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0 年,在矿业繁荣的推动下,澳洲经济进入一个高速增长期,GDP 从12006 年的7472 亿美元,增长到2014 年的14537.7 亿美元,接近翻了一番。甚至连波及全球的经济危机都没有对澳洲经济造成太大影响。
10 年增长期中,澳洲葡萄酒产业却是另一番景象。
自1995 年开始的全国性干旱持续到2008 年。直到2012 年,干旱对产业的影响才得到完全缓解。大干旱时期,水资源的短缺使灌溉成本增加;山火的风险增加;葡萄园对高温的应对也受到影响。
期间,其他低价葡萄酒出口国的发力和矿业繁荣导致的持续的澳元坚挺,使得作为世界第六大葡萄酒生产国,第四大葡萄酒出口国的澳洲陷入了1840 年以来的第6 次整体产业发展放缓。整个产业随着内外环境的变化进入自我调整期,在痛苦的阵痛后才能实现涅槃重生,进入更好的良性循环。
虽然从2012 年开始的中国经济放缓是一个重大的外部挑战,但是矿业繁荣结束后,澳币在新常态下回落到合理区间,对葡萄酒产业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是一个巨大助推。《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也将大大提高澳洲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2015 年葡萄酒市场统计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本地市场依然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最主要的市场,占年销售额的四成。虽然这一比例已持续数年未发生变化,但行业人士担心,随着澳洲人生活方式的变化,随着进口酒,尤其是从新西兰、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等国进口葡萄酒的消费增长,本地市场会受到相应的挤压。

根据澳洲统计局2015 年6 月公布的酒类消费报告,2013 到2014 年间, 澳洲15 岁以上人口的平均酒类消费量已降到

澳大利亚人均酒类消费量40 年对比

澳大利亚人均酒类消费量40 年对比

50 年来的最低点——9.7 升纯酒精/ 年。澳洲人的酒类消费习惯在过去的50 年发生了重大变化,啤酒的消费量从75% 下降至41%,而葡萄酒消费量从12%增长到38%,烈酒和苹果汽酒的比例也有少量提升。澳大利亚人目前白葡萄酒的消费量要大于红葡萄酒,2013 至2014 年间,澳大利亚人共喝掉2.7 亿升白葡萄酒和1.9 亿升红葡萄酒。

在过去的5 年时间里,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一直呈现艰难的局面。澳大利亚的前两大出口市场,世界两大葡萄酒进口国——英国和美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进口需求都有所减弱。而在葡萄酒消费潜力最大的中国市场,2013 年澳洲葡萄酒进口量也因政府政策的改变而首次出现下滑,唯一出现增长的品类是高价位的精品瓶装酒。

2014 至2015 财年,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出口开始反弹。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数据显示,2014 年至2015 财年度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量达7.2 亿升,出口总额达到18.9 亿澳元, 分别同比增长了4% 和5%, 实现了2006/07 财年以来出口总额的首次增长。葡萄酒管理局的财政年度出口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前五大出口市场分别为美国、英国、中国大陆、加拿大和中国香港,其中只有中国大陆的出口总额呈增长趋势,财年共上涨32.1%,达2.8 亿澳元,以中高端葡萄酒最受欢迎。第二增长的市场为中国香港,出口总额增长了28.4%,达1.12 亿澳元。 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出口额分别为4.15 亿澳元,3.69 亿澳元和1.8 亿澳元,均略有下滑。

从产品类型和价格来看, 出口价格高于10 澳元的瓶装葡萄酒是增长趋势的重要带动力量,散装酒的出口价格还在进一步下滑,但出口量仍然高于瓶装酒。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瓶装葡萄酒的平均价格高达7.66 澳元/ 升,在众多进口国中排名第一。相对白葡萄酒,起泡酒和加强型葡萄酒,红葡萄酒出口仍然有明显的优势,其中南澳产区最受消费者欢迎。

汇率

汇率无疑是最大的利好因素之一。澳元的持续贬值能够增加澳洲葡萄酒在出口市场的竞争力。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走软和美联储加息增加了澳币贬值的压力。澳元落回正常区间,将提升澳大利亚葡萄酒在北美,英国和中国三大进口国的竞争力,让澳大利亚葡萄种植业重新成为利润增长点。

