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dys接受澳洲总理Scott Morrison祝贺

Gladys接受澳洲总理Scott Morrison祝贺

7月23日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澳大利亚首位华裔联邦议会议员Gladys Liu(廖婵娥)在堪培拉议会大厦发表了她的就职演说。廖婵娥在演讲中表示,将尽全力为奇瑟姆(Chisholm)选区居民服务。在演讲最后,她分别用潮州话、粤语和普通话向自己的家人和澳大利亚华人社区致谢。《BC商圈》驻堪培拉记者张磊受邀出席并见证了这一时刻。

从香港到澳洲,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是廖婵娥今年六月正式当选以来首次在众议院演讲。Gladys的演说朴实无华,却充满深情。她概述了自己从一名外国留学生到第一位入选众议院的华裔女议员的曲折故事。演讲过程中陆续有议员进场聆听,并不时用呼声和掌声为其喝彩。

廖婵娥的父母来自中国潮州,她本人生于香港。她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一个,七岁起就要肩负起照顾弟妹、料理家务、兼顾生意的重担。

演讲中,Gladys透露她在十几岁的时候发现一耳失聪,然而她却选择隐瞒这件事。“当我听不到人们在左边对我说话时,我就被贴上了势利、不合作或者粗鲁的标签。我沉默地忍受着”,她回忆说,“直到最近几年,我意识到,在澳大利亚的环境里,你不必沉默。”  

20多岁,Gladys获得奖学金,来到澳洲,两个手提箱是她全部的家当。“和如今许多留学生一样,我当年的留学生活也面临许多挑战。我不认识任何人,也没有人认识我,” 她说。Gladys决心成功,一面在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

坚持学习语言病理学,一面在墨尔本中餐厅万寿宫(The Flower Drum)里面打工。

事业成功、婚姻生变

完成学业后,Gladys成为了一名言语治疗师。2000年,她开办了一家私人言语治疗诊所。据她介绍,那是澳大利亚第一家中英双语的言语治疗诊所。

1992年,她成为澳大利亚公民。然而,在1999年,Gladys婚姻出现危机。

“这是我生命中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之一。不幸的是,少数族裔女性不愿面对成为单身母亲这一家庭耻辱,在不公平的境遇下仍然选择维持婚姻,这种现象不在少数,” 她说。那些年,Gladys作为单身母亲将一儿一女抚养长大。

谈到这段经历,Gladys难抑泪水,“社会准则告诉我,我是在做错误的事情,所以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直到多年后他们来澳大利亚看我时才知晓这件事。再一次,我觉得我别无选择,只能默默忍受。那时是我的孩子们给我力量去做正确的事,他们给了我继续做一个好妈妈的目标。” 

“在过去的20年里,我自己的经历激励我帮助那些在沉默中受苦的人。他们不那么幸运,只需要帮助,”她说

回望过往,廖婵娥为自己能够克服一切困难,最终进入国会感到骄傲,同时她也为所有在苦难时期不放弃希望的澳大利亚人感到骄傲。

2

打拼政坛十六年

和许多华裔移民一样,廖婵娥过着平凡的生活,从未曾想过从政。她开设讲座,告诉那些成功人士如何回馈社会。

 “我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主要政党,但我在自由党中找到了我的政治家园,”Gladys在演讲中提到, “自由党的许多价值观,包括对勤奋、个人责任、教育和商业成就、家庭价值观、对社会规则的尊重等等。我将继续捍卫这些价值观,这些价值观的基础是让澳大利亚家庭有机会像我一样蓬勃发展。” 

她早年把加入自由党的观察和体会写成文章介绍给华人社区。当维多利亚州反对党领袖邀请她做助理时,她还“吓了一跳”。Gladys从此步入政坛,积累了人脉,熟悉了政坛。

谈到自己所在选区Chisholm时,她表示该选区以充满活力的华人社区而闻名,但也有来自希腊、马来西亚、斯里兰卡、越南、意大利和韩国等许多其他国家的移民。作为在Chisholm生活30年的居民,她感谢选民们的信任,并将尽力为选区居民服务。

“有些人会以我的出生地为出发点来看待我所做的一切,但是我希望他们看到的不仅是该选区当选的一名华裔女性。我希望他们把我看作奇瑟姆每个人的坚定拥护者。”

