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师同

求学—就业—经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大潮下,澳大利亚正成为越来越多有理想的中国年轻人追梦的国度。然而,随着澳洲留学生人数的激增,站在国际竞争舞台上的中国学子发现,这条圆梦之路并不顺遂;若不具备全球化思维方式及在全球产业链中寻求突破的创新精神,“毕业就失业”将是其难以逃离的现实困境。

幸运的是,如今,一个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的平台,将教会中国年轻人取势全球、另辟蹊径、VSG学院澳洲首富家族教你做生意中西贯通的商业文化精髓。

加入这里,你将在导师授课、实践活动与高端社交的潜移默化中,学到西方礼仪、商业文化、衣食住行等多方位信息,快速而全面地融入澳洲主流社会;加入这里,你将面对面聆听澳洲首富家族和商界巨鳄的商业历程与理念,超越教科书式的理论,吸收最实用的实战韬略,敲开在澳从商的大门;加入这里,你只要勤奋好学,就有在多家澳洲本土企业实习与就业的机会,亦有望成为澳洲首富家族企业的中国市场拓展者,在走出校门之前赢在就业的起跑线;加入这里,你还能在跨入高端导师圈、朋友圈、同学圈和社交圈,并在不断拓展的商业人脉中,为你的家族生意找到志同道合的贸易伙伴。

这里,就是VSG 学院,由澳洲首富家族斯摩根家族集团(The Victor Smorgon Group)创立,专为VSG 中国客户及其14 岁以上的子女量身打造。

在中外主流商学院重视跨文化交流的“套路与技巧”时,VSG 学院,这所灌注了澳洲商业翘楚原创性、前瞻性、实用性管理个案与理念的教育机构,正在崛起。它将完全超越传声筒和教学工厂的育人模式,为中国年轻人搭建导师、机遇与“圈子”的三重未来。

2VSG 学院,传承澳洲首富家族的传奇

全澳洲生意做得好的企业不在少数,但好到能够办学育人的,却难寻一二,因为这样的企业不仅要在发展规模与商业战略上出类拔萃,企业文化与社会责任也要经得起考量。而传承了VSG集团四代人、123 年商业智慧与经验的VSG 学院,名副其实。

作为澳洲最具传奇色彩的犹太家族,Smorgon 家族在澳洲商界、慈善届、艺术届都久负盛名,Victor 和Loti 夫妇的头像被印制在“澳大利亚传奇”系列邮票上,广为流传。从颠沛流离到白手起家,再到打造出自己的商业帝国、敢于和钢铁巨头BHP 相抗衡,Smorgon 家族成功背后的故事鼓舞和感动了无数人。在澳洲最具权威的BRW 家族财富排行榜上,Smorgon 家族连续多年蝉联榜首,家族资产超过 27 亿澳元。

1927 年,Smorgon 家族从乌克兰转移到澳大利亚,同年,其家族做起了肉店生意。Victor Smorgon 接手家族生意后,VSG 的商业触角逐渐伸向罐头出口、造纸、塑料、金属回收及钢铁产业,由当初小小的一间肉店一举壮大成为工业巨头。发展至今,VSG 集团在Victor 外孙Peter Edwards 的领导下,已发展成为一家多元化的综合性商业集团,广泛涉足地产投资、再生资源、生物燃料、绿色农业、海洋渔业、时尚零售、金融投资等诸多领域,且屡次成就澳洲商界的传奇:VSG 在南澳大利亚州投资的南方蓝鳍金枪鱼项目,是澳洲第二大的吞拿鱼公司;其斥资1.5 亿澳元在南澳建成的南半球最大的高科技玻璃温室,占地27 公顷,年产有机蔬果10 万吨,仅番茄品种就占据澳洲市场份额的40%;VSG 还早就瞄准中国的广阔市场,选准了中国中山市毗邻港澳、辐射珠三角、交通便利、投资环境佳的区位优势,在那里揭牌成立VSG 中国代表处,作为开拓中国市场的总部……

一面是努力与中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卓越企业,一面是越来越多求学澳洲的中国学子,为什么不创立一所教育机构,将传奇首富家族的商业哲学传授给那些有经商梦想的中国学子,为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奠定基础呢?——VSG 学院的成立,一位做了16 年中澳贸易的中国商人也助了一臂之力,他是Mark Chow(周卓峰),Peter 的合作拍档、VSG 集团中国区负责人。Peter 与Mark 联手打造了“我家的生活在澳洲”项目,旨在向中国客户提供农产品、医疗、房产、旅游等全方位的产品和服务。其中一环就是“我家的教育在澳洲”,即VSG 学院,一个专门为VSG 客户及其14 岁以上子女传授澳洲商业文化的人才培养项目。3

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最新数据透露,截至2016 年第一季度,在澳洲大学和初高中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达到4.6 万余人,较去年增长23%,创历史新高,总数占澳洲所有留学生的29.4%。“在VSG 集团向中国推广业务的过程中,许多中国家长跟我们反映,孩子在澳洲留学,社交圈相对封闭,不能融入社会,缺乏实践经验,无法在求职中脱颖而出,最终只能走上‘代购’之路。”Mark 说,“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澳洲求学多年,却不能在澳洲的商界求得一席之地?为什么不能透过皮毛,更透彻地理解澳洲的商业文化?”

