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内容简介

Edwin Maher,1941年生于新西兰,曾是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的记者及播音员。一次机缘巧合下,Edwin在2003年来到了中国,成为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首位外籍主播,并于2007年获得由中国政府颁发的授予外国友人的最高荣誉——中国政府“友谊奖”。《找不着北》收录了Edwin来到中国后的一系列见闻,由23个单独成篇的中英文对照文章组成。本书行文风格诙谐幽默,视角新颖,生动展现了一个外国人眼中呈现的中国日常生活、独特文化与社会风貌。想要了解更多Edwin的有趣经历?快来聆听他亲口讲述的中国见闻吧!

好吧——

没有手机我确实过不下去

“我还有一部手机,你拿去用吧。不是新的,是部老型号的机子。不过你用用就知道了,挺好用的。”就这样——我终于要作出技术上的飞跃了,虽然是被人推到这条疯狂道路上的。

五个月以后,我不得不承认手机还是挺有用的。我的语气是不是听起来不够兴奋啊?毫无疑问,我跟朋友们的联络更加频繁了,但我还是没有彻底服输。我大拇指的肌肉还在发育中,我过了好久才学会发短信。

上个星期我说过,自行车已经成了我的朋友。可是手机不同,我只是忍受着它的存在而己。我觉得其他人的手机对我是一种干扰,尤其是在我和别人面对面交流,而他们停下来接手机的时候。

我在中国第一次听音乐会就很郁闷,当时是在国家图书馆的音乐厅。中国国家交响乐团演奏期间,手机铃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我甚至都不喜欢有个手机放在口袋里的感觉。每次离开公寓,我都会把手机打开,却总是恰好“忘记”把它带在身上。我更喜欢回来以后再查看(手机上的)信息。不过星期六晚上,这些习惯一下子就改过来了。那天晚上北京下暴雨,我给困住了,想方设法要回友谊宾馆去。当时我正在宣武区,和我的中国家人在一起,他们不想让我走,可是我那天晚上必须早点回去。我们实在是打不到出租车,于是我上了一辆公共汽车,然后去转地铁。从木樨地站出来。

3

以后,我坐上了最喜欢的717路回宾馆。可是车根本就不动窝,完全给塞住了,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要命的交通状况。唯一还能动弹的就是从天上往下掉的雨点儿。

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一片混乱的景象,汽车和公共汽车的嗽叭声与雷电交相呼应。不管怎么说,呆在车上至少不会挨淋。不过一个小时以后,我开始坐立不安,怕我的中国家人担心,怕他们以为我遇上了危险。周围的乘客都在不断打手机,可是这会儿我也不敢打扰他们啊。

过了一个小时,我决定离开舒服的公共汽车,去挑战一下风雨雷电,结果第一脚就踩在了水洼里。水挺深的,我的鞋袜都湿了。我精神抖擞地向前走去,回头看看,那辆公共汽车还停在我下车的地方——钓鱼台国宾馆——附近呢。

在水洼间跳来跳去地走了一个小时后,我走到了首都体育馆。出发四个小时以后,我终于到了公寓——平时这也就是段25分钟的路程而己。

2

我立刻打电话给我的中国家人,他们看到电视新闻中播出了被水淹没的汽车之后,已经打了若干个电话给我。他们问:“你为什么不接手机呢?”我只得坦白我根本没带手机。这一天我真的需要手机啊,不是为了让自己心平气和,而是让(关心我的)人放心。

是的,我必须承认我完全被打败了。手机还是有作用的,尤其是像周六那样雷电交加的雨天。我忍不住想,1912 年,“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的时候,史密斯船长要是有部手机该多好啊。

下次我会带着我的“救命武器”出门,但愿头一天晚上我不会忘了给它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