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信为移民集团联合创始人

董乃瑞先生

为人正,从业专,行路远,助人乐

在笔者接触过的创业者里,信为留学移民的联合创始人董乃瑞先生(下称Sean)属于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17岁登陆澳洲读高中,从一个人都不认识到名牌大学毕业、拿到两个法学硕士学位,再到毕业后立刻和合伙人一起创业,他见证了信为留学移民的12年来的成长和壮大;他创立的非营利性组织《精英说Elite Talks》更是年轻华人群体的“精神食粮”,五年来帮助了大量的年轻人认清了自己前进的方向。

面对此次新冠疫情对于澳洲企业的无差别打击,Sean认为困境中更需要有人站出来,无论是移民事业还是公益性的《精英说》都要坚定地做下去。

他认为想让事业在逆境中活下去,一方面要狠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把服务转移到线上去;另一方面就是坚守价值观和专业性,让公司的方寸不乱、魂不散


拒绝踩坑,坚守专业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的这个金句或许更适合当代错综复杂的商业环境。在Sean所在的移民行业,“生活的真相”或许丑陋,但他初心还在。

作为一名行业里资深的从业者和创业者,他深知行业症结所在:“澳洲移民法仅法律部分就十几公分厚,是澳洲法律里最复杂,混乱,变动最频繁的一部分,这个行业信息不对等的情况是普遍的,客户的消费能力相对较强,存在一些赚偏财的机会。”

Sean指出,很多客户觉得移民中介都差不多,但并不了解无牌代理持牌代理移民律师,和移民法认证专家之间区别。有牌照的移民代理或律师是受到行业协会严格监管的,而无牌照的中介由于不受监管,以客户自己的名义递交签证,各种“荒腔走板”却不承担任何风险。一旦出了问题,维权成本又很高,客户往往哑巴吃黄连。但偏偏这类人最敢于承诺,很多客户就是听了他们这种“绝对没问题”的保证上当的——殊不知移民代理条例规定移民代理是不可以承诺签证成功率的。他一再强调,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赚黑心钱是行业面临的一大毒瘤。

“在工业时代,知识就是力量,信息就是财富。可是现在已经进入的信息文明了,你的知识再丰富也比不上人工智能,未来的财富在于共同创造的价值。我认为信息对称可以创造比不对称多一个量级的价值。”Sean举例说,一个投资移民家庭来到澳洲,面对陌生的社会环境,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传统的服务是你帮他做一件事,收一笔钱,因为他不了解情况。而信息对称的思维是如何帮他们融入这个体系,挖掘他们自身的资源和才干,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很多投资移民其实有才能有资源有理想,而他们往往高估了环境的差异,在没开始战斗的时候就提前缴械了。他提出如果能够真正的了解中西文化和体系的差异,就会发现同大于异,在澳洲新移民也可以做得非常好。

领着新移民去适应、融入这里的社会,就是我给自己定的使命,我们要在澳洲创造信息对称,帮助移民去创造更大的价值!

谈到信为的团队,Sean显得底气很足——“我们团队里有博士,法学硕士,移民法认证专家(全澳仅80多人持有此认证),大都是‘一代半’——20岁不到就来到了澳洲,双语底子扎实,本地科班出身。年纪虽轻,但法律背景和认知让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作为这支年轻且资深团队的领头羊,Sean创业后边工边读攻下了两个法律硕士学位,力求自己这个老板也要在最专业的行列里立正。
专业的团队是提供专业服务的保障,Sean在12年的创业路上最骄傲和最遗憾的都是留才这件事情——他的公司留住了很多英才,但也曾经历过所有初创都走过的,体制上慢慢成熟的过程和其间导致的人才流失。他记得每一个走出去的同事,也期待随着公司未来越走越好,“张良诸葛”是多多益善,他和信为的领导班子会珍惜每一个走进办公室的专业人才。 


 

那些年打赢的硬仗

信为团队深厚的法律功底在移民圈子里积累了一定的商誉,不知不觉,也开始有一部分同行把自身解决不了的,光怪陆离的一些案子转交给Sean的团队处理。成功帮助客户拿到签证的同时,也造就了“信为专治疑难杂症”的印象。

一位实力雄厚的投资移民客人因为有和澳洲赌场的财务往来,被移民局要求补充信息,而他原本的中介这时出了一个昏招:让客人写信证明他没有赌博历史,并且让他的朋友写推荐信证明他是个好人。其实中介误解了移民局的用意——之所以要求解释这笔钱是因为赌博收入不能用作500万投资(188C)的资金来源,而赌博行为在澳洲却是合法的。无论客户赌博与否,都不会影响签证的成功。Sean接手后,凭着对法律的精准理解马上厘清了思路,避免解释赌博的问题,而强调客户与赌场的收入往来和500万的资金来源毫无关系,没有义务解释。Sean之所以敢这么硬气是因为他知道如果移民局想利用“申请人参与了澳洲所不能接受的商业行为”这条拒签的话,举证责任在对方,只要没有相关证据证明有问题,那么就是无罪的。香港移民处在征求了堪培拉法律部门的意见后,批准了签证。

这是一场硬仗,打赢它需要的不但是专业知识,还有思路和胆略!

