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况的缘起,二十四年成长

也许是墨尔本美食美酒节(Melbourne Food and Wine Festival)的火热无意波及到了天气,太阳就拨开了云,独自撒起了欢。街头艺人们流着汗,弹着吉他,灿烂地唱歌。游人们于是听到四方传来的消息:墨尔本美食美酒节24岁啦,快随着这个青年小伙,载歌载舞跳起来吧!

在稀松平常的澳洲平日,这景象不多见。但当三月迎来“秋老虎”,墨尔本美食节随之粉墨登场,城市中心便繁杂热闹多了。一年一度的美食美酒节今年于3月4日 开幕,持续至13日,他的主舞台设在流经城市的雅拉河(Yarra River)两岸。人们喜爱傍水而居古已有之,如今雅拉河位于现代城市的正中心,这一来,步履匆匆的都市人,好像又有了古人闹集会时的闲散心情。

1993年,彼得·克莱门戈(Peter Clemenger)灵光一现,创设美食美酒节,那时不过由区区12个活动组成;如今,24岁的美食节筋强骨硬,恢弘阔气呈现出300多个活动,吸引浩浩荡荡的游客近30万人。QQ图片20160307173303

整个美食美酒节最负盛名的活动要属“世界上最长的午餐”(World’s Longest Lunch)。当然,长的是饭桌,而非吃饭的时间。在节日开幕当日,阿尔伯特公园(Albert Park)设起500米长桌,1600位游客同时落座,150名服务生奉上美食配美酒——虽说百余元的餐费不菲,但是创纪录的一餐当然不乏热忱者,门票早早便已售罄。另外两项所谓核心活动(Key Activities)的是“大师课堂”(MasterClass)和“美酒项目”(Wine Program)。“大师课堂”力邀丹麦、美国、意大利、加拿大等国的主厨,教授厨艺技巧。只消不到三十元,便可和祖上三代皆是厨师的科斯塔地兄弟(Costardi Brothers)学习料理意大利调味饭(risotto);若不满足,也可转场学习新派亚洲食物,向香港大厨周梅(May Chow)请教一番;当然了,如果觉得以上复杂了些,反而想从平常食用的餐点里搞出点新花样,追求一种朴实的新颖,那大可前去马特大厨(Matt Preston)的操作间,他擅长的恰恰是调理日常食品,却总富含惊喜的创新。“美酒项目”不一而足,各地设起不同摊位,活动纷繁,价位各异,总共呈现了国际45家酒商的多种精酿。估算下来,这些活动中游客们将一共喝去11280杯酒。

虽说别的活动算不上核心项目,但是,对于美食美酒,何以有核心、边缘之分?若要说小巷里常常隐藏着世界级的大厨,也不会有人愤然反对吧?他们可是暂时沉潜在大海中的粒粒珍珠哩。好在墨尔本美食节有容乃大,包罗万象,涵盖了大大小小的活动,它们绝无高下之分,只待有心者前去探索。

Regional_Worlds_Longest_Lunch_-_Bendigo_a0C9000000U8pmUEAR_Rosalind_Park_6别样体验,街巷美食

墨尔本的街巷如迷宫,但决不会让人晕头转向神情恍惚,也并非令人摸不到头脑而充满怨怼——事实上,墨尔本CBD的霍德尔路网(Hoddle Grid)早已成为城市规划的标杆之作,尽管它远可追溯至1837年, 即测量师罗伯特·霍德尔(Robert Hoddle)规划的城市道路网格体系。这张城市路网由五条东西向道路以及九条南北向道路构成,除却30米宽的主路之外,则尽是10米宽的巷道了。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巷道,孕育了墨尔本城市文化的核心,餐厅、酒吧、咖啡店,门帘、涂鸦、装饰墙,本地人迷醉在这里的街巷文化中不可自拔,而一年一度的美食美酒节也将他们一并囊括其中,又推销到海外游客的心里。这些街巷是“民间大厨”的舞台,不过他们派别不一,各有千秋。慕名前来的美食节游客,虽国籍不一,却都一齐迷失在饭香四溢的街巷里。恍惚间,总能闻到家乡菜的熟悉味道,或是认出可辨的文字标牌——这才知道了,这小小天地里,竟能容纳整个世界,所以总也能找到自己的故乡。自然地,品尝各地美食也就轻而易举:寿司送进了阿拉伯人的嘴里,美国人拿起了筷子夹起小笼包,中国人进去了法式蛋糕烘焙坊,跨国交流在吃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顺利完成了。

这便是雅拉河北岸墨尔本CBD的街巷文化。不过听说美食节的特设会场和专设小型活动,都沿河铺开在南边。那何不干脆去雅拉河南岸走走?且不说那里的美食小活动,光是跨河大桥,便是异彩纷呈的世界。各地游客纷然涌来,率先聚集在王子桥(Princes Bridge)上,年老的游人看纸质地图,年轻背包客的低头滑手机;老人相依而行,步伐不紧不慢,儿童则绕着父母吵闹,如蝴蝶蹁跹;照例有人对着泛绿的雅拉河拍照,照例河边的街头老艺人拉着中国二胡曲;各色人种,语言繁杂,一切物与人都混在阳光中闪动。

倾听南岸,品尝欢闹

桥下便是集市的起点。“维妈”(Queen Victoria Market)把极具特色的夜市搬了过来,各路商贾小贩兜售着食品、物件,满街游人兴味不一,有的驻足观看,有的面貌索然。土耳其煎饼夹着菠菜和羊肉,配上些柠檬汁,即可吸引饥饿的游客们驻足;小饰品、马克杯似乎设计感不足,即便引起了别人的兴趣,其目光也往往是一闪而过。在“维妈”,美国炸甜甜圈很受欢迎,可惜“橘生淮北则为枳”,在琳琅满目的美食节商品供应下,甜甜圈的生意黯淡了许多,失掉了往日众星捧月的热度。

