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澳洲立足的华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笔者在澳从事记者工作的几年间,这句话被一次次印证。华人圈子里创业的着实不少,创业成功的也不在少数。今天我们故事的男主人公 Joe 在这条励志的人生道路上,虽没有太多的挫折和艰难,也没有资金链断裂后的死地后生,却有财富自由后的“堕落”和觉醒,有漂洋过海重新来过的豪迈。这是一份底蕴,一把不缺钱以后仍然拒绝熄灭的热爱!

两百万的意义

在创业之前,Joe 的阅历已经非常丰富了:他曾任知名服装企业全国市场部总监,宏基 Acer 大区公司销售总经理,甚至做过巨人总裁的助理。“这些公司的要求本来就不低,还一直给我灌输,要我做得更好,我的能力其实是被‘虐待’出来的”,他回忆道。

有人说爱情和事业不可兼得。的有趣的是,当 Joe 看到创业机遇的时候,也恰逢幸福来敲门。这份幸福就是他当时的女朋友,现在妻子 Sophie。他回忆道,当时去出席亲人的婚礼,在典礼上和Sophie 萍水相逢,十分投缘,通过聊天嗅出了家居建材行业的巨大机遇。

对于在 IT,服装等行业拼杀多年的Joe 来说,家具市场是一个可以让他用“升维”思想做“降维”市场的不饱和竞争环境。他自信在大集团公司受到的培养和市场经验能够帮助他轻松战胜大多数对手,一番寻访调查后,Joe 认定这就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游乐场”。

2

“从 5000 块钱开始吧,租了一个 800块的办公室,第一年赚到了 200 万,纯利润!”2005 年,Joe 和 Sophie 开始一起在创业,感情也同步升温。创业伊始虽然两人都没有太多积蓄,但凭借敏感的商业嗅觉,Joe 闻到了距所在城市 500 公里外的一股商机。

那里有一家电厂刚落成,旁边正在兴建员工家属公寓,一共几百套公寓需要家具。那时正是家居销售的淡季,Joe 找到当地一家家居商城的负责人,提出给所有的厂商包吃包住,帮助他们去 500 公里外的电厂做家具展览,产品卖给员工家属,条件是让自己抽成 25%。由于展览的时机得当,没有竞争对手,20 天的时间,Joe这笔中间商的生意赚得盆满钵满。用他自己的话说,“各个面值的钞票太多,点钞机都用坏了两台。”最后结算,他 15 天净赚一百多万人民币。

这一次的大胜仗,不只给他们今后各地考察家具市场提供了经费,也让 Joe 摸清了做家具生意的利润比例,让两人决定自己做家具经销,告别中间商的角色。
Joe 和 Sophie 相遇的那天是愚人节,步入婚姻殿堂的那天是第二年的情人节。命运没有给他们预备愚人节的玩笑,却把事业上的成功和生活上的合拍打包馈赠给了这对幸运的夫妇。

3

“物质的满足已经令你丧失了斗志!”

2007 年 1 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筹划和资源累积,Joe 成为了一家不知名橱柜品牌的经销商并开设了第一家门店:新婚妻子负责销售,自己负责设计安装等等。两个月后的第一场营销活动后,Joe 的门店一口气拿下了近 100 个订单,十几万人民币的的利润额达到了同类店面一年的总利润。一炮打响后,Joe 和 Sophie 成为了这家橱柜的第一大经销商。

Joe 总结说自己创业初期的一帆风顺应该归结为阅历丰厚和审美能力强:“你得首先见过好东西长什么样,然后你才能设计出好东西来。一个每天喝 10 块钱茶叶的人是品不出七八千的茶叶好在哪里的。”几年下来,Joe的家具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遍布好几个城市,在单个城市的销售额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一度成了国内定制家居代理销售公司的 TOP 前三企业。

“那个时候公司销售版图延伸到东北、华东。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金盛家居里都有我的店,那里有我们旗下的橱柜店,沙发店,衣柜店”。生意做得最大的时候,有 400 人的团队为 Joe 工作,人员构架包括设计,物流,仓储,店面等方方面面。

可现在回忆起来,财富自由的日子是柄双刃剑:他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去公司也能收到例会汇报,也不太愿意参加社交活动,家里的阿姨每天翻着样做好吃的,也有司机接送孩子上下学。日子渐渐变得惬意舒适,Joe开始每天对着电脑打网络游戏,一充值就是好几万块,在虚拟的世界里领着一帮弟兄攻城略地,还觉得“好有意思啊”。直到……

他发现自己颈椎和背部隐隐作痛,于是在他抱怨时候得到了 Sophie 带有一丝无奈的分析描述。“你沉迷于无谓的事情,是因为你满足了,忘记了初心,物质的满足令你丧失了斗志!”

