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静下心来盘算一下除了饱腹之食之外地饮食,最后不难发现它们都有其共性:寄情以托。酒,更是如此。为了烘托某种特定气氛,聚餐中总少不了酒,中国更有“无酒不成席”的习惯。

谈到酒的由来,她的出生是显贵,神圣的,无论东西方文化,酒在早期均与祭祀联系在一起,西方更视葡萄酒为耶稣圣血,直到现在人们在教堂还有喝一杯红酒的习惯。在中国就更不用说了,在《大雅 生民之什》就有《既醉》一篇,就是讲饮酒的诗,虽与西方的酒体不同,但都是酒,祖先虽不将酒称为“圣血”,但已把酒与灵魂联系在了一起。更有曹操将酒融入人生,他在《短歌行》慨然抒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WechatIMG23

随着酿酒工艺的公开及不断改良,酒终于走下圣坛,走入平常百姓之家。

西方的葡萄酒有动则上百万一瓶的名庄酒,中国的白酒也分着三六九等。但无论价格如何,他就是一个寄情的介体或一个与饮者无话不说的交心人。如同陶渊明一句:“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持。”饮酒,饮的就是一个“情趣”。

现在很多华人做“葡萄酒”生意,出于很多原因,除葡萄酒适当饮用确对人体有诸多益处,更是因为中国移民潮,因其要完成硬性的贸易指标,而被动地把葡萄酒引入中国,推动了葡萄酒在中国的普及,但随之而来各种大师班、名庄名酒铺天盖地,为了表明自己内行,狼吞虎咽短期学习,均以大师而居,为此跟风者盛行,这饮酒的乐趣,压着好多的功利失去了古人的洒脱与风骨。

WechatIMG21

酒,虽出生显贵,但毕竟是血肉之驱,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为的就是寻得知音,走进你的心,然后燃烧你的生命,赢得你的一声喝彩,哪怕是几十块钱一瓶的酒,它也是有生命的,如同人:“天生我材必有用”。

在澳大利亚就有这样的一个酒庄,在维州的西斯科特(Heathcote)产区的湖泊酒庄(LakeCooperEstate)。2017年湖泊酒庄推出一款高于珍藏西拉子的“威乐狂想曲”。在西方酒庄最好的酒就是“珍藏”了,但他在“珍藏”之上推出“狂想曲”,就是暗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而且推出这一款“狂想曲”时,用到一句“穿越灵魂的味觉盛宴”。此款葡萄酒选用了李斯特钢琴协奏曲《狂想曲》的曲名。

酒,就像孤胆的英雄,英雄不问出处,你只要觉得舒坦,那就是好酒。酒,也是一个简单地寄情之托,面对酒,如果我们把人为的伪装退去,那就是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对话。你选择的每一款酒,其实就是一个宿命:酒与你的宿命。去掉繁杂的人为界定,到最后你会发现:不是高朋满座的欢饮,而是你与你的心在交流。那一刹那,就是酒走到了你的心里。

WechatIMG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