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三年里,澳大利亚超过美国,成为最受全球移民青睐的移民目的地。来自各国的移民中,中国的移民不论在绝对数量还是逐年增长率上都稳居前列。由于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史无前例的经济繁荣,新富阶层中选择商业移民的人也不在少数。这些成功人士移民澳洲,对新生活充满憧憬。他们期待更多元的资产配置,期待子女获得更好的教育,期待国内的生意在澳洲完美对接并更上一层楼。而现实却往往给予相反的回应:国内的生意无法在澳洲开展,难以维持健康的亲子关系,家族财富也不知如何更好地管理,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

问题总有解决之道,找准钥匙才是关键

这也是Michael MAI及其家庭曾经面对的问题。Michael15岁便在父母的安排下留学澳洲。正好面临叛逆的青春期阶段,在严父的眼里,仿佛Michael做什么都是不懂事的。父亲又是国内万众瞩目的成功人士,对于Michael更是恨铁不成钢。加上山高水远,缺乏共处和陪伴的时间,儿子的眼里,父亲过于严厉;父亲的眼里,儿子不够成熟。父子关系较为紧张,而事实上,父亲希望儿子能学习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把家族文化发扬光大,把家族财富传承下去;而儿子也有自己的骄傲,希望不靠父亲独自开疆拓土,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光耀门楣。虽然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家庭,但因为彼此沟通不当,难以放下自尊和身段,又找不到合适的方式,以致于家庭的关系出现了隔阂。1

所谓柳暗花明、拨云见日。随着在澳洲扎根的Michael对西方世界的了解逐渐加深,家族办公室这一西方理念也开始进入Michael的视野。在西方世界,家族办公室这种模式始创于19世纪末的洛克菲勒家族,上世纪80年代在整个美国流行起来。在洛克菲勒家族对家族管理的探索下,其家族财富已传承10代以上,成为传奇。在中国长大的Michael从小就听说“富不过三代”的老话,对于家族办公室的魔力半信半疑。在认识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家族企业咨询亚太负责人Peter Pagonis之后,因其曾与250多个成功家庭合作完成家族及财富传承的丰厚经验,Michael决定一试。2

2016年,Peter开始帮助麦氏家族规划其家族办公室事务。在家族办公室的框架下,父子必须坐下来沟通,拆除彼此的心墙,消解各自的心结,解释双方的心语,在迷雾中摸索出一线共识的光明。用Michael自己的话说,尊重与被尊重的民主气氛被建立起来。因为传统的中国家庭都是子承父业,无论子女的意愿如何,一旦继承家族事业和财富,便很难追寻自己的梦想。家族办公室这个架构在确保家族世代传承的基础上,为所有的家族成员都提供了新的机会,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家族办公室:站得高,看得远

Peter表示,根据SMU-BFI调查,只有30%的家族企业成功从第一代传承到第二代,只有13%从第二代传承到第三代,而仅有3%延续至第四代。在Peter看来,不能成功完成家族传承的主要原因有几点:

  • 不能认清家族的核心问题;
  • 缺乏沟通;
  • 缺乏透明度;
  • 上一代想要继续掌权;
  • 家族成员中的不平等;
  • 缺乏对下一代的教育;
  • 没有家族治理框架。

家族办公室并非一个虚幻的空中楼阁,而是一套设计严密的体系。在这个方面,德勤(澳洲)已经有40多年的经验了,协助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亚洲的250个高净值家庭成功地完成家族传承。像对麦氏家族一样,德勤面对所有的客户之时,首先就要让核心家族成员发现彼此共同的核心价值观。而这并非易事。德勤的亚太团队熟知,在典型的中国家庭里,权威的父母通常不会与子女沟通其规划和方向。因人制宜,德勤通常会先与每个家庭成员深入地单独会谈,了解他们的想法与担忧。因为如若一开始就召集所有人,他们也许不会袒露心扉。例如,如果在家族企业中任职的家族成员的薪酬制度及工作范畴不透明,可能会导致不在家族企业中任职的家族成员日后产生疑惑甚至不满的情绪。会谈的结果将生成一份家族报告,阐明家族的核心价值观以及家庭成员匿名指出的需要解决的问题。随后召集核心家庭成员参与共同讨论,他们可以决定是否与其他成员分享自己在第一轮会谈中所表达的观点。此轮会议同时包括拟定家族协议/章程(family constitution),以清晰阐明家族治理框架。家庭协议/章程的宗旨是为了捍卫家庭的核心价值观,明确个人与家族的愿景和目标,厘清家族成员的角色与责任,进而细化出方方面面的规则和条款,供家庭成员遵循,最终解决家庭内部问题,实现财富的代际传承和家族的长久繁荣。
shutterstock_167843633

