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篇专访之前,我对澳洲医生的印象一直都是待遇优厚、事业稳定、羡煞旁人。看到赵医生第一眼的感觉是,秀外慧中、优雅脱俗。似乎像其他澳洲医生一样,她也是养尊处优惯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而且你也无法想象她曲折崎岖的人生和医学生涯——在中国接受教育、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淬炼人生、在澳大利亚治病行医。她医术精湛,精通传统中医,做过十年内科主治医生和二十年全科医生,出版了多篇医学文章,常年奔波于中澳两地……她就是被一国百姓誉为“玛丽”医生、长期致力于中外医学教育事业、墨尔本Vogue Medical全科诊所创始人赵惠云(Huiyun Zhao)女士。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7 preset

华人“玛丽”医生

海外30年不忘初衷, 救死扶伤敬佑生命

90年代,医生在哪都是稀缺资源,在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更是如此,它甚至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重点关照——经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支持, 巴布亚新几内亚医疗部门为缓解当地医疗资源紧缺状况, 持续多年接受国际援助选拔医生赴巴新公立医院工作。本来在中国的医院做内科主治医生的赵惠云,就这样被一个偶然的机会带到了异国他乡,成为了援助最不发达国家的国际医疗团队成员。

虽然巴新条件艰苦早已经名声在外,但赵医生真实的体验还是让人胆寒。

赵惠云医师最初就职于拥有600张床位的Angau Memorial General Hospital安戈纪念综合医院门诊部, 其医疗服务覆盖急诊、全科、小型手术、儿科、妇产科、社区医疗等各个领域。全科医疗约占据全部工作量的30%。

两年后她签约巴布亚新几内亚卫生部合同转而从事内科医疗以及相关工作, 拥有2个医疗组,其中只有3名巴新本土内科医生,需要为莱城及广大周边地区共计110个床位的普通内科、60 个床位的结核病房提供病人医疗服务。每天大约需要为15到20个病人提供会诊服务,内容包括直升机出诊、紧急后送、ICU监护。

她不畏艰苦, 为病人出诊翻越过深山老林, 去过吃人肉的村落。

她敢于承担, 由于本地医生罢工,她在没有影相和化验室条件下曾经连续工作10个月无假日, 拯救刀伤、枪伤、 创伤和内外妇儿各科急诊、传染病和性病。当时医院里还有另外三位国际医生: 麻醉师、普外、 病理,共同担负起超负荷运转医院的职能。她的儿子常常被忘记在学校里直至深夜。

她组织资源, 10年里每年两次组织社会活动为医院和科室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募捐药品和器件。所有款项部分用于教育讲座, 医生短期进修和购置电脑网络设备。

热心教育, 不定期组织医院内外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医疗从业人员的医学培训。10年期间,她把所有的节假日都用于自我教育和培训。

“天气常年炎热就不说了,我甚至去过吃人的村庄, 一位长者拉着我的手说这个最好吃” …跟我一起工作的两位中国男性同事因为各种不适很早就回去了。尽管我也有过眼泪, 有过胆怯, 有过彷惶, 但是我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虽然在巴新因为资源不足病人在医生眼皮子底下死去是比较常见的,但赵医生还是无法割舍巴新的老百姓,再加上个人考虑,于是她毅然选择了留在艰苦的环境下继续工作。

当然,她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她把医院当成家,把病人当成家人,不分白天黑夜、不分工作假日的治病救人,十年如一日,让当地政府和社会十分感激和动容。她的事迹受到了巴新卫生部的高度称赞,当地大报小报多次头版头条对她进行了报道,以至于当地百姓都称呼她为“玛丽”医生,寓意圣母般的仁爱,当地政府也给她配备司机和保姆。有一次在凌晨1点钟,出诊的赵医生的车辆遭遇20多人持刀劫匪团伙的拦截,本来以为将凶多吉少,但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当对方看到车里坐着赵医生时,马上高喊“‘玛丽’医生,对不起!”,并集体为车辆开路,让赵医生安全通过……

2

不仅受到所有人的感激和爱戴,赵医生在医术上也实现了极大的飞跃。一是因为巴新缺医少药,很多时候纯粹是靠医生的“妙手回春”,这给了赵医生极大的淬炼,很多专业技能甚至小手术都是在这里学会操刀的;二是赵医生在巴新行医多年,从不放假休息,业余时间全部用来学习钻研,既是为了解决当地医疗的需要,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对精湛医术的追求。