附近的维州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也参与进墨尔本美食节来,办起花园午餐(Garden Picnic),可见城市文娱活动的融合之深。沿南岸长街步行,街头艺人、街头游戏纷纷涌现,相得益彰,一个乐队刚唱完一曲,便向观众介绍起自己,方知这四个长发摇滚青年是四兄弟,最小的11岁,最大的不过16岁,他们顶着烈日,头发甩向一侧,不觉艰苦,乐在其中。他们把游客定在那里了,人们放不下兴致,再听上一曲又一曲,不久也就饿了,非得在美食节上买些东西填饱肚子不可呢。这不,餐车就在不远处一字排开(Food Truck Alley),种类繁杂,异域风情,即买即吃,很是便利。

炙热的阳光烤的人焦渴,再走上两步,恰逢奶制品店(The Urban Dairy),便是久旱逢甘露。澳洲牛奶之优称誉海内外,而本地人对乳制品更是极为青睐,83%的澳洲人称自己是奶酪爱好者。而且据说,澳洲人宁可不要了朋友,宁可放弃了喝酒,宁可再不用社交软件,也不能没有奶酪。自然地,奶制品成为美食节的重点无可厚非,他们披上了各色外衣:冰淇淋、起司、烘焙。当然,烈日下的一杯冷饮下肚最为爽快,牛奶吧(Milk Bar)的门口也就排起了长队。继续前行,路边相隔堆砌着几幢“古堡”,像爱斯基摩人的冰窖,但它们却是炙热的烤炉:披萨节(Pizza Fest)上的披萨现场加工,正放入这些木炭烧热的窖子中,不多时就变得喷香脆硬。白白的娃娃们吃起披萨最是可爱,一头扎下去,满脸的番茄酱,小舌头自己伸出来,却舔也舔不完。

IMG_0906 (3)不消说,孩子们是任何节日中最快乐的一群人。美食美酒节上的任何一寸土地,都能成为他们尽情撒野的乐土。除了用脸吃披萨的,还有骑在爸爸肩膀上吵着喝牛奶的;另有的在草坪上竞速跑步,阳光被他们甩在身后;敏感的艺术家窥到了商机,他们拿着画笔、颜料,给天真的孩子们画起“脸谱”来,正化妆的小女孩乐在其中、不紧不慢,倒是后面坐在椅子上等候的一排孩子们,实在是迫不及待,一个个屁股着了火。

美酒清福,能饮一杯无

美酒当然是活动的主角。饭饱自然也要酒足,只怕是各种酒品活动太多,一不小心失了态。普罗塞克(Prosecco)开设一条小路(Prosecco Road),专卖自己品牌的白葡萄酒。买一酒杯,走上小路,沿路美酒便可随意品尝、自助尽兴——本期待着出口处逢着一窝醉汉,但却无人醉倒。原来是大家皆以品酒为目的,不求迷醉而沉溺。

有的酒商兴师动众,运来葡萄,搬来酒桶,大方展示酿酒过程,慷慨分享葡萄佳酿,在那里走上一圈,嗅觉、味觉便能得到满足。不过话说回来,酿酒也许不总是怡人的——要知道,任何发酵的过程也就是食物腐烂的过程,美酒也好,泡菜也罢,其诞生都是凤凰涅槃的重生。在南岸皇冠酒店一侧,远远便能闻到甜酸交杂的味道,像是绵延着的气味广告,惹得人好奇心剧增。原来,欧克瑞芝城市葡萄园(Oakridge Urban Vineyard)为让游客亲临体验酿酒过程,专门架起“葡萄池塘”,路过的行人莫不脱鞋迈入,光着脚把池塘里的葡萄踩烂出水——脚丫子是洗了个葡萄浴,可这用脚酿制出来的葡萄酒,可千万别当真了呀!虽说这酸腐的气息并不那么喜人,但是热情“洗脚”的游客却不在少数。

一旁的葡萄一摞摞摆在桌上,供游客品尝。这些酿酒的葡萄看起来像小粒的梅子,只有珍珠大小,市场上未曾见过。摘一颗填在嘴里,竟然出乎意料的香甜!个头虽小,但颗颗都浓缩成了精华,正是这些小东西最终被压进了醇厚的葡萄酒中——配上墨尔本烈日当头的初秋,这直令人想起北岛译的里尔克名诗《秋日》: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酿酒的历史悠远漫长,早在大工业生产的现代化时期之前——而酒桶的生产之初,自然也就离不开人为的手工细活与精巧技艺。可惜,酒桶木匠如今似乎已几近绝灭。在现场一角,满是白胡须的老翁和路过好奇的人攀谈,他坐在伞下,摘下眼镜,停下木工活,旁边垒砌的是做好的数个木桶和一个还需箍紧的半成品。他说他做了一辈子的酒桶,手臂上的老年斑和脸上的皱纹同时提醒着路人,他劳动的“一辈子”打磨过的是真正漫长的时间。酒桶看似简单,不过十几块木片,一块圆底,两条铁箍,外加些许固定铆钉。可拼拼凑凑在一起,木块竟能密实而抗压,在漫长的酒糟发酵过程中,保持不漏、不破,此等技艺绝非数日之功。

若有专业品酒的兴味和欲望,那一定要去“城市酒窖”(City Cellar)的活动现场,位于美食美酒节的最西侧。游人从东而来,好似西行取经,那么这里应是充满无上荣光的终极宝殿。事实上,这是维多利亚州的美酒天地,一片绿草,俯瞰碧河。花上55元,即可遍品本地百余种佳酿——个中微妙的差异嘛,恐怕真得鉴赏家说了算的。(杨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