39 月的数据更新显示,随着澳元兑人民币汇率从六月开始的大幅下跌,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进一步回暖。其中增长最迅猛的依然是中国市场,截止至2015 年9 月30 日的一年间,澳对华葡萄酒出口销售额飙升47%,达3.13 亿澳元,销售量增长了58%,达到了5900 万升。其中高端酒涨势很强,价格区间在每升10-19.99 澳元的葡萄酒销售额上升了41%,达到了5700
万澳元,价格区间在每升20-49.99 澳元的上升了40%,达到了2900 万澳元,价格高于每升50 澳元的葡萄酒则猛增167%,总金额达到了3100 万澳元。于此同时,价格在每升低于2.5 澳元的葡萄酒出口额也增长了153%,达到了1800 万澳元。

截止至2015 年的前8 个月,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仍稳居瓶装进口葡萄酒市场的第二把交椅,达到了4870 万升,3 亿6600 万美元,其中平均价格更高达7.52 澳元/ 升,在进口排名前五的国家中位列第一。

由于汇率缓冲,澳大利亚葡萄酒对英美的出口反馈数据将在更长一段时间内显现。

4

《中澳自贸协定》签署实施
《中澳自贸协定》于2005 年4 月启动谈判,历时十年。经过中澳双方共同努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 年11 月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 (TonyAbbott) 共同确认并宣布实质性结束谈判。2015
年6 月17 日,《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签署。

近年来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出口总量与出口额对比

近年来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出口总量与出口额对比

2015 年12 月9 日下午,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马朝旭与澳大利亚候任驻华大使亚当斯(JanAdams)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悉尼就《中澳自贸协定》生效互换两国外交照会,双方共同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将于2015 年12 月20 日正式生效并实施第一次降税,2016 年1 月1 日实施第二次降税 。

自贸协定实施前,中国对澳大利亚起泡酒(Sparkling Wine)以及小于两升容器的进口静止葡萄酒(Still Wine)征收14% 的关税,而在12 月20 日,这一关税降至11.2%,紧接着在2016 年1 月1 日则降为8.4%。未来四年内,第三年将降至5.6%,第四年降至2.8%,并预计将于2019 年降至0。而散装葡萄酒方面,将由20% 的关税第一年降至16%,第二年为12%,第三年为8%,第四年4%,2019 年降为0。

全球气候变化
全球气候变化对世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对农业的影响尤其巨大。全球各大葡萄酒产区已经开始应对气候变暖的影响,包括波尔多等传统产区正在做出调整来应对这一不利因素,而英国等过去不适宜的产区在气候变暖的大环境下正在崛起,成为新的明星产区。2016 年,我们有可能会看到英国气泡酒的崛起。

6

澳达利亚的酿酒师们正在与世界一流的葡萄酒科研院校紧密合作,监测环境变化和对葡萄的影响,从而制定风险更小的商业发展计划和推广相应的栽培与酿酒技术。为了应对更加干旱和不确定的气候,更多的葡萄种植园开始探索除了霞多丽,西拉子,赤霞珠等常规品种外的小品种在当地的适应性。随着不同酿酒需要,尝试开发更多有针对性的酵母品种。

对澳洲葡萄园来说,全球气候变化的最大影响莫过于极端天气现象的频繁出现。为了应对干旱,山火,洪水,春季霜冻,冰雹等极端天气现象的影响,2014 年,澳大利亚葡萄酒研究中心与酒农和酿酒师进行了一系列交流研讨。

2015 年采收报告8

澳大利亚酿酒师联盟发布的2015 年澳大利亚葡萄收获报告显示,2015 年澳大利亚共压榨了167 万吨葡萄,低于近7
年的平均水平。虽然产量降低,但平均葡萄价格却比去年上升了5%。虽然整体价格回暖,但联盟发言人也强调,内陆区域92% 的产量依然是不盈利的。但同时,宏观经济环境的转变,包括更加有利的汇率以及与中国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也提高了传统市场的消费者信心,这些都释放了非常积极的信号。2015 年压榨红葡萄与白葡萄品种数量相当,产量最高的品种依然是西拉子。紧随其后的是白葡萄品种霞多丽。澳洲的长相思市场由新西兰长期主导,导致产量进一步萎缩。

7

 

 

 

 

 

 

 

从地区分布来看,南澳仍然是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地区,新南威尔士州紧随其后。跨越三个州的穆雷河- 天鹅山一带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

机遇
2015 年,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已顺利通过拐点,呈现平衡的稳定发展。2016 年,随着澳大利亚加入泛太平洋伙伴关系谈判的进程,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其第一大市场——北美的竞争优势将进一步深化。对于越南等增长迅速的新兴市场亦有推动作用。多年的产业结构调整与汇率的平稳将进一步促进出口市场的复兴。小品种葡萄酒,起泡酒,天然酿造酒,低度酒等小众产品有望在新的一年增加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