峰还是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最高峰上有个灯塔,已经荒废了。上面还有破落的房舍,只剩下残垣断壁,还有荒芜的坟冢,坠毁的飞机残骸,一切的一切都暗示着这里曾经的故事。

deal island-lighthouse-_副本

迪尔岛很美,我不打算用很多文字来描述,反正很美。不管是我在低处凝视身边的草叶,还是在高处环视远方的岛礁,我觉得在迪尔岛找到了一种念兹在兹,纯净心灵的世外桃源的意境。我一直梦想,或者幻想着,有朝一日,像郭靖和黄蓉,或杨过和小龙女一样,跟心爱的人一起浪迹天涯,来到一个美丽的小岛上孤独地活着。如此这般,可谓不羡神仙不羡天,只做鸳鸯在人间。当然,最好那里有手机信号,那怕3G的。
撰文/Andy 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