直到今天,赵医生仍然每年组织2场慈善活动,将所得善款捐给巴新百姓……

临床治病以人为本,治学带教严谨有方

因为偶然的机会,赵医生的人生轨迹再次改变——澳大利亚卫生部的官员在访问巴新时,向赵医生伸出了橄榄枝。他们认为赵医生会在澳洲有更好的发展,于是赵医生以外国医学专家的身份被引进澳洲,开启了医学和教育事业的新篇章。“不是在看病,就是在看病的路上。”我想这句话来形容赵医生一点都不为过。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的专访就选在她看病的办公室里。这是她在2011年建立的综合性诊所、也是她创办的第4家诊所——Vogue Medical。

3

刚刚走进Vogue Medical医院,前台就出现了带有“墨尔本大学”字样的标识,让人有些惊讶和亲切。赵医生说,“我本人已经为墨尔本大学医学院带教有8年之久,我这里基本上每天都有2-4名墨大学生在实习和实践,我还负责部分考试内容,并带一些国际学生,有来自西班牙、法国、新家坡、加拿大、越南, 还有北京协合大学的。我们诊所也为澳洲医学研究提供了诸多临床医疗数据”。原来,Vogue Medical的资质和条件吸引了众多医院和机构的青睐与合作,包括墨大、莫纳什大学、澳洲全科医生学院等等。实际上,不仅与澳洲的机构有合作,Vogue Medical也与中国医师协会以及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有不少合作,甚至是领馆外交官的合作医生——中国外交官身体状况很多时候都是由赵医生把脉问诊。

当然,这一切都得益于赵医生和她团队精湛的医术以及先进的医疗理念。就赵医生本人而言,她读研时研究的是中医名家学说,在中国和巴新是内科主治医生,在澳洲担任全科主任医生,行医超过30年,可谓集大成者,同时她也喜欢使用经方。此外,Vogue Medical汇聚了20多名医学工作者,包括专科医生,医疗领域覆盖内外妇儿皮肤科、精神科、全科急诊、旅游医疗和病理学收集(血液检查,心电图,肺功能等)、心理健康、物理治疗、中医中药、针灸、足疗、饮食与运动生理服务,是一家上规模、较为综合的诊所。这家诊所虽然以华人医生为主,但90%-95%的客户都是西人,可见他们在主流社会的认可度之高。

赵医生告诉我,澳洲有很多只有一个GP的诊所或者夫妻店,实际上已经很难满足社区的医疗需求。因此,为了满足更广泛的需求,她创办了Vogue Medical这家更为综合性的诊所,提供一站式服务,既方便了他人,也方便了不同领域的医疗工作者。

赵医生也提醒,初到澳洲的留学生和新移民,很多人不了解怎么最大化的利用当地医疗制度,也可能会因为两国医疗体系的差异而感到受挫和沮丧,所以她建议所有人都应该作仔细了解,为自己和家人提供最佳医疗保障和权益。关于华人爱买的保健品,赵医生不是十分认可,“因为保健品实际上没有临床跟踪来证明是有效的。”

中澳医学和教育交流大使

医者仁心甘于奉献,普及推广全科理念

 “我去年一年回中国就达9趟之多……”当被问及是否经常回国时,她如是说。

似乎,最成功的人不是想着为自己做什么,而是想着能为他人做点什么。一位在异乡行医多年、在澳洲扎根的华人医生,还是无法放下对祖籍国医疗教育事业的牵挂。从制度建设到医学人员的培养,赵医生都亲力亲为,受到了中澳两国官方、学界和民间的敬重。

引荐澳洲问诊模式,节省中国医疗资源。“我们都知道,中国百姓即便得了感冒,也会去最大的医院就诊,使得大医院人满为患,造成了资源、时间和人力的浪费。”实际上,澳洲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全科医生制度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不断摸索、试点和调整,今天已经达到了相当成熟和有效的阶段。85%的预防、护理、诊断和治疗都可以在GP那里得到妥善处理。“澳洲是全球全科临床医学的No.1,国家对培养高质量的全科医学导师和学生给予十分慷慨的资金支持,基本上是学生个人出1刀,国家就会相应补贴9刀,而且GP与其他类别医生相比待遇更高,因而很多英国的GP都希望移民来澳。”在赵医生看来,澳洲的医疗保健制度也比英美两国更合理,它结合了公费医保和私人保险的双重优点,被许多国家的学习借鉴。

