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e Bortoli(德保利)酒庄热情的邀请下,我在他们举办的Salami Day上认识了这享誉国际的澳洲葡萄酒品牌大老板Darren De Bortoli,因为活动性质偏向休闲家居,魁梧的他衣着轻便与家人朋友谈笑风生,不过言谈中也听得出他对澳洲政商文化的深刻观察。他是这个意大利家族酒庄的第三代经营者,在新南韦尔斯州长住并管理酒庄,他最为人所知的便是自己研创的Noble One贵族一号甜白葡萄酒,自80年代上市后,这支酒获得140个奖座、352面金牌以及113项国际大奖,“贵族”之名当之无愧。除了贵族一号的威名响遍世界,Darren在家庭企业管理上有更多成就。33岁就担任De Bortoli常务董事的Darren,口吻幽默而不失认真的态度,他不吝啬分享如何在竞争激烈的澳洲葡萄酒业界中闯出一片天,更对现在崛起的中国市场有着精辟的眼光。

De Bortoli Vines at Dixons Creek in Victoria's Yarra Valley

De Bortoli Vines at Dixons Creek in Victoria’s Yarra Valley

不只是经营生意、更是家族历史的传承

要述说Darren De Bortoli的故事,不得不提这身为澳洲12大家族酒庄之一后头的家庭背景。众所皆知的意大利面和葡萄酒其实并不是意大利人唯一的最爱,类似于中国传统美德对于家庭伦理的注重,“家族传承”对他们来说是最难能可贵的珍宝。家族成员为了一年一度的聚会,从澳洲、甚至世界各地飞到墨尔本只为齐聚一堂,见面时自然是热情的亲吻拥抱,Darren相当亲切地和妹妹Leane及妹夫Stephen Webber问候近况,而他们三位就是现在De Bortoli最重要的经营者、第三代传人。他们彼此间紧扣的不只是家庭关系,更是整个葡萄酒品牌的发展关键。其实澳洲葡萄酒业的整体成功得将一大部分功劳归于各家族酒庄,历史性的延续在积累葡萄庄园经营管理、技术传承上是相当重要的;作为澳洲12大家族酒庄之一、全澳第6大酒庄的De Bortoli最注重的也就是酒庄企业的家族管理模式,拥有超过85年的酿酒历史,代代相传的锦囊知识好比中国好酒愈陈愈香的道理,让葡萄酒的品质攀往一座座高峰。

De Bortoli每一代经营者对品牌都各有各的重要性,融合不同决策后一步步造就现在的辉煌。例如创立品牌的第一代、Darren的祖父Vittorio(维托利奥)首先在1924年来到澳洲,种下De Bortoli家族酒庄的第一株葡萄,出发点只是为了家人和朋友酿点小酒解思乡之愁,这么一个小念头开启了1928年时正式创立而现今远近驰名的酒庄品牌。而后的转折点便是由第二代传人Deen所引进的现代酿酒技术,这背后有着代代人都体会过的观念冲突,Deen和父亲为了引进新科技可是闹了不少风波,当Darren说起这段故事时,可以想象那段日子几乎像家庭革命;不过也幸好有这般火花,才能将酒庄经营至今。

Copy of De Bortoli Wines directors

接着是80年代Darren本人在维多利亚州亚拉河谷(Yarra Valley)、国王谷(King Valley)和新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购置葡萄园的决策。刚开始的反对声浪不少,但这个决定在现在看来是相当有先见之明的,因为不同产区的自然环境差异,让De Bortoli的酒品发展迅速多样,现在由Leanne和Stephen管理的亚拉河谷酒庄更大受欢迎,不仅出产独特的“珍藏系列(Yarra Valley Reserve Release)”广受资深评酒师们赞赏,附设的餐厅还荣获无数奖项、成为老饕的最爱之一。

