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ure

摄影/VISPENN摄影工作室、Kim Wen等

“澳洲是个具有多元文化的国家,这是我们的优势,这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变得更加强大。今天的澳洲欢迎并尊重移民,这与19世纪40年代维州政府制定了不公平的限制华工登陆澳洲的法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不公平对待我们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只记住历史长河中的好事,对于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绝不会忘记。我们衷心感谢华工对维州所作出的贡献。同时,我们还要感谢维州华人社区一直以来对经济、文化、家庭等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华人具有非常令人肯定的“公民精神”,华人对于社会的回报令人钦佩。衷心感谢各位在今天能给我们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今天,我们要诚实面对过去的错误。在这里,我要代表维州政府、代表维州议会,要对所有经历了可怕血泪史的华工,对所有被

公平法律所伤害的华工,表达最深切的歉意,衷心说声“对不起”!

1

维州澳华社区议会顾问委员会主席,维州多元文化部副部长,维州众议院议员林美丰议员发言

2

中国驻墨尔本领事馆总领事赵建发言

2017年5月25 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Daniel Andrews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就160年前华人在“白澳政策”下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代表政府正式向华人道歉。同时维州反对党自由党领袖Matthew Guy 也发表道歉讲话,这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官方正式向华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道歉!

缘起

1850年代,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发现了金矿,和美国旧金山对应,因而维州被称为“新金山”,成千上万的华人开始涌向维州,加入淘金者的行列。

最开始,华人和以英国人为主的欧裔还算能够和平相处,但随着利益的冲突、生活习惯不同等原因发生了越来越多的排华事件,还出台了相关的法律。1855年,维多利亚政府通过了第35条法案,规定来澳船只每10吨排水量仅能搭载1名华人,且入境华人每人须交人头税10英镑。据说这个数字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一万澳元,而当时华人一年收入也只有18英镑,更不要说许多人是举债而来了。

3

于是1857年1月17日,264名华人率先搭乘英国“糕饼之国号”客船,在未实行人头税的南澳大利亚的罗布(Robe)港登陆。随后他们长途跋涉五百多公里抵达维州中部本迪戈、巴拉瑞德(Ballarat)、亚拉腊(Ararat)等著名的金矿区。这一艰难险阻的长征路后来广为人知,被称为“罗布之路”。总计超过18600名华人淘金者参加了这场长途跋涉,其中很多人在途中死于衰弱和疾病。而当他们抵达淘金地之后,等待他们的还有种种针对性的欺侮和歧视。尽管如此,这些华裔先人们还是坚强地在这块土地生存了下来,并且对维州及整个澳大利亚的繁荣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4

早期华人

追溯

受澳华社区议会特别邀请,中国《南方日报》海外版启动“重走淘金路再访新金山——纪念澳大利亚华人罗布之行160周年”采访报道活动,共襄盛举。通过回访这些祖先经历过的旧地,一一探寻历史,回顾往昔。这是一次缅怀与致敬。从罗布,到亚拉腊、本迪戈、巴拉瑞特、墨尔本,他们深入淘金“重镇”,聆听历史回响,寻访淘金者后裔,切身感受到当时华人漂洋过海谋生的艰辛。为我们留下许多宝贵的资料。

“1857年1月17日,一艘插着英国国旗的客船“糕饼之国号”驶入了罗布的桂珍湾。当地居民惊讶地发现,从船上下来的乘客,几乎清一色的东方面孔,都是男人,留着辫子……不到几个小时,原本只有200多名居民的罗布人口数量便翻了一倍。这是最早来到罗布的一批华人。” 金山华人传统博物馆的主要创建者——亨利·简斯顿在《四邑淘金工在澳洲》一书中写道。

“由于当时新建的码头水位太浅,满载着华人的大船无法靠岸,罗布港口总经理亨利·梅尔维尔鼓励当地人用小船接驳华人上岸,每人收取80便士到1英镑的费用。几乎所有船主都出动了,他们希望从华人手里多赚点钱。有些人付不起这笔钱,还被水手粗暴地扔到海里,只能自己游上岸。事后一些水手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被逮捕并罚款。华人淘金者蜂拥而来,使桂珍湾迎来了历史上最繁忙的运转周期,华人的帐篷在罗布的街道上不断延伸开去。当地社会经济因此蓬勃发展,一大批新建筑拔地而起,银行也在这一时期建成。华人放风筝、晒海带的生活场景,成了当时罗布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在罗布海关博物馆内,至今仍收藏有那时华人带来的钱币。”