Joe 回忆起当时的心境,Sophie 的几句话令当时的他幡然醒悟:“我变成了我自己最讨厌的人,戴着副金丝眼镜,肚子非常大,夹了个包,开着豪车,油满肠肥,一说话就目中无人”。可也就是那一次的梦中惊醒,让他迅速振作,决定改变一切将自己拉向平庸的习惯,把时间花费在美好的事情上面,“重新定义人生价值”!

4

第二次星海启航,谁来一起午餐?

举家移民到澳洲并非对于 Joe 来说并非是个草率的决定:女儿在填鸭式教育下一度视力下降、甚至驼背,自己由于商业上的成功又赶上了人口红利,渐渐丧志斗志成了自己讨厌的人。“孩子也不快乐,我也不快乐,为什么还要待在原地呢?我听朋友们说澳洲有蓝天白云,人和人之间关系平等,又有好的教育系统,家具市场也不怎么(发达),衡量了各个国家后还是办了全家163 移民。”

登录澳洲后,Joe 迅速置业买车安顿下来,并且在街头巷尾发现了本地家具生意的巨大商机。“我当时看到的澳洲很像 20年前的中国,到处都是老房子还没有翻新,外来人口正在不断增加。”他坚信,澳洲的独特地理位置,时差,教育,安全的食品都将吸引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移民。未来随着移民的安家落地,墨尔本和悉尼这两个核心城市的城郊老房子一定会被大量翻新、重建,而每套翻新、重建的房子都将产生大量的市场(定制家具)需求。可惜的是,这大量的需求在高额的人工费面前放弃了个性化的诉求。这片土地需要有那么一些人,愿意用自己的努力来修补这种缺憾。

Joe 和 Sophie 在澳洲创立的高档家具定制公司 MeToMeGo 于 2014 年注册成立。他们的创业战术精简到 10 个字也就是“升维思想运用在降维市场”。

从创始人团队的角度看,Joe 在中国有 10 年的家居设计、安装、营销经验,了解中国移民对于高端家具的需求;他懂材料,也懂零售,有着 10 亿人口级别大市场走出来的、过硬的产业流程认知。

6

再看产品和市场,仅去年单单墨尔本就有 14 万套房子被许可开工建造,还不算上旧房改造,每套都需要配套家具。保守估计,哪怕 MeToMeGo 获得 1% 的市场份额,一年也有 1400 套的生意,意味着 30 个集装箱的体量和 700 万澳元的批发额。在零售端,MeToMeGo 承诺做到早上下单,当天安装,自选颜色,橱柜安装精度到毫米,和住宅定制化吻合;反观本地供应商却很难提供同样的服务。在批发端,MeToMeGo 对开发商的报价是市场价格的一半左右(也就是中国市场的价格),并且可以包含相应产品的设计,基本达到了一站式外包,因此受到本地主流开发商的欢迎。

最后看经营策略。由于澳洲的人力成本较高,而 MeToMeGo 的产品报价又大大低于市场均价,为了防止亏损,Joe 专门设计了一套“专业技工加盟”的雇佣模式:只要一个安装技工能拿出 10 个工地的照片和 10 个商业合同,并允许公司做背景调查,通过后就可以免费从公司领到一台带 MeToMeGo 商标的面包车,里面有所有需要的工具,由 MeToMeGo 接活分配给加盟技工,获取的安装收入和公司二八分成,公司只拿 20%。“我要的不是赚产品的钱,而是平台的流量和服务活跃度,也就是市场份额。”Joe 告诉我们,他算过这笔账,投入的成本和获得的回报不可能亏本,假设每个加盟技工一个月安装 5 套厨具,还能给一个工人带来每年 7-8万的安装收入,公司也不用负担技工的固定工资收入。

从今年 6 月到现在的 3 个月里,这家兴兴向荣的公司已经收到了30多个订单,每个订单在 10 万澳元左右,明年的销售额预估将达到 1000 万澳元。“我的想法就是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大家用很便宜的价格拿到自己在网上 DIY 的东西,小到一个门板我都卖给你。大家的水龙头坏了,门板掉了,都可以找到最近的我们的签约维修工,开着印有我们 logo 的服务车上门维修。”

MeToMeGo 的口号是“乐享家居”(Enjoy Home),而 Joe 和Sophie想要做的远远不止家具定制,而是一个移动的家居服务互助生态。这是一个宏大的商业场景,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进入共同实现,一起成就不同阶段的梦想,来去自由 ,“Me To, Me Go”。你,愿意来分一杯羹吗?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