“我也是一个父亲,深谙做家长的望子成龙之心。我们在澳洲辛苦打拼,从一楼走到了15 楼,希望孩子在我们奠定的基础上,向更高更远处冲刺。但是由于背景与阅历所限,我们也许还不能完整地告诉孩子16 楼以上是怎样的的风景。这时,我们的孩子就需要靠更优秀的商业翘楚来点拨。”Mark说,家长不应只为子女创造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有责任让他们去亲身接触各个行业生意的实质,有责任为他们创造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的机会。

“紧紧围绕中国留学生的需求,通过澳洲商界巨头的亲身授课和学员的多次实践体验,为其提供职业发展的引路人、就业与贸易的无限机会,以及高端的朋友圈、导师圈和交际圈,这就是VSG 学院的创办初衷。”4

巨人肩膀上看商界

VSG 学院每期将邀请12 位来自澳大利亚12 家大企业的CEO 作为导师,从个人实践经历出发,传授各自行业顶级的操作与运营经验。2016 年7 月VSG 学院首发导师阵容强大,专业领域覆盖金融、农业、渔业、传媒、商业管理、赛车和马术等。

“学术性的课本知识就留给学校吧,VSG 学院分享的是各位导师在商海摸爬滚打的历程及其助其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商业理念与精髓。”Mark 在6月5 日VSG 集团主办的“VSG 学院导师见面会”上如是说。“VSG 学院导师见面会”吸引了众多在澳投资或定居的中国家长及其在澳求学的子女参加,活动上Peter Edwards、Laurence Cox、Tony Santic 和Tim Clarke 作为导师代表,透露了他们将为学员传授的生意之道。

“VSG 集团是有着百余年历史的家族企业,至今已承继至第四代人。时光飞逝,家族生意越做越大,但始终不曾改变的是以家庭成员为中心的经营与管理原则。”Peter 说,Smorgon 家族的经营哲学就是让孩子从小就参与到企业的运营中,耳濡目染,长大后就能够到公司不同的部门负责管理工作,最鼎盛时期Smorgon 家族中多达22 名成员在VSG 集团任职;目前VSG 的董事会成员除了Peter 本人,还包括他的母亲和三位姨妈。

5“总之,VSG 极其重视‘继承’与‘传承’的概念。作为公司最新一代的CEO,我的职责除了发展商业,还要积极培养第五代管理团队。因此,我在VSG 学院会重点阐述家族企业薪火相传的强大力量。”此外,Peter 还会就VSG 集团不断拓展的商业版图,讲述如何做好不同领域的资产配置。“游戏规则”将是澳洲金融元老Laurie Cox 课堂上的关键词。在成为VSG 学院导师之前,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十年里,教会了Mark 和弟弟两人在澳洲的生意经。在Laurie 看来,同一件事,在不同国家往往有着不同的文化解读、完成方式和进展节奏,因此,中国要做在澳洲经商,就格外需要提前了解澳洲本土的商业文化。

人们常说,“一场高尔夫就是一场人生,你想要认识一个人,那就和他去打一场高尔夫”,也不乏有“高尔夫球场就是第二个生意场”的说法。高尔夫球爱好者Laurie 就用了打高尔夫球的例子强调游戏规则的重要。“十年前,我和Mark 兄弟第一次打高尔夫球,我惊讶于他们打球之慢。六个月前,兄弟俩告诉我,他们终于知道怎么用澳洲的方式打好高尔夫了。”Laurie笑称,自己走路、拖包,并要在4 小时之内打完所有18 个洞,这就是澳洲不同于中国的打高尔夫球方式,从小学好“第二个生意场”的哲学,事半功倍。而作为澳洲渔业大亨,Tony Santic 将向VSG 学院传达可持续性发展的生意理念。在Tony’s Tuna Intl. 公司实行的从野外捕捞、饲养,到宰杀、超低温冷藏,再到客户餐桌上的垂直一体化操作流程中,“可持续性”始终是核心原则。