中澳链接,关系纽带

同时,廖婵娥还希望能够为澳中两国关系的长期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4

“澳中两国能够从强劲的经济和文化交流中获益良多,我将寻找未来的合作机遇,寻求符合澳大利亚利益的持久且有建设性的澳中关系,” 她说。

在演讲的最后,她分别用普通话,潮州话和粤语向家人表示感谢。

她用普通话说对全澳华人承诺,“作为澳大利亚第一位华裔女众议院议员,我非常明白这个历史性的意义。我将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她用潮州话对87岁高龄,从美国赶来的父亲说:“我是潮州人,我觉得非常高兴,非常光荣。”随后,她用粤语对她的姐姐说:“大姐,感谢你多年以来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我能有今天你有很大的功劳。” 

聆听此次演说的华人华侨来自澳洲多地,上至九旬老翁,下至几岁孩童。约两百人将议会一侧的座位全部占满。讲演过后,Gladys接受了澳大利亚总理Scott Morrison的祝贺,台下一片掌声。

3-1

激烈竞争,竞选回顾

2019年联邦大选中,澳大利亚自由党和工党分别派出一名华裔女性候选人参与墨尔本Chisholm选区众议员席位的角逐。由于票数接近,大选日当天该选区最终结果未能得出,直到6月5日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EC)才最终宣布自由党候选人Gladys Liu以1000余票的优势战胜工党候选人Jennifer Yang(杨千慧)当选。

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该选区有19.7%居民在中国出生,其中一半有澳大利亚国籍,即拥有投票权。选区内包括华人聚居的Chadstone和有“小北京”之称的Box Hill(博士山)。

5

作为少数族裔和参政度很低的华裔,廖婵娥付出很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从2018年10月底开始竞选,她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用自己的言行打动选民。她曾经笑言,“我的每一张选票都是握手握来的”。

她在Chisholm选区的角逐中出人意料地获得胜利,确保了莫里森成功组建多数派政府。Gladys也成为第一位在澳大利亚联邦国会众议院任职的华裔女性。

语言之外是团结

《BC商圈》记者随后参加了Gladys的招待会。和之前在议会内的庄严肃穆不同,招待会人头攒动,喜气洋洋。

6

左三:Gladys的父亲廖少平,左二:Gladys的姐姐

左三:Gladys的父亲廖少平,左二:Gladys的姐姐

Gladys和父亲

Gladys和父亲

她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说,之所以在这个特殊的场合坚持使用三种中国方言,是因为她明白今天所说的和所做的将被记录在案,永存史册。她觉得在澳洲,用中文发声尤其重要。她还希望,澳洲华人能够团结一致。

Gladys和商圈记者张磊

Gladys和商圈记者张磊

华裔从政,任重道远

澳大利亚的政治体系分为三级,即联邦、州(包括领地和特别行政区)和地方政府。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澳大利亚有六个州、一个领地和一个特别行政区,每个州拥有12名参议员,每个领地拥有2名,共计76名参议员组成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参议院。而众议院则由各个选区的共计151名当选议员组成,议员任期3年,政府由众议院多数党产生。

第一级政府——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及政府,主要负责涉及全国利益的各项事务,如军事、外交、金融、医疗(与州共同)、教育(主要是高等教育)、社会保障、税收(主要是个人所得税)等;第二级政府——六个州议会和政府(北领地和首都特别行政区和州类似)在很大程度上实行自治,主要负责经济、交通、治安、农业、医疗(公立医院)及教育等;第三级政府——地方政府在不同的地区可能会有不同的名字——城、镇、市、郡等,总共大约有900个,关注的是和当地居民息息相关的民生事务,主要负责城镇规划及康乐场所、公共垃圾处理和商业城区划分、公共图书馆和社区中心的管理等。

10

近年来,澳洲华人数量不断增加。根据澳大利亚2016年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华裔数量为120万以上,占全澳人口的5.6%。近年来,普通话已经成为澳大利亚使用人数最多的外语。

这些大背景都给澳洲华裔从政提供了机会。然而,在澳洲主流社会,澳洲华人的地位并没有因其人数众多而变得举足轻重。澳洲华人的话语权,也没有格外突出和重要。华裔从政,任重道远。

Gladys鼓励有更多华裔在澳大利亚从政,为华人社区争取权益。从这个意义上说,她个人的一小步是澳洲华裔的一大步。
撰文:Lei Zhang 照片提供:Gladys Liu,Le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