家族企业成功之路: 结合传统与创新

继续说Darren在家族酒庄的成就,他却不居功,尤其当他提起父亲2003年时突然去世后,一夕扛起家族企业的重担,他说 “当时我的世界陷入混乱,幸亏有母亲、哥哥和姊姊给我的支持,给我承袭父亲遗志和一生心血的动力及担当”,而现在他所想做的就是让他爸爸感到骄傲。10年过去了,Darren没有让他爸爸失望,De Bortoli在他管理之下成功维持澳洲第6大酒庄排名,还为酒庄带来一亿澳元的年营业额;他也受父亲逝世的启发,主张以“ 生物耕作(Biological Farming)”来维持葡萄园的永续性,采用生物农业科技来避免使用农药,现在的De Bortoli葡萄园只用一种自家调制、以“茶”为基底的有机喷药来防止害虫。这样的做法对葡萄园土壤健康和整体环境保护有帮助,没想到对葡萄的质量也有明显提升。

其实以家庭企业管理模式来经营酒庄,最大的益处之一在于可以维持酒庄的风格及原则,不用跟随大环境的商业化而“同流合污”;Darren这样的方针,其实是基于传承为主轴、以永续经营为目标进行,为家族酒庄树立了一个相当好的形象,也意外促成更好的质量。

Darren De Bortoli, De Bortoli Wines, Bilbul, NSW

Darren De Bortoli, De Bortoli Wines, Bilbul, NSW

Darren与父亲观念传承与结合不仅止如此,他们的经典之作Noble One贵族一号甜白葡萄酒更是大成就。当20岁出头的Darren从澳洲知名葡萄酒/农业学院Roseworthy Agricultural College(现为阿德雷德大学其中一院校)毕业后,开始研究起以灰霉菌(Bortriytis)葡萄酿造的酒,当时业界相当不看好,甚至说澳洲绝对不可能做出世界级的贵腐葡萄酒;他父亲当时虽然保持着含蓄的看法,但也支持他并成功帮助他研发出至今不仅在国内获奖无数,也受国际赞赏与认同,更是澳洲至今唯一最具权威的贵腐白葡萄酒——贵族一号。

对于这项成功Darren依然归功于家族企业的经营模式,不但让他能发挥所长和兴趣,也促进家族企业的创新进步;如果是一般公司经营模式,便很难用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冒险精神寻找创新的可能。De Bortoli家族企业的成功便是来自传统与创新的结合,用着上一代的智慧和新一代的勇气走别人不敢走的路,冒着风险一举得来最值得的回报。

前进中国: 步步惊心或步步惊喜?!

现在的Darren依然谨遵家族传承的观念,但也勇于面向崛起的中国市场。De Bortoli早在20年前就进军亚洲,近五年在亚洲市场的销售也远远超过澳洲当地市场的成绩,但进军中国必须面对来自新、旧世界两边的竞争对手,经营策略必定也得用不同角度着手。其实若不是对葡萄酒稍有研究或兴趣,一般读者也知道中国消费者对于葡萄酒繁杂的种类、品牌常常会感到混淆,光是葡萄种类名称就能把人搞得七荤八素,要在全球品牌中记住一个来自澳洲的品牌更是相当不容易。也因为如此,Darren说他们采取的策略是以将“特级珍藏系列(Premium Reserve)”推广到市场上,让中国消费者第一口就品尝到酒庄特级酒品,一旦获赞赏后自然就会让品牌传出去、培养好名声,配合光环效应再将其他酒品一一推荐到市场上、实际推广酒庄品牌。

当然这样的策略依旧还在试验阶段,他们也经营起中文网站,积极和在澳华人组织合作活动,将澳洲第六大家族酒庄的威名传播出去;Darren还会在本月与澳洲12大家族酒庄协会前往中国,一是推广、二是深入了解中国葡萄酒文化。其实这并不是Darren第一次前往中国,8年前当他去中国时,他看到有人把可乐加进葡萄酒中“调味”,这对于长期受葡萄酒文化熏陶的意大利人来说相当不可思议,而且大部分人喜爱白酒大于葡萄酒;不过近年他前往三亚参加世界高尔夫球明星赛时,竟然有人能与他侃侃而谈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和澳洲酒品的差异,他不禁为中国葡萄酒文化的快速变迁感到惊喜,也更为努力想要将自家葡萄酒带往中国,期待着下次有中国人和他谈葡萄酒与中国菜的搭配!面对未来发展依然有许多障碍,但看着De Bortoli的家族故事不禁让人期待起Darren这代与下一代传人之间将创造的另一个辉煌世纪。

Noble One 2009_Styl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