赵医生介绍, 她携同刘少军、刘晓丹、杨立、彭建平、王昉等一批澳籍华人澳大利亚注册全科医生、澳大利亚皇家全科学院院士, 于2018 年7月共同创办”澳中全科医疗联盟”, 重点着眼于全科医师教育培训, 全科医师资质认証, 全科诊所和社康医院建设及其资质认証,为”健康中国”尤其是国内的基础医疗建设做出更多贡献。

4

赵医生介绍,  皇家澳大利亚全科医师学院( RACGP),  是澳大利亚城市和乡村全科医疗从业者的代表机构, 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一所会员制医学专科教学机构, 负责制定和维护为澳大利亚社区提供医学教育和专科人才、以及临床服务和研究型的全科医学标准, 向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方面积极倡导全科医生和全科医疗。她表示40年来RACGP与包括加拿大, 香港在内的世界13个国家和地区紧密合作, 已经参与帮助这些国家建立了基础医疗(primary care)体系,也帮助香港建立了家庭医学院。她相信澳大利亚先进的医学理念和医疗技术,医学教育的人材培训方式,实践经验和医师行业管理经验, 包括医生的、医疗单位的资质认证和继续教育都是中澳医学相互交流的重要内容。进一步加强澳中两国在医疗学术上的交流,在人材培养上的互惠互用,有利于加强国内的全科医师和专科医师的培训,弘扬职业精神。同时有利于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人文交流和友谊。她目前正在和中国有关部委和有关省市相关部门深入沟通,为中国的医疗改革, 建立初级诊疗体系或全科医学院添砖加瓦。“很欣慰,国务院已经发了20多个文件支持这方面的改革,最近5年正加速推进。”

5

针对中澳医学人才培养的比较,澳洲医学教育更系统。“我们诊所经常有两个国家的医学院学生过来实习,我会让他们独立问诊,观察他们的表现。总体而言,澳洲学生在问诊思路和独立工作方面更具优势。墨尔本大学医学院2年级学生甚至比国内大学5年级生显得更自信成熟、更具有系统性,误诊也少。”这得益于澳洲医学教育对全面性思维和批评性理念的重视。在中国,学生注重书本知识,强调科研和文章发表,但在临床表现上往往不尽如人意。赵医生会在实践中给予中国留学生更多系统思维和独立问诊能力的指导。

此外,赵医生常年笔耕不缀,不遗余力地为中国医学教育贡献理论和知识,很多工作都是志愿者性质。她执笔了澳大利亚对华全科教育大纲的前4版,撰写中国教育部的《世界教育信息》专栏相关内容“澳洲医疗教育历程”;翻译了很多英文原版执教文献,并经常回中国参加各种workshop和会议,甚至自筹资金为很多医学院学生和医生讲座上课,把自己的专长和国外看到的医学理念介绍给他们。她同时也在澳洲继续钻研和践行传统中医。不过,让她深感惋惜的是,随着中国一批中医老教授的去世,很多理论和学说都不可挽回地消失了……

不忘初心:办医院、促改革、帮育人

医生的梦想不外乎治病救人。对行医三十载的赵医生而言,她的初心亦如此。展望未来,她或许会更加忙碌与充实——办医院、促改革、帮育人。她希望自己的医院未来更加综合,为华人和西人社区提供更为全面的医疗服务。不仅如此,她还希望能成立经方学院,传承老祖宗的遗产;她会继续为中国的医疗改革四处奔走,把好的东西引荐回去,特别是建立更有效的基础医疗体系和培养体系,造福乡亲父老;她还将继续为中澳后继人才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引导作用,把最好的学习和实践经验传承下去,让下一代能成为医学界的栋梁之才。赵医生也对我们表示,她十分希望看到更多华人和社会力量一起参与到中澳医学和教育事业中来。

一棵树也许能提供荫凉,但一片林才能带来屏障。我想,对这样一位崇高的医生和医学工作者,我们除了肃然起敬以外,当然还可以去想想,我们每一个人能为之做什么力所能及之事,哪怕只是绵薄之力。但涓涓细流终将汇聚成河海…

赵惠云医生:

澳大利亚注册全科医师

澳中全科医疗联盟主席

澳大利亚全科医师学院  RACGP院士会员 ( FRACGP)

世界华人医师协会理事会理事

世界华人医师协会 杂志编委

墨尔本Vogue Medical全科诊所首席全科主任医师, 董事长

撰文:丁朝  照片提供:Vogue Medical

vogue-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