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进入2021年的很多企业来说,正在落下帷幕的庚子年无异于一场莎士比亚戏剧式的暴风骤雨。但能在暴风骤雨中屹立不倒,甚至还能帮助其他企业冲出漩涡,走出泥潭的公司则是凤毛麟角,尤其是新移民创立的年轻公司,就更难能可贵。
AUGRANTS公司就是这样一个代表,几年来帮助了200多家企业申请政府补贴,总金额达到千万。尤其是2020年疫情期间,更是帮助众多企业度过难关,这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Seven Yang
 

Seven告诉说:“仅2020财年第一季度,就帮助客户申请到将近300万澳元的补助,并协助很多客户发现并拿回数万澳元遗漏费用。实际上,根据对澳洲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进行汇总分析,至少有上千家出口到中国的澳洲企业以及研发企业符合澳洲政府的补贴扶持政策而不自知。”更让人惊讶的是,AUGRANTS公司基本上是“先干活,后收费”,即帮助企业先申请,等补助金下来后才收取服务费。这让我们非常惊奇,Seven Yang为什么这么有底气让他如此自信呢?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

 

Seven Yang果真有两下子,来澳洲前的履历相当亮丽,所服务的两个公司都是中国响当当的名字:华为和腾讯。2002年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进入深圳华为,一干就是十几年,从销售,项目管理,产品经理,解决方案,部门经理几乎华为有的岗位都干过了,而且从深圳到北京,最后到海外的中东和非洲。
 
2012年在非洲阿尔及利亚的时候,他全程参与华为和世界五大著名通信公司展开的为期14个月3轮的OTA竞标,总竞标额是1.2亿美金,他特别负责其中5000万美金服务环节的竞标,从设备选型,价格需求,策略方案,覆盖率,维护维保,服务工期等等一一落实,光纸面文件就达到一米多高,最终他们获得100%核心网,35%传输,72%无线和服务环节的标的。2015年他又到了腾讯对内负责云计算存储开发,对外负责互联网业务中心。这些经验为他在澳洲创立AUGRANTS公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澳洲创业:两高一大加深耕

 

若不是中间机缘巧合申请了一个澳大利亚的技术移民,顺利拿到PR,而PR的登陆时间马上就要过期了,他一定还在顶尖的公司,顶尖的领域一路狂奔。看着刚刚出生的孩子,权衡纠结一番,最终取舍还是保住PR吧,毕竟英语好,专业好,他不担心自己在澳洲的发展,于是放弃锦绣前程,全家人打包上路。

 
到澳洲后,他自然是香饽饽,各行业人士都找他谈合作,无论是餐饮,送餐,微信支付,房地产甚至补习行业,他一路研究下来,发现如果不局限于华人的小市场,而是放眼全球,才发现英美澳这些发达国家早把每一个细分行业都做的很饱和,每个行业都有一只领头羊,而Seven说如果不是大资本运作,从研发到影响力在到行业理解力上都是很难和这些领头羊相比拼的。况且澳洲客户忠诚度高,一旦确定合作关系,一般不出大差错,都不会更换。
 
他觉得,他要做的行业,一定要专业度高,门槛高,市场空间大,有服务差异化,能够深耕的行业。

最终他选定了政府补贴、政府采购这两个角度,帮助中小企业,尤其中国,日本,韩国等国的亚裔中小企业,在这些新移民企业和政府之间搭建一座桥梁。为澳洲企业提供各种补助申请和咨询,包括联邦出口,州政府出口, 研发,企业加速,孵化器,制造业,垃圾处理,高科技初创企业,本地展会等补助。为澳洲企业提供政府招投标项目支持,包括寻找项目,标书解析,投标支持,标后澄清,合同签订,端到端辅导客户承接政府项目。政府项目覆盖建筑施工,日常物料采购,清洁卫生,财务税务,会计审计,可降解产品等方方面面。
 
Seven介绍说,在有Quality Incentive Program(QIP)资质的40余家澳洲专业公司中,AUGRANTS是唯一的华人公司,且拥有多元化跨领域的专业团队,基于对政策及产业的双重深入理解,有能力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精准服务,并且根据政策的变化以及客户自身不同发展阶段,提供长期跟踪和实时更新的解决方案。当然Seven也聘请了前政府官员作为顾问。
 
