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维州政府在2017年第一季度关闭了全澳最大的燃煤发电厂——Hazelwood后,澳洲能源市场委员于今年3月底公布报告称,2017-2018财年维州居民平均用电成本暴涨16%,达到了1275澳元!

能源造成的污染排放固然担心有理,可三大传统能源商在电价管理上的鲜有作为也多少影响了纳税人的钱袋。这个时候,澳洲排名前五的能源企业Alinta打出了“给千家万户提供可负担能源”的企业口号,为澳洲不同地区的用户提供最高达43%的电价折扣(*注)。然而市场体量限制和让利于用户的商业模式,使得称霸西澳的Alinta想要持续扩张,甚至打开澳洲各州市场显得困难重重。

一个好汉三个帮,去年4月,横跨珠宝、地产、基建、百货和零售业务,拥有近百年历史的香港周大福集团经FIRB获批收购了Alinta,并于2018年1月出资约12亿澳元为其买下了占维州发电量23%的重要电力资产——罗依杨B电厂(Loy Yang B Power Station),赋能Alinta自主发电能力的同时也为这家充满理想的能源企业插上了梦想的翅膀。随后,又派出了董事董朝晖先生,促进跨国文化的沟通和交流,助力集团发展。

2

复兴Alinta传奇从零启

有道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今天采访的这位Alinta首席执行官也是如此。蒂姆睿先生在对话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自己在一个不算幸福的单亲家庭长大,而工作最大的源动力就是为自己的孩子赢得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和一个轻松一些的人生。

在这种纯粹而持久的动力下,蒂姆睿的职业生涯算是“一路开挂”。他从一位勤工俭学的接线员开始,以销售的身份进入能源行业,并在进入Alinta之前成为本地能源三巨头之一——AGL,200年企业历史上最年轻的销售冠军和部门执行官。

“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蒂姆睿在2011年也将同样的传奇带到了Alinta。

当时的Alinta受到债务危机和全球金融萧条的影响,一度资不抵债,面临破产。那时董事们找到了正在AGL干得意气风发的蒂姆睿,希望由他来扭转乾坤。危难间,蒂姆睿接过帅印。“我上任后更新了整个领导团队,我和新团队坐下来逐一盘点了公司所有的能源资产,写下运营这些资产的策略,然后拿出一张A3纸,让他们在没有任何资源限制的假设情境下把运营这些资产的策略再写一遍。”蒂姆睿回忆到。

蒂姆睿让新的领导团队认清了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并且通过和供应商再次谈判,重新定计划,引进跨行业人才等运营战略,在两者之间顺利架起了价值之桥。在他加入Alinta的第一个财年,公司就扭亏为盈,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达到1.4亿澳元,并逐年递增,到了第四年,更是达到了3.5亿澳元。2017年,这家冉冉升起的能源企业终于迎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

3

牵手周大福 ,拿下罗依杨B电厂

在蒂姆睿先生的精益带领下,Alinta蜕变为一家极有竞争力的能源供应商,在澳洲东西两海岸的用户超过了百万。但他的雄心不止如此:“澳洲现在有三家能源巨头,而我的目标是让消费者支付可负担的能源账单,并把Alinta带入到能源‘四巨头’的行列当中。”

话虽如此,后来者追赶行业巨头往往如同虎口夺食:难!发电资产不够所带来的电力自给限制、用户数量的差距、品牌影响力等等因素都必然延缓Alinta向“第四巨头”目标前进的步伐。

而周大福集团伸出的橄榄枝很大程度上满足了Alinta的需求。我们了解到,初次踏足澳洲能源市场的周大福在收购Alinta的案子上投入了约40亿澳元巨资,可以说是该集团在澳洲的核心资产。收购完成后,双方必然要面对跨文化沟通和管理的难题,那么作为CEO的蒂姆睿是如何看待这个差异的呢?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给出了一个对比参照:盈利周期期望。相比于在话筒前互相吹捧,资方和企业方在公司盈利周期上达成共识显得更有说服力,也更体现出沟通上的正面效果“。我们以前的主要股东来自于英国和美国,现在的母公司周大福则来自于中国香港”,蒂姆睿表示,从文化上来讲,Alinta应该和英美股东更处得来,可在企业发展布局观念上,情况却恰恰相反“。从前的股东考虑的是如何在当下能够把利润最大化,可当我在香港与周大福集团领导层会面时,我们讨论的是如何从长远的角度发展Alinta。你知道,想要长远发展就可能需要牺牲一些近期的利润,以换取市场份额和顾客忠诚度,这也和我加入Alinta时的初衷——‘做平价能源’是一致的。”

在收购完成后,周大福用实际行动兑现了帮助Alinta长期发展的诺言,仅仅半年后就追加投资12亿澳元一举拿下了Loy Yang B Power Station,帮助公司获取了宝贵的独立发电能力,更是省去了建造同样规模发电站近四分之三的成本。现在,距周大福为Alinta买下罗依杨B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蒂姆睿先生骄傲地向我们透露,公司每天增加近2500名新用户,给予客户电价折扣的同时,还实现了利润翻倍!“之前的股东只要利润却不肯投入;周大福集团眼光放得很长,拿下罗依杨B后我们现在更有能力做低电价,利润反而更高了。” 董朝晖先生表示,他的加入会帮助集团更直接有效地与董事会沟通,资方和企业方可以更紧密合作,实现集团的发展目标。

4

重金布局新能源,华人社区一线牵

周大福的全情投入使得Alinta进入了投资——资产扩充——市场份额——盈利增加的健康循环当中。企业挣钱了,也就有更多的实力进一步布局未来。那么他眼中能源市场的未来是什么?答案是可再生能源!

“我们对于发电造成的环境污染非常关切,我们也关注消费者会不会由于高昂电价而不得不改变生活方式。”他透露,下一个财年Alinta将在可再生能源资产上投入巨资,其中包括:预计投入4亿澳元的Yandin风力发电站,其发电量将达到200兆瓦,相当于罗依杨B的五分之一;在南澳投入的80兆瓦太阳能发电项目;以及在西澳建设一个全州最大的风力发电站。

“我们已经在公司里设立了一个新的部门,专门负责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因为那才是能源的未来,毋庸置疑的。我们的目标是提供最便宜的电价,同时成为盈利最高的能源公司,这将取决于我们接下来的的电力资产运营。”

采访最后,蒂姆睿和董朝晖先生均表示非常重视澳洲的120万华人居民,并希望他们都可以选择使用Alinta的平价能源:“Alinta非常重视和华人社区的连结,我们一直在和澳华赛马会商讨赞助Moonee Valley农历新年赛马节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内部商量,开启一个专门针对留学生的毕业生项目。”

他们在采访中多次重申,Alinta要和华人社区携起手来,不仅仅是因为公司的成长离不开华人用户的支持,更重要的是,Alinta的管理层相信澳大利亚的未来繁荣将与中国的发展紧密相关。作为企业家,他们希望能搭上中国迅猛发展的顺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