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7年澳洲经济的回顾

澳洲2017年的经济表现先抑后扬,前半年经济表现差强人意,各个国际经济组织先后调低澳洲的经济预测。后半年,随着中国经济回稳,刺激了澳洲的出口,使得澳洲的贸易条件变好,铁矿石的现货市场价格从58美元/吨涨到72美元/吨,这大大提升了澳洲的出口价值,也使得联邦政府得到了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最重要的是提升了对澳洲经济的信心,ASX200在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终于突破了6000点的大关,甩掉了世界表现最差股市的帽子,澳元对美元的汇率也几度逆势上升,收盘于超过预期的高位,稳定在0.75-0.8的高位。在房地产市场上,尽管政府和澳联储联手打压,房屋按揭贷款的条件日益苛刻,房市即将崩盘的预测不绝于耳,但主要城市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继续缓慢上升,很大程度上稳定的消费者的“军心”。国家在基础建设上的投资也在增加,一年下来,GDP的增长,尽管没有达到年初澳联储预期的3%,但2.5%的增长率在发达国家中也算是领先的。还有一个利好的趋势就是服务业的出口继续大幅增长,部分弥补了矿业繁荣结束以后留下的出口空缺。

另外一个利好的消息是澳洲的人口增长率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高的,前七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1.56%.在2017年底,全澳人口将近2500万,预计到2050年底,人口将达到4000万。人口是长期经济增长的三个要素之一(另外两个是劳动力市场参与度和劳动生产率,简称3P),也是维持总量消费的最重要要素之一,在澳洲,消费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

澳洲的矿业投资,服务业出口和贸易条件的变化,以及房价的持续走高

澳洲的矿业投资,服务业出口和贸易条件的变化,以及房价的持续走高

 

展望2018年的澳洲经济

展望2018年,大家都在问,今年是否会比去年更好?答案基本是肯定的,但也就好那么一点点。
理由是什么?

第一,2018年的全球经济形势要好于2017年。几乎所有的国际经济组织都认为在2018年,全球经济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一年。经济的复苏是稳定而全面的。前几年美国的经济复苏不错,但欧元区和日本经济复苏乏力。中国的经济又进入一个降速的通道。但从2017年开始,美国,欧元区,日本,和中国经济的表现都要好于前几年,而这种上扬的趋势会延续到2018年。澳洲是一个贸易依存度很高的国家,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状况,特别是中国、日本、美国等,会极大影响澳洲经济。这些国家的经济好了,澳洲经济差不了。

第二,澳洲本土的经济转型初见成效。如图1所示,尽管澳洲的矿业投资下降很快,但服务业出口增长迅速,部分弥补了矿业投资下降对GDP的下压作用。没有在图上表现出来的,是澳洲的经济结构更为合理,从“荷兰病”的危险中解脱出来,也使得澳洲经济面对可能的中国经济出现问题时,更加有韧性和弹性。在此基础上,贸易条件的变好,就像是“飞来横财”一样,更加加强了经济利好的可能性。第三,澳大利亚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有加速的趋势。生活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居民,都应该感受到了基建在建项目对我们日常出行造成的不便。悉尼的乔治大街的翻新,墨尔本地铁的延长和建立交道口,都是这个大计划的一部分。如图2所示,澳洲的基建不仅仅是政府部门在投,私人部门的投资也逐年增加,其中也不乏中国企业对澳洲基础设施的投资,例如达尔文港、墨尔本港等等。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不仅能够增加当年的GDP(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和净出口是GDP的私驾马车),而且能够提高未来的生产能力,从而提高长期的GDP。当然,前提条件是基建的投资项目经过严格的成本效益分析,在建设过程中严格控制财务预算。而在这两方面,澳大利亚都做得不尽人意。

图2.  澳洲基础设施投资

图2. 澳洲基础设施投资

澳洲房地产的投资在2018年比起2017年会有所下降,但也会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图3显示各州各类房产项目中在建或者批准但还没有建的项目数量。可以看出,还是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准。

图3.  澳洲各州和各种住房类型在建的项目或者批准了但还没有开建的项目

图3. 澳洲各州和各种住房类型在建的项目或者批准了但还没有开建的项目

第四,在微观层面,澳大利亚在生物制药科技领域的积累,也到了“井喷”的时代了。澳大利亚各个高校都有一两个拿得出手的项目。过去缘于科学研究领域的自恋和保守态度,对科技产品的产业化重视不够。这种局面现在大有改观。我所在的Monash大学商学院的新MBA课程,就非常强调帮助科技人员更好地规划新产品的研发、孵化和推广,帮助商业管理人员更好地为科技产品的市场化提供融资和市场营销方面的帮助。更进一步,如果澳洲的技术能够和中国的资金和市场相结合,这无疑会给澳洲带来一个新的“生物制药业繁荣”的时代。

以上四点,都和一个国家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那就是中国。因此,2018年澳洲的经济繁荣是否能够实现,和怎样处理好和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关系,有很大的关联度。真心希望两国的政客们谨慎处理两国的关系,以利国利民为最高目标。