族群融合初期不乏纠纷,但也有温情一面。大量华人涌入带来了疾病传播的威胁,一些罗布居民自发援助部分病弱的华人。一位名为埃莉诺·玛丽·布鲁尔的驻扎官夫人带领志愿者护士照顾生病的华人,因此感染上痢疾,病重去世,年仅48岁。她的墓地现在还可以在罗布公墓早期区找到。

如今罗布已经发展成为南澳大利亚最热门的度假地区之一。除了当地超过80处历史建筑遗迹、未被过度开发的美丽海岸线,以及丰富多样的海鲜、葡萄酒,这个城市与华人的渊源也增添了它对游客的吸引力。42年前,彼得·莱斯利到罗布旅游时第一次听闻了这段历史。机缘巧合之下,若干年后,他成为了这里的市长,开始不遗余力地推广罗布的华人历史及中华文化。

震撼

亚拉腊Ararat,澳大利亚承认的唯一由华人创建的城市。

若不是《南方日报》报道,相信很多在澳洲居住多年的华人也不会知道“亚拉腊”这样一座城市,更不知道它竟然是华人创建的城市。

“1857年,从罗布而来的广东淘金者过境在此休息,意外发现了澳大利亚史上最丰富的浅层冲积金矿——广东矿脉”。几个星期内当地人口便激增至数万,城市随之兴起。亚拉腊也成为澳大利亚承认的唯一由华人创建的城市。

“四邑华人远渡重洋赴澳洲淘金,是时代和社会环境所迫。他们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如今亚拉腊与广东台山结为了姐妹城市,交流合作频繁。当地的特色地标——金山华人传统博物馆也一直在传颂着华人淘金的故事。

《四邑淘金工在澳洲》一书中记载:“当年,为避开人头税,华人在罗布短暂休整后,一般都会雇佣当地的赶牛人作为向导,行经佩诺拉、卡斯特顿、卡文迪什等地,到达本迪戈或巴拉瑞特等金矿区。”那一路上的危险令人难以想象,特别是在冬天,很多人死于寒冷或劳累。“所有道路都挤满了去金矿的华人。”当时的邮递员安格斯·麦金农回忆。一条长而直的队伍,所有人都穿着宽松的蓝布上衣、黑裤子,头戴尖草帽,肩挑扁担,两头的筐里放着被褥、炊具、凿子、铁锹、桶和油灯等物品,显得十分沉重。

艰苦的行程也蕴含着机遇。相传在1857年,大约700名来自广东的华人在亚拉腊一带午休,在一条小溪用瓶子装水时发现了金子,这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整个队伍立即一起出动,在小溪旁又锄又掘,大有收获,欢呼声此起彼伏。

头一批华人在几个星期内就淘到了3000盎司黄金。为了购买补给品,他们到附近的卡斯卡特出售了价值4000英镑的金子,被人察觉出异常。消息像野火一样传开,白人马上从周边涌来淘金。

被发现的金砂矿床有60—90米深,有些地方竟达800米宽、3.2公里长,是澳大利亚史上最丰富的浅层冲积金矿,被称作“广东矿脉”。

本是荒野丛林的亚拉腊一带“披上了金色的光芒”,顶峰时期聚集了约5万人。商店、旅馆、饭店、台球室和剧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城市就这样诞生了!在其他矿区,华人一般只能挖一小部分矿,或是淘洗欧洲人挖过的矿。而在亚拉腊,华人大约占据了金矿的“半壁江山”。

那个年代,亚拉腊的华人和白人冲突不断。据记载,当一队华人勇敢地阻止了一帮暴徒强占高产的金矿后,他们的商店和帐篷却被烧毁。针对类似的暴行,华人们示威、抗议,但收效甚微。雪上加霜的是,居住税等新的税赋又陆续“来袭”。