仅仅几年时间,AUGRANTS的客户就遍布悉尼、墨尔本、珀斯、布里斯班、阿德莱德、堪培拉等所有澳洲主要城市。客户经营范围覆盖药厂、保健品、化妆品、电商平台、红酒、牛肉、蜂蜜、奶制品、海鲜、水果、旅游、留学、药品临床试验、IT研发、医药保健品、创新产品、AI/大数据/ML/机器人周边、制造业工厂以及本地大型批发企业(本地展会补助)等。在上届参加进博会的澳洲180余家企业中,他的客户数量超过13.8%,达到25家之多。
 

帮助海外中小企业,实现自我价值

 

如果说当年在华为和腾讯打工是异彩华章,如今在澳洲自己创业则是人生价值的升华。
 
Seven看到那么多优秀的中国企业家,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产品很好,业务也很好,但是往往无法达到政府的条件,不是没有做过,而是没有记录,没有历史文档,这样从开头就处于劣势。另外语言,心理,和西人沟通的流程,尤其的财务流程都缺乏规范。比如企业,很多老板把法人和自然人混淆,公司的钱和自己花销不分,导致很多应该记录的支出都用个人微信支付宝,或者中国银行卡支付,而没有记录在企业账上。因此他在帮助企业申请补贴过程中,往往先成了CFO,梳理规范企业的业务流程和财务账目,甚至帮助树立品牌形象。而他的员工,更是随时服务,西人公司都是用email和电话沟通,而他的公司顺应客户需求,愿意及时用微信沟通。这些服务虽然很琐碎,但他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让他觉得特别有价值。比如一个做房地产大数据的模型公司,在他的帮助下,一个月就申请到了十几万的补贴,一下子可以多雇佣了两名员工,使整个研发速度提前了半年。

Seven告诉说,能够获得客户信任并迅速发展的秘诀有三个:专业的团队、合理的分工、以及量身定制的长期服务。多年大公司的历练,让他具备了综合的才能。他把业务流程分为拓展、研发以及实施三个阶段。商务拓展负责沟通,尽可能详尽地获知客户诉求;研发团队负责根据客户的诉求对其业务内容和发展阶段进行深入研究,并与相关补贴及扶植政策进行契合度分析,最终提出实施方案;最后,再由实施团队跟进协助客户进行具体实施,并在实施过程中随时与上述其他团队沟通,以便及时跟进调整,确保方案顺利进行。 
 
“实际上,这就是AUSGRANTS与受限于行业或团队,只能提供一点或一时服务的其他公司相比,最大的不同。”
 
“政府的补贴扶植政策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政经形势,行业自身发展状况,以及执政当局的政见偏好等时时变化更新的。比如EMDG,这个为了鼓励澳洲企业出口创汇的专项补贴正在计划改革,预计在2021/22财年实施,从原来的先花钱再报销,改为政府先给钱,企业再花钱,并从原来的最多8次9年调整为8年为3个阶段,每个阶段8至45万澳元不等。“这个规则的改变之后,如果不及时跟进调整实施方案,一不小心就会导致申请年限和总金额减少,因而给客户造成损失。”
 
“这些补助看似种类繁多,但其背后自有深刻背景:出口是为了鼓励创汇;研发是为了提供澳洲政府竞争力;制造业为了提升就业率以及制造业回流;新能源是为了国际承诺以及应对气候改变;垃圾回收是减少填埋并应对中国禁止垃圾进口……唯有深入了解背景才能够给出恰当建议并且拿到补助,AUGRANTS能够同时跟踪160余补助,并为客户提供最全面的补助建议,正是基于这种理解。
 
除了中澳两地之外,对于澳洲最近签订的RCEP东南亚市场,AUSGRANTS也可从当前的静态数据,包括人口,平均收入,GDP,各个国家特点,到未来的国家潜力等给出详细的意见和分析。
 
做这些外行看似头疼的工作,Seven却乐此不疲,他说:“我想这源于我们的使命,从大的方面来讲是促进澳洲的科研创新,出口创汇,和节能减排,让国家和企业更有竞争力,国民的生活更好更健康,同时促进双边和多边的贸易往来;从个人或者企业本身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自我价值实现!”

 
Seven还给我描绘了企业的国际化拓展规划:国际区域上,不仅澳洲,同时新加坡,新西兰,英国和加拿大同样有众多华人有类似补助需求;业务范围上,不仅政府补助,AUGRANTS还具有行业咨询能力和跨国家政府项目对接能力……拥有专业,更拥有经验,精力,雄心和使命感的Seven眼前是无限的蓝海,放眼全球无限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