2018年澳洲经济发展的风险因素

但是,2018年的澳洲经济还是存在很大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在于房地产市场和家庭债务问题,而这两者,非常不幸的是,在澳洲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令人担忧的家庭债务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如图4所示,澳洲的家庭债务总量达到了家庭收入的2倍,仅低于瑞士而排名世界第二。家庭债务的60%是房屋按揭贷款。如果房价继续上涨,这些债务问题不大,但如果房价下跌或者利率升值过快,就会造成default(不履行责任)和foreclosure(资不抵债)的风险。所以这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图4.  澳洲家庭债务占家庭收入的比例

图4. 澳洲家庭债务占家庭收入的比例

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带来的一大风险就是消费不振。房价的上涨,有利于房产的所有者,但不利于新的购房者。新的购房者需要有更多的积蓄来支付首付,这就抑制了这一代人的当前消费。对于房产的所有者,特别是通过按揭贷款购房者,他们需要担心的是一是房价是否会继续上涨或者至少保证不跌,二是贷款利息是否会提高而增加持有房产的成本。为防范风险,他们的消费也会有一定的抑制。这些因素加起来,使得澳洲居民的消费增长有所抑制。

如图5所示,尽管就业增长率在2017年有很大的提高,澳大利亚的两个经济大州,新南威尔士州和维都利亚州都已经接近充分就业,但个人消费还是“不温不火”,维持在年平均2.5%的增长率,考虑到1.56%的人口增长率,尽增长只有不到1%,这部分反映了消费者对未来的不确定,压抑了他们的当期消费。

图5.  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和个人消费

图5. 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和个人消费

正是因为担心利息的变动可能引发不可控的经济危机,澳洲联储已经维持1.5%的基础利率好长一段时间了。澳联储不敢轻易变动利息率。因为降息可能造成债务的攀升,而升息可能造成债务人的破产。在全球其他国家都维持低利率的时候,这样的政策问题不大。但美联储已经通过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把美国的基准利息提高到和澳洲一样的水平。欧元区也在酝酿加息。这对澳洲的货币政策就产生了很大的压力。如果不跟着升息,就可能造成资本的外流,对澳洲的股市和实体经济都有不利的影响。

尽管受中国经济趋稳的正面影响和贸易条件的改善,澳元的汇率稳定在0.75美元以上,有些经济学家非常乐观地预测澳元会重新升值并稳定在到0.8美元以上。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经济的基础面并不十分支持高的汇率。如图6所示,澳大利亚外贸的经常性项目(CurrentAccount,即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国际间支付的加总)一直处于赤字,而贸易平衡(TradeBalance,即货物贸易加上服务贸易)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处于赤字,从长期来看,澳元对重要贸易伙伴(中国、美国、日本、欧盟、韩国等)的货币呈现贬值的趋势。

图6.  澳大利亚外贸经常性项目和贸易平衡

图6. 澳大利亚外贸经常性项目和贸易平衡

总结

延续2017年的势头,今年澳大利亚的经济会好过2017年。但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澳大利亚的高企的家庭债务问题,蕴含着短期和长期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提下,怎样有效制定和运作澳大利亚的货币政策,成为能否避开这个风险的关键。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投机心理太重就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波动,就像凯恩斯1936年就指出的“动物精神“(Animal Spirits)造成投资和国民生产总值的起伏不定。在澳洲房产市场存在泡沫的现在,过分的投机心理就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危机。如果我们都有积极的正面的信息,澳洲经济在2018年就肯定要好过2017年。

撰文/本刊特约经济顾问  史鹤凌教授 史鹤凌现任澳大利亚蒙纳什大学商业学院的 经济学教授,曾经担任澳大利亚国库部(相当于财 政部)官员培训班的主管和主讲教授。他还参与大 量的社会活动,是“澳大利亚商业论坛”的主讲人 之一;澳中商会年度主讲人之一,还是澳洲国际事 务研究中心(联邦政府的外交事务智囊团之一)的 演讲嘉宾。 史鹤凌博士致力于中国经济和治理改革议题 的研究已有长达20年的时间。在2005-2007年期间,史鹤凌博士担任中澳政府共同签署的《中澳管 理项目》的澳方主管。在主持“中澳管理项目”期间, 史鹤凌博士和发改委共同设计和执行了15个项目, 促成了中国的12个部委级的机构和他们在澳洲对 应的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史鹤凌博士列为澳大利亚1988-2000年度最 好的25位经济学家之一。对澳洲经济和社会发展, 中国经济改革,中澳贸易,和世界经济格局作了大量视角独特的评论,判断和预测。

撰文/本刊特约经济顾问
史鹤凌教授
史鹤凌现任澳大利亚蒙纳什大学商业学院的
经济学教授,曾经担任澳大利亚国库部(相当于财
政部)官员培训班的主管和主讲教授。他还参与大
量的社会活动,是“澳大利亚商业论坛”的主讲人
之一;澳中商会年度主讲人之一,还是澳洲国际事
务研究中心(联邦政府的外交事务智囊团之一)的
演讲嘉宾。
史鹤凌博士致力于中国经济和治理改革议题
的研究已有长达20年的时间。在2005-2007年期间,史鹤凌博士担任中澳政府共同签署的《中澳管
理项目》的澳方主管。在主持“中澳管理项目”期间,
史鹤凌博士和发改委共同设计和执行了15个项目,
促成了中国的12个部委级的机构和他们在澳洲对
应的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史鹤凌博士列为澳大利亚1988-2000年度最
好的25位经济学家之一。对澳洲经济和社会发展,
中国经济改革,中澳贸易,和世界经济格局作了大量视角独特的评论,判断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