“在澳洲做渔业,要严格按照政府规定,在每年的12 月到1 月期间,到南太平洋上去捕捉新鲜吞拿鱼,用新鲜沙丁鱼喂养吞拿鱼,使其体重在6个月内增加一倍,整个饲养过程不添加任何激素与抗生素。此外,每条饲养的吞拿鱼都有编号,可在网上查询到这条鱼被捕捉、饲养、宰杀、入柜、运输等所有环节的日期与情况,是澳洲唯一家可实现产品质量可追溯性的渔业公司。”Tony 表示,VSG 学员不仅能够亲自参观公司的吞拿鱼捕捉海域、生产流程,还能大饱口福,品尝到吞拿鱼等多种海鲜产品。导师Tim Clarke 的大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GAIT)继去年9 月从澳大利亚成功将6057 头活牛运往天津后,近日又将出口6000 余头活牛至中国。“我将向VSG 学员讲解活牛出口贸易流程最具体而至关重要的细节,例如活牛海运要符合什么条件;运输过程中牛的死亡怎么处理;抵达中国后怎么做入境检疫等。”Tim 说,Clarke家族的农牧业生意由一艘载着牲畜、自英国驶向澳大利亚的运输小船揭开序幕,“发展过程中交织着快乐与辛酸。若要概括我们企业成功的法则,那就是不忘初心,尽其所长,培养企业的个性与弹性。”

Mark 介绍,每期VSG 学院安排12 节课程,每月一节,包括45 分钟的专家授课和45 分钟的现场问答,课程内容全程中英文同声传译;学院上课时间将安排在学院的假期或课余时间,不占用学校正常的学习时间;为保障教学质量,每期招收学员人数控制在70 人以下。“除了听课,我们还要让学员去看、去互动、去体验”,Mark 说,为了使在澳洲商圈初来乍到的新人们学会怎样着装打扮,怎样待人接物与交流沟通,VSG 学院还组织了6 次外出活动,包括参观澳洲超大型百年牧场、澳洲第二大吞拿鱼围场、南半球最大的高科技温室、澳洲赛车运动发源地菲利普岛赛车场、莫宁顿王子谷庄园和GIA 钻石加工厂等;以及6 次Party 盛事,如墨尔本杯赛马日、默多克儿童研究院筹款晚宴、General Pants 时装发布会、墨尔本White Night Party,和VSG 圣诞晚会等。

完成一年的课程后,每位结业的学员都可获得VSG 学院开具的结业证书,及由12 位导师签名的推荐信;优秀学员还可得到进入12 家大企业实习或工作的宝贵机会。

“VSG 学院仅向其客户及其14 岁以上的子女开放,每位学员的学习费用是4 万元人民币,学费全部用于导师授课、外出及聚会的支出,学院并不从中产生任何盈利。”Mark 介绍说。

8做“源头”生意,掌握全球供应链话语权

VSG 学院商业精英云集,涉及行业多种多样。它带给中国学员的,除了丰富的商业见识与阅历,还有得天独厚的中澳贸易合作机会,这也是Peter 与Mark 一拍即合,携手促成VSG 学院的原因之一。

对于在澳经商16 年,生意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Mark Chow 来说,找到供应链源头做生意,是如今摆在中国商人面前的关键课题——这不仅关乎利益,也关乎中国人在各种产业全球供应链中的话语权。

“我们开拓了市场,但我们没有办法占领市场,我们只能为他人做嫁衣。”Mark 多次公开表示,多种产业的“源头资源”常年被欧美和日本人占据,作为最大消费者的中国人,在产业链里只能倒买倒卖,赚取差价。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目前最缺乏的是如何掌控源头的资源,如何全景式地将商品展示给中国的客户。在全球一体化的经济情况下,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群体,我们更应该主动而积极的去了解源头,参与源头,掌握源头。” Mark 说,“我们中国人现在是时候争当主角,由消费者、需求者逐渐变成源头的所有者。”

基于此,Peter 和Mark 曾推出“我家的牛养在澳洲”项目,并创造了一种新的消费模式:他们不是一公斤一公斤卖牛肉,而是以一头牛为单位,把一头牛,180 多公斤的肉,划成70 多个礼盒,在澳洲完成分割包装后,通过冷链物流定期直接配送给在中国的客户。就是这样,他们解决了如何让澳洲的一头牛直接进入到中国的家庭中这个问题。在过去几年时间中,他们已经销售了8000多个这样的礼盒到中国。9

在中澳自贸协议签订的大好形势下,VSG 学院将把“做生意,找源头”的概念,进一步拓展至澳洲农业、畜牧业、渔业等更多元领域:VSG集团种植的番茄和提子都是垄断性品种,在市场上绝无仅有;Tony Santic 公司的吞拿鱼是其凭着合法的捕捞证去南太平洋捕获的,虾也由公司虾船亲自捕捉;Tim Clarke 的贸易公司则有自己的牧场,专业养殖管理着种类多样的活牛……Mark 表示,VSG 学院的一个理念,就是搭建学员与产业源头公司的桥梁,在师生互动中增进了解与互信,建立共赢合作。

“学员与导师企业的直接对接,把原来繁复的供应链拉直,由源头直接通过物流体系送到客人家里,免去了出口商、进口商、大批发商、地区性的分销商等诸多环节,一方面利于澳洲杰出企业精准打入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使学员或其家族稳居供应链上游,保证利益最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