5

1926年,随着金矿的枯竭,最后一批华人淘金者离开亚拉腊。然而,与很多金矿开采完就彻底消失的情况不同,如今的亚拉腊已发展为一个有8100名居民,盛产羊毛、牛肉和葡萄酒的城市。也是澳大利亚承认的唯一由华人创建的城市。

2001年4月7日落成开放的金山华人传统博物馆,以影像、图文、声音、实物及塑像等方式,系统生动地叙述了19世纪50年代起华人到澳大利亚淘金并发现“广东矿脉”的故事,纪念那些客死异乡的华人,褒扬他们和中华文化对澳大利亚发展的贡献。

馆前广场上,矗立着孔子的石像,以及两尊华人的铜像。其中,留着辫子、身着唐装、手指远方的铜像,代表亚拉腊最早的中国翻译沃阿奇。他来自广东,1855年乘船到维多利亚,并于1859年在亚拉腊入籍。他的努力促进了华人与白人关系的发展。在华人参与筹资建设亚拉腊第一、第二所医院的过程中,沃阿奇便组织文艺演出筹集了60英镑。另一座铜像则呈蹲姿,手捧金砂、低头端详,纪念当地最后一个华人淘金者——威利·阿洪,他1953年9月13日死于房屋失火,享年93岁。阿洪是亚拉腊发展的见证,他在淘金结束后挨家挨户卖蔬菜30多年。当时听闻他的死讯,不少居民感到悲伤,他们还记得阿洪推着装满蔬菜的手推车沿街叫卖的场景。

6

今年76岁的亨利·简斯顿是建造博物馆的主要推动者。他的家距博物馆大约5分钟车程,他和妻子还在这里经营着一家小型农场。虽然年事已高,他仍牵挂着一件事——加快修葺亚拉腊的华人墓园。那里长眠着327位华人淘金者,多数墓碑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墓上只插着一根木棍作为标识。“一旦我们这一辈人去世,我觉得可能很难有其他人会继续推进下去了。”亨利·简斯顿不无唏嘘。通过翻阅亚拉腊市的死亡记录,他已经了解到这些墓主姓甚名谁。他希望在今年完成筹款并开始修缮工作,记住这些为亚拉腊付出过汗水的华人。

纪念

2017年,在“罗布之路”160周年之际,维州澳华社区议会(CCCAV)将以一系列不同形式的活动,来纪念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纪念活动旨在找寻华人在澳洲这片土地上的文化及历史之根,颂扬160年来华人在维州及整个澳大利亚的繁荣发展过程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及其独一无二的社会和历史地位。

7

▲ 维州澳华社区议会执行主席 陈东军发言

维州澳华社区议会执行秘书长张丽告诉我们,160周年纪念活动包括三个系列活动:

1.重走淘金路:向罗布之路致敬

2017年5月6日至25日,历时20天的“重走淘金路”徒步活动,是开启本年度系列纪念活动重要的第一步。一支以华人为主的12人的核心队伍,从南澳的罗布港出发,徒步至维多利亚州议会大厦,重演当年史诗般艰难险阻的长征路,探访沿途当年华裔淘金者留下的历史足迹。

9

2.后新金山主题会议

2017年6月24日维州澳华社区议会将于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举行“后新金山”主题会议,就一系列相关议题,围绕早期华裔移民在澳洲繁荣发展中做出的杰出贡献,和当今中国作为澳洲重要经济贸易伙伴所带来的影响展开讨论。

3.大型展览:从罗布到华人财富

从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维州澳华社区议会将携手其他文化艺术伙伴团体,于墨尔本移民博物馆举行大型历史文化展览,名为“从罗布到华人财富”。届时将以艺术的视觉,呈现华裔移民澳大利亚的历史事迹,分享华人社区的贡献与成就,重述华裔移民在澳洲多元文化历史中谱写下的篇章。

8

举办这次活动的澳华社区议会表示,重走淘金路活动意在向华人祖先的勇气和面临困难时的坚韧不拔致敬,更是对华人在维州、在澳大利亚160年来作出的巨大贡献的肯定。澳华社区议会顾问会主席林美丰议员在致辞中指出,华人是这个多文化社会中所占比例最大的民族。这项活动的目的在于反映澳洲华裔在社会中独特的地位和他们的文化、历史根源,更是为了表达对华人在维州、在澳大利亚160年来作出的巨大贡献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