再比如一个在澳洲读书了多年的留学生,去塔州读书为了就是州担保移民。在满怀希望地递交了190签证后,由于“乙肝携带”的问题导致拒签,多年的努力近乎毁于一旦。面对这样的问题,中介往往会说,“由于品行和健康原因导致的拒签我们没办法负责”。而Sean接手后仔细研究了客户的病理报告及治疗计划,判断出因客户的年龄及健康状况很好,即使是病毒含量较高,依然符合健康要求。于是递交了上诉,并安排客户与几位澳洲的专科医生(Specialist)做了详细评估及对社区带来的财务成本分析,5个月后把签证拿了回来,客户梦想成真。除专业能力外,同理心,也是这个行业从业者最宝贵的初心。

我们后续会通过澳中《商圈》微信公众号陆续连载信为在过去几年中打赢过的几个投资移民经典战役,供大家和身边的亲友参考,避坑,希望大家持续关注。 


 

《精英说》——传承,分享和善念

在华人留学生和应届毕业生的圈子里,几乎没有不知道《精英说》的。

从2015年开始,Sean和他的团队就为年轻一代的本地华人带来了一场场知识盛宴——从奇葩说*精英说到阿里巴巴之夜,阿里二代目掌门张勇,阿里澳新办公室总裁周岚,奇葩说人气选手胡渐彪、陈铭,普华永道合伙人李莉华等几十位大咖都成了《精英说》舞台上闪耀的明星。他们聊职场,人生,梦想,价值观,谈笑风生之际完成了知识和技能的传承,给无数参与过的华人学生和求职者留下了珍贵的思想宝藏。

△精英说与阿里二代目掌门张勇

△精英说×樊登读书会

笔者问Sean:你的移民生意风生水起,为什么要做《精英说》这种非营利呢?他回答:“我做《精英说》是因为来澳之初没有人帮我,长辈都在中国,我只能自力更生。我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平台,帮助他们接触到中澳两边的智慧资源,找到能够帮助他们的长辈,不要再自己走弯路。这就是我的发心。《精英说》没有商业目的,是公益,是我们回馈社会的责任。

△阿里巴巴之夜 2500人座无虚席

此言非虚:作为信为的创始人,Sean没有刻意把《精英说》做成移民公司的引流工具,一部分线下活动甚至拒绝信为以赞助商身份出现;他按照自己的出发点做留学生最需要的内容匹配,因此《精英说》的内容大多倒向职场技能和思维养成

△精英说嘉宾李诞

谈到收获,Sean回忆说曾经有一场悉尼的《精英说》,整场活动的主题是“成功者的决策逻辑”。听完后一个观众在台下直接删除了手机里的《英雄联盟》游戏app,正好被工作人员撞见。当时有人很好奇问他为什么删游戏,那位观众说想要花时间做有意义的事情。听到这里,笔者现场向Sean求证:活动现场有没有哪位演讲嘉宾提到游戏的危害?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虽然没有家长式的大声疾呼,更没有充满功利的成功学,但《精英说》带给年轻人最大的价值是可以站在不同的维度和视角来看重新审视自己。《精英说》的每一场活动都充满了能量和智慧的,它的成功,不是来源于宣传或形式,而是因为纯粹,发心正。

△精英说圆桌论坛以弹幕提问的形式与观众互动

面对此次新冠疫情对于澳洲企业的无差别打击,Sean认为困境中更需要有人站出来,无论是移民事业还是公益性的《精英说》都要坚定地做下去。他认为想让事业在逆境中活下去,一方面要狠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把服务转移到线上去;另一方面就是坚守价值观和专业性,让公司的方寸不乱、魂不散。

 


 

澳洲华人融入主流之希冀

 

去年年底,应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邀请,Sean上电视给主流社会的观众们聊了聊华人融入主流社会的困境和希望。他提到,华人在澳洲利亚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和主流社会的确存在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差异,而“互相尊重”则是弥合差异的根基。他看到了冲突和不理解,看到了一些本地人对于生活在Box Hill华人自成体系、不与外界交流颇有微词。ABC主持人Ros Childs问:“你认为生活在澳洲的华人要不要拥抱主流文化,要不要改变自己的一些生活习惯?”Sean回答,“当然要改变,但我们也必须理解,中国40年前还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我们的父母成长的环境非常不同,所以社会要对他们理解,他们是希望可以更加融入的,但老的习惯的改变需要时间,比如,我会经常提醒我妈妈在公共场所说话小声一点,她每次都说,哎呀,又忘了。融入主流文化自然重要,但拥抱前最好能站在对方立场,互相理解,求同存异。

 

Sean认为以自己为代表的这些“一代半”华人身上肩负很重的责任。由于父母的努力,所以他们拥有了小时候来澳洲读书的机会,而通过多年的打拼和学习最终有了“中西合璧”的能力。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他们这些一代半华人要为中西文化和经济搭建一座坚固的桥梁,让这个充满着越来越多矛盾的世界,能够始终保留一扇明亮的窗口,让对称的信息创造更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