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迪尔岛度过了难忘的两个日夜后,我们不舍地离开这座美丽的小岛。下一站是塔斯马尼亚州的北岸河口塔玛河(RIVER TAMAR)——著名的塔斯马尼亚第一大河,既深又长。按照我们帆船的吃水深度,可以沿此河直抵位于塔玛河终点的朗塞斯顿(LAUNCESTON)——塔州第二大城市。可惜如果碰到低潮,船会因为朗塞斯顿码头的水深太浅站而掉在泥淖里,于是我决定还是将船停靠在河中段的BEAUTY POINT(美丽角)。这样全程约106海哩,用时近18个小时。

DCIM100MEDIADJI_0005.JPG

出发前,迪尔岛的看守人TIM建议我们去附近的BIG ROCKS(大石礁群)看看,那里有很多海豹。而迪尔岛的开发正是源于海豹交易。早期的渔民在BIG ROCKS猎杀海豹,在迪尔岛中转和补给,据说当时的海面常常被海豹血染成红色。可想海豹的数量之多,当时的猎杀之残酷。

离开迪尔岛后两个小时就到了大石礁群,这是几块露出水面的巨型礁石。因为这一片水下都是暗礁,我开船很小心,也不敢靠近。远远望去,礁石上的海豹星星点点,肉眼可见,粗略数来,几百只是有的。虽然无法靠近观看海豹群,心里略有些小遗憾,但是路上遇到了海豚群体的伴游,还是让船员们颇为兴致高昂。

Tamar River

与上一段从REFUGE COVE到迪尔岛时的风雨交加不同,这一段航程一路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我们下午五点离开迪尔岛时尚有阵风袭袭,随着向塔州大陆进发,则越来越小。不得已,我们换上了大前帆(GENNAKER)。帆船在海上行驶,靠的是风。风大不是问题,可以缩小主帆和前帆(当然不能像台风一样大。除了台风,现代帆船基本都能应付,只是舒适程度的差异)。如果风太小,就只能换上大一点的前帆,因为主帆是不能换的。若是根本没有风了,便只能开动引擎,或者原地等待。

风小虽不利于航行,做饭倒是方便了。我们的船上有厨房,煤气灶、烤箱、微波炉、冰箱一应俱全。烤箱和煤气灶是一体的,悬空安装,由侧面可以转动的支杆连接,有点像秋千,在船晃动时可以随船摇摆,这样炉灶上的锅可以保持平稳,不会因船体晃动而倾覆。为了防止厨师站立不稳撞上煤气灶,炉子周围还有可以用作扶手的护栏。

Sunset-2

杨杰杨大侠一路上都表现出了大厨本色,总能在我们饥肠辘辘时魔术般地变出丰盛的佳肴,与陆上做的并无二致。这对团队士气可谓是莫大的鼓舞。在茫茫大海中的孤帆上,这是最能感动人心的。试想,当你困倦、疲惫、脑袋发晕,感到前途渺茫,连说话都费力的时候,有一个人把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端到你面前,你会感到遇到了救星。如果他总是能做到这样,你是女人就会想嫁给他,是男人就会想做他的合伙人,一起干点什么。

风小了,还可以做另外一件事,就是放飞无人机。放无人机的目的主要是拍照。现在的大疆无人机可以飞到4公里开外,所以也可以用来探看前方的地形地貌。我先后在船上用过三架无人机,但由于行驶的帆船上没有起飞和降落的地方,前两架都掉海里牺牲了。经过实践,我认为大疆无人机最好,其它无人机都不行。大疆无人机抗风好,照相和录像清晰,操作便利可靠。大疆精灵4PRO有两个环形腿,起飞降落时可以用手抓住,用手来放飞和回收无人机。

DCIM100MEDIADJI_0009.JPG

换上大前帆后,风在行程过半时完全停了,只能开动引擎。巴斯海峡向来以风急浪大闻名。一连近十个小时没风的情况十分罕见。这次倒让我们遇上了。虽然我极不喜欢开引擎,不过开启引擎倒也有其好处——可以充电。出海远航,船上用电是个问题。电子仪器、照明用具、水泵、无线电,甚至听音乐都要用电。虽然船上有四组蓄电池专门供生活和驾船使用(为了保险,引擎用电配有额外的单独电池),但依旧用得很快,眼看着电表从13伏变成11伏。

我们就开着引擎一直到了塔州北部的重要航标点LOW HEAD。顾名思义,这是一个低矮的露出水面不高的半岛,位于塔玛河的入河口。上面矗立着著名的塔州最古老的导航站,一直以来为货船指引方向,以顺河直抵塔州北部的腹地重镇朗塞斯顿。塔玛河水波海阔,在这条河上航行,真真是“一条大河波浪宽”。

DCIM100MEDIADJI_0020.JPG

河面虽宽,沙洲浅滩却处处有。为此,我打开了船上装备的特殊武器FORWARD SCAN。一般的船上只装备声呐,探测船下的海水深度。而FORWARD SCAN可以探测船前方的海水深度,及时预警,使船只规避搁浅或触礁。FORWARD SCAN和最新海图构成双保险,给我在不熟悉的浅水域航行提供了信心。

溯流而上一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BEAUTY POINT(美丽角)小镇。从她的名字就能想象这是个很美的地方。不光风景秀丽,这里还是塔斯马尼亚大学海事学院的所在地。这可是澳洲航海界鼎鼎大名的学院,甚至承担了澳洲政府海事当局的部分职能。我的RADIO LICENCE(无线电操作员执照)就是它颁发的。

Beauty Point Marina

美丽角港口的入口,停泊着两艘大船。这是海事学院的实习船,停在那里正好可以为港口抵挡风浪。港口主管是LEONARD,一个矮矮胖胖的和蔼老头。他得知我的手受了伤,于是在帮助我们把船停靠到位后,立即联系医生,并开车送我过去。看完医生还载着我在小镇周围兜了一圈,逛了几个景点,当起导游,自豪地介绍当地情况。出门在外,遇到这样的热心好人,真是幸运。我顿时觉得塔斯马尼亚人民好热情,安全感满满。

在美丽角上岸住宿的两天,加油加水,补充食品,清洗衣物。还沿着塔玛河游玩了一天。 塔玛河的风光果然名不虚传,从ROSE BAY 到ROSEVEARS一段尤为迤逦。

Beauty Point Marina-1

经过两天的休整,饱览了两岸美景,饱食了当地美食。然后移师到河口小镇George Town(乔治镇)。这做小镇随着LOW HEAD导航站修建而兴起,是塔州最古老的小镇之一。乔治镇没有美丽角那么有名,甚至原本的日程之列,但在进入这个小镇时,我一下子就有了感觉,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她的美丽胜过美丽角,其本身就是一座公园,与半岛上的LOW HEAD连为一体,宁静而不失活力,祥和而富有魅力。几位老人在装点着鲜花的精致小屋里举杯畅饮,当他们转身向我们敬酒致意时,我心动如山倒,心中一阵热流,当下便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塔斯马尼亚,还是被这个小镇打动了。有人说我是寡情之人,可我为什么总是对小镇动情?我又在想,耄耋之年来此处终老,此生足矣。在这里死了一定会上天堂。”

George Town-2

对此小镇,至今,我依旧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