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Circle1706p016_副本 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两国商贸同气连枝;澳大利亚又是中国第二个海外投资目的地国,过去10年来吸引了900亿美元的中国资本,仅次于第一大目的地美国。

根据毕马威提供的数据,2015年2月ChAFTA草签后的一整年里,中国对澳投资疯涨到150.9亿澳元(比2014年增长59.5%),2016年前三个季度更是一鼓作气同比增长了73.3%。那么这些数字的背后具体操作的重要推手是谁?未来的中国投资者投资澳洲的机会在哪里?中国对澳投资的历史又如何帮助投资者精准定位投资目标行业呢?这一次我们有幸请来了前联邦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Hon. Andrew Robb)先生,听一听他对于中国投资者投资澳洲的研判,也请他谈一谈中澳间相互投资的正确打开方式。

罗布先生
辉煌的政坛生涯
A Curriculum Vitae

生于1951年的安德鲁∙罗布今年已经66岁了,他有多厉害?那就要从他的履历谈起。安德鲁∙罗布先生80年代开始活跃于政坛,担任当时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总理的竞选负责人,帮助霍华德开启了连续13年的黄金执政期。

作为艾伯特-谭宝内阁的贸易部长,罗布在短短的三年任期内留下了无数经典战役:《澳韩自贸协定》、《澳日自贸协定》、难度最大的《澳中自贸协定》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都由他的团队促成,因此他被誉为史最成功贸易部长之一。这些贸易协定帮助澳大利亚巩固了在全球贸易协作体系里的地位,也帮海外资本进入澳洲铺平了道路,可谓功在千秋。

从政30余载,他在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与亚洲各国做生意方面积累了异常宝贵的经验。去年从谭宝内阁贸易部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后,他立刻被澳中各大企业疯抢担任投资和贸易方面顾问,继续奋战在人生的前线上。接受《商圈》采访时他精神矍铄,采访期间他对于外国资本在澳大利亚投放给出了自信而有价值的建议:澳洲服务业的投资机会已经到来。那么机会具体在哪些产业呢?那就要从自贸协定里的几个重要条文谈起。

BusinessCircle1706p019_副本

独家解读11年马拉松
签署澳中自贸协议内幕
What Takes Us So Long in ChAFTA

罗布先生回忆说,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就自由贸易(下称ChAFTA)的谈判从2004年霍华德政府时期就已经陆续开展了,一谈就是11年,直到2015年才正式签署生效。他觉得如此马拉松式的谈判不但是因为中澳之间重要的贸易纽带使得双方在具体细节方面格外谨慎,而且政坛轮替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在2007年时输掉了竞选,那个时候陆克文上任后,跑到中国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中国领导人做‘人权讲座’,所以在那几年里,ChAFTA毫无进展。”他表示,自己上任后决定尽快收官协议谈判,为澳洲收获一份高质量的自由贸易协定,把两国互相投资,互相通商的大门敞开来。

尽管中澳贸易牵扯澳大利亚经济命脉,但Andrew先生回忆说当时的澳洲工会这块硬骨头横在ChAFTA面前,还是非常难啃的。由于反对党联合澳洲各个工会请愿政府再次修改自贸协定内条款,以达到“保护本地劳工工作机会”的目的,ChAFTA在正式签署

“过去,投资者在意的是大采矿(Mining Boom),现在变成了大餐饮(Dinning  Boom)。”从经济大环境看,他认为中国的消费者经济正在逐步形成,而消费者经济的形成必定伴随着各类服务业的迅猛发展,澳中的贸易契机就在这里:“在澳大利亚,每10个工作机会里有9个和服务业有关;澳洲人获得的80%收入来源于服务行业。正是服务行业在为澳洲人创造就业机会。”

BusinessCircle1706p018_副本

哪些行业投资潜力巨大?
About Industry Selection

来自KPMG毕马威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对澳投资主要集中在商业地产、基础设施两个领域,总共吸引了超过60%的资金。矿业投资从2015年的9%进一步下滑到5%。澳洲五大朝阳产业当中,农业、油气在2016年分别吸引到8%和8%的中国资金进场,而旅游业、国际教育和财富管理这三大服务行业则尚未得到太多中国投资者的青睐,然而真正的投资机会却是在这些领域。

