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1号,我们在乔治镇计划外待了一天后,意犹未尽地离开了。从乔治镇到下一站STANELY(斯坦利镇)的海路有70多海哩,需要用时约12个小时。我们早早地动身,争取在天黑前到达目的地。小镇的清晨,依然是那样恬静柔美。

George Town-

塔玛河入海口的水流果然汹涌。我们通过它驶向大海时正是涨潮时分。浪涌暗流把船往侧后推得厉害,船下好像有只无形的手在跟我较劲。我使劲把住舵,加大引擎油门,才慢慢驶出河口。

到了宽阔的海面上反而是波澜不惊了。我选择这天航行的一个原因就是天气预报说这天的航程有不大不小的15节顺风。可是显然,天气预报失灵了,风越来越小,只有5节,我们换上了大帆,走了一段时间还是太慢了,就开启了引擎。引擎和帆一起工作,让船以7节的速度走起来。

在澳洲海域查天气预报,首选的当然是澳洲气象局BOM(BUREAU OF METEROLOGY)的官方网站(BOM.GOV.AU)。除了BOM, 市面上还有一些比较专业的APP,比如:SEABREEZE, PREDICTWIND, WINDY, METROEARTH等。BOM网站虽然信息全面和准确,但是太复杂,界面并不USER FRIENDLY;而且文件太大,在信号不好的地方没有办法登录。所以我也下载了一些APP,与BOM搭配使用,相互印证。 在远离海岸线的海域,只有3G信号,甚至只能用卫星电话信号,上述网站和APP都太大了,无法下载信息。所以航海者只能使用一些专门的APP下载“GRIB FILES”。GRIB FILES特别小,它只能提供最基本的简单天气信息和画面。但这种信息已经足以救命了。

现代的帆船已经配置得非常省心和安全了。除非恶劣的天气,没有什么可以威胁船和船员的安全。一般来讲,小风小浪预报时有失准,但大风大浪预报的还是非常准的。所以,航程中的天气保障是至关重要的。怎么保障?就是要随时能更新和掌握天气预报,遇到大风退避三舍即可。这也是我为什么必须配备卫星电话的原因。

沿着塔斯马尼亚北海岸线一直到位于西北边陲的斯坦利,有点像从墨尔本去悉尼的海岸线。海角一个接一个,海底时深时浅,海面碎浪较多。虽然海岸线秀色可餐,但经过十几个小时后,也审美疲劳了。其实靠近岸边航行不怎么舒服,因为深海的海水涌向岸边时,海底的隆起会把海水托高,形成海涌,而海涌遇到岸边退回的海水就形成了碎浪,浪与浪之间的间隙较短,这让行进的船晃动比较厉害,人也容易疲倦或晕船;而且浅水区的暗礁也让人神经紧绷。有经验的水手都知道,在远离岸边的深海航行比较舒服和安全,尤其在遇到大风浪时,应该远离海岸线。

好在海岸线除了美景,还常有海豚出没。海豚在我们行将萎靡的时候出现了,激起了我们的兴致,好像我们的船也引起了海豚的兴趣。大队的海豚围着船游弋。看到海豚们毫无顾忌在船底风驰电掣般地来回穿梭,我情不自禁地担心海豚会不小心碰到像刀片一样的舵或螺旋桨受伤。我看了许久,哑然失笑,意识到海豚才是大海里的主人和强者,我的担心根本是杞人忧天。

dolphin

斯坦利镇坐落在塔斯马尼亚西北海岸的尽头,原本是一座小渔村。镇的经济中心原来就是她的渔港——斯坦利港。至今这个港口仍然主要供渔船使用。早就听说斯坦利港水流湍急,港内高低潮的水位差达到了九英尺(约三米)。为了保护港内停泊的渔船免受大浪和潮汐的影响,港口的进出口非常狭小。这个港口没有官方的管理人员,只有一个渔民合作组织,指定了一个年轻的渔民BRUCE代管。为了事先了解港内情况,我给BRUCE打了数次电话,结合谷歌地图,基本上把这个港口的情况摸清楚了。

我们按照BRUCE建议的位置停好了船。这个码头不像现代的游艇码头是随潮汐上下浮动的,而是固定的。鉴于这里水位落差大,我们不能把缆绳系得太紧,否则一旦落潮了,十二多吨重的船就会被绳子吊在空中,后果不堪设想。如果绳子留的太长,则涨潮时船就会向远处漂移,可能撞击码头或旁边的船。这种码头我们在以前去悉尼的航程中经历过几个,但是没有水位落差这么大的,所以我们有必要留人在船上值守。因为我以前通过陆路来过斯坦利,我就留在船上值班两天,其他人上岸居住和游玩。根据潮汐和风向的变化,我时时要调整缆绳松紧,和船体护垫的位置。每天夜半三更都要起来,那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可以无所顾忌地赤身裸体,只穿着内裤,在船上跑来跑去,松紧绳索,推拉船体。在低潮时刻,船的周围都是高高的木头,头上顶着皎月,脚下踩着波涛,周身拂着清风,自己与大自然肌肤相亲了。干完活索性开一瓶酒,坐在船头慢呷几口,与月亮干杯,与波涛低吟,这比李太白举杯邀明月的场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这种与大自然相亲相爱的特权,我是要留给自己独享的。

 斯坦利镇坐落在塔州西北角的一个小小的半岛上,本来是远离喧嚣的避世秘境。近年来随着这里的“大坚果”(The Nut)越来越出名,游人也渐渐多起来。“大坚果”是一个上千万年的死火山,突兀地高出地面150多米,被人称为“海上乌鲁鲁”。这是斯坦利最著名的景观。

dolphin-2

要登顶“大坚果”,需要徒步走一条陡峭的步道,也可以在夏季

搭乘小缆车上山。平平的山顶就是一个小高原。环绕四周,视野开阔,心胸畅然,海港、小镇、海湾、绿地、白云一览无遗,尽收眼底。在碧空如洗的好天气里,每个视线的定格都仿佛是Windows传统桌面的绚丽风景照。

the nut-stanley-

斯坦利是我们这次航程的最后一站,下一个航段是最长的线路,从这里直接回到母港WYNDHAM HARBOUR。看得出,经历半个月的海上生活后,船员们在累积的疲惫中充满了回家的期待。我们在这里好好休息了两天。让我特别满足的是,我们饱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大龙虾。斯坦利最有名的餐厅叫HURSEY SEAFOODS,就在码头区内,门口上面有个巨大的张牙舞爪的大红龙虾。我上次来斯坦利时光顾过这家餐厅,当时就对这里的大龙虾钟爱不已,那种味道、口感与其它地方的龙虾不太一样。刚刚捕获的鲜美度,哪怕胜出一度,即惊为天物。人们来斯坦利,无一不是为了大坚果,可我当初把斯坦利规划为停泊地时,想的就是这里的大龙虾。巧的是,我们停船的泊位码头的主人也是这家餐厅的老板RICHARD。在我们花了不菲的价格成为他的客人之后,RICHARD让我们免费停船,还为我们开通了水和电。

stanley harbour-1

虽然来之前做了胆切除手术,但对我这种吃货来说,吃了斯坦利龙虾,死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