家族治理:剥丝抽茧,大处着眼

在家庭章程建立之后,神奇的变化发生了,麦氏父子仿佛找到了共同的语言,接上了共同的频率,他们意识到,家是共同的家,钱是一家人的钱,家族传承是不同代际间的默契。根据家庭章程的规定,还会设立家族董事局(family board),由家庭成员和独立董事组成。就像管理集团公司一样,家族董事局也有标准的决策流程,定期开会,讨论家族事务。讨论的结果另由执行董事会执行。

如果说家族办公室是管理家族的器,那么‘家族治理’这个理念就是包罗管理家族的方方面面的道。‘家族治理’的第一步就是要设立家族办公室,进行家族的架构重组,这其中包含家族财富的规划、公司股权架构重组及业务重组。接下来就要规划财富的保值增值。资产的保值是需要多管齐下的,德勤提供的就包括财富风险管理、海外资产配置、税务规划、家族成员海外居留身份办理等。而增值方面,德勤则能利用几十年的经验帮助家族完成生意的并购、上市公开募股或私募等。实现财富保值增值的各种结构载体——比如经营私人有限公司,建立合伙/合资企业,成立信托,创立自主管理养老金等,德勤都轻车熟路。MaiGroup-1

立原则,设计划,保千秋基业

家族治理的重中之重,也是许多中国家庭的痛,那就是财富的传承。如何颠破‘富二代’败家的魔咒,德勤的家族治理是站在延续整个家族的层面为其提供长远的解决之道。这种延续不仅是当下的子女,还延伸到子女的子女,以及子子孙孙。这其中最重要的指导工具就是公平分配原则(Fair distribution policy) ,从家族办公室成立之初就共同制定出家族财富的分配方案。在公平分配原则框架下,子女的教育、婚嫁、买房、生育等人生大事,都会获得相应基金来支持。这也符合中国文化中的“先小人、后君子”的原则,让任何金钱上的事情公平透明,将家庭成员因钱而心生嫌隙的潜在风险降到最低。

在此基础上,当下正值盛年的子女要接受一系列的“培训”,从思想意识到家庭责任,从工作能力到管理能力到投资能力。而这些内容则包括在“继承计划”(Succession planning)中。“继承计划”承上启下,因为创业的第一代已经老去,子女盛年,孙辈幼年。能把盛年的子女培养成为家族计划的核心领军人物,则整个家族才不至于青黄不接。在“继承计划”这个主干上,遗产计划(Estate planning)和婚姻计划(Marriage related planning)又将进一步细化家庭成员之间的财富传承和财富分配。

以终为始,无论西东

Michael从德勤的“家族治理”和“家族办公室”中深深获益,不仅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更重要的是整个家庭的现在和未来都被照进了阳光,清晰而温暖。开朗的Michael希望把这个好消息传递给更多的家庭,不论他们是生活在国内还是移民在澳洲。这或许也得益于“家族治理”中“慈善”的观念和举措,慈航万里,广结善缘。用Michael的话说,“家族治理”和“家族办公室” 不是一个酷炫的词,也不只是锦上添花(good to have),而是势在必行(must have)。而这也不仅仅关乎家族财富,而是父辈智慧的传承。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在德勤这样的专业机构的帮助下,万事伊始就把框架和结构打造得清楚明白,在家族内部建立充分的信任,未来的世界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而中国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东方的智慧,加上西方的方法,以终为始,无论西东。

撰文:Elaine Yang 杨乐   摄影:闪闪视觉工作室

BusinessCircle1909A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