农业
Agribusiness

第一个被罗布先生点名的投资行业是农业。和传统印象当中的小米水稻关系不大,这里他提到的农业包括农业基础设施和畜牧养殖。“农业和我们所说的‘大餐饮’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老爷子分析说,农产品的供给关乎澳洲很多上下游产业(包括热门的商业地产)的发展,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投资点。然而,我们从上图的数据里看到,中国投资者对农业投资占比仅8%,不入三甲,可是投资的空间却相当巨大。

国际教育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再来他提到的是国际教育。罗布先生告诉我们:“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过万,是全世界在澳留学生里数一数二多的。然而目睹了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能够看到中国留学生带来的经济潜力还是很大的。除了正规中学和大学教育,教育领域还可以继续扩展到短期教育(Vocational Education)和交换生教育,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学生无法负担澳洲完整三年的大学学费,但是他们却可以来学习一段时间,享受澳大利亚的高质量教育。不仅中国学生来澳洲,澳洲学生也可以去中国,澳洲政府也可以帮助一些想要在不同环境下学习一段时间的澳洲学生去到中国。”

在交谈中我们提到,在国际教育领域,莫纳什大学和东南大学合作的莫纳什苏州校区已经向中国市场迈出了一步。罗布提到,这种“教育走出去”的模式应该被各大高校常态化,让国际资本参与到澳洲教育里面,也给澳洲教育走向亚太区域铺平道路。

医疗
Health and Well-being

之前《商圈》就曾报道过澳洲养老机构组团去中国路演的新闻,澳大利亚先进的养老人才培训和养老院服务本身和中国庞大的老龄化人口产生了供需对接:中国的消费经济需要服务,澳洲则渴望市场;在澳洲本地的医疗市场里,他认为投资机会同样诱人:“一切和医疗相关的事业都是比较朝阳的,比如说医院建造,医院管理,护士和医生培训等等,中国的投资者完全可以投资澳洲的私人医院,在澳达利亚的医院里培训本国医疗人才,然后回中国发展医疗事业。”

BusinessCircle1706p017_副本澳中合作共赢:
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It is All About Portfolio

当然,虽然ChAFTA实施后允许中国资本在澳洲医院,养老院,餐馆,酒店等设施100%投资占股,但他认为澳洲资本和中国资本在互相进入对方国家的市场时都应该寻求合作共赢的机会。这样在不同的文化和经营环境当中,依靠两地合资伙伴的帮助更有可能平稳度过适应期;也有助于把对当地服务业不必要的冲击减少到最小。

借着电影《神奇四侠》的东风,德勤会计事务所在2014年年初提出了澳大利亚的神奇五行(The“ Fantastic Five”),他们分别是油气(Gas),综合农业(Agribusiness),旅游业(Tourism), 国际教育(International Education)和财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在罗布先生眼中,澳洲的五大领域均有较好的投资前景:“你知道,澳洲的各类服务业产品总价值在1000亿澳元以上,品质世界 一流,并且正寻求全球布局。”

采访到最后的时候,记者问到罗布先生:如果他有1个亿的资金,如何分配资金在上面提到的五个朝阳产业里进行投资。他回答说,如果能够管理这一个亿的资金,他会在五大产业里平均分配资金,各投20%。“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需要的是组合投资,我不可能把钱投放到单一产业里面。”罗布先生不断强调服务业已经开始逐步替代矿产成为澳洲经济命脉,而“神奇五行”里的三个服务行业—–旅游业,国际教育和财富管理领域的机遇都还没有被中国的投资者注意到。那么,谁会率先进场来吃这三块大蛋糕呢?

相信本次对Andrew Robb先生的采访,会对您分析澳洲投资的机遇起到非常大的帮助作用。未来《商圈》会陆续采访各界高端人士,继续为读者提供宝贵的信息。(Joreal Q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