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从 1995 年出任澳大利亚蒙纳士蒙特丽莎商学院中国首席代表,王玉博士一直在中国和亚太地区从事设计、发展和推广领导力发展培训课程,为跨国公司以及中国大型企业在中国以及亚太地区提供特设培训服务,取得了社会认可并广受欢迎。王玉博士作为合伙人以及高级顾问加入了 Leadership Psychology Australia (LPA),她曾任广东美国商会人力资源委员会的主席,并被美国培训与发展协会挑选为 2001 年国际培训与发展大会的指定演讲人。同时,王玉博士也是中山大学 MBA项目特聘的授课老师。

王玉博士的 MBA 是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取的,DBA 是南澳洲大学获取的,她主要的研究领域是组织的学习与发展,特别是行为学习法在组织中的运用,这也成为了王玉博士一致潜心研究与实践的专业领域。 在过去的 20 年中,王玉博士坚持不断地为跨国及中国大型企业设计和教授领导力发展课程,在中国以及亚太地区帮助并培养了无数优秀的领导人才。王玉博士是中国第一位 Genos EI 首席讲师, BMW 集团认证讲师,她还是 MBTI、情境领导、TACK、TMI、CTT 的国际认证讲师。

多年来,她服务过的客户包括宝马集团、可口可乐、西门子、利乐、三菱银行、福特、安利、海尔、中国移动、宜家、海格、宝洁、达能等。
此次我们有幸对话国际情商领导力讲师王玉博士,请她给我们讲一讲 VUCA 时代的有效领导力如何达成?

倒三角—给领导力松个绑

市面上对于领导力的定义可以说是千差万别。知乎上比较抓眼球的一个定义是:“刚上任,能不能服众;到任中,能不能负重;快下任,能不能扶忠。”

领导力的解释途径一般通过与管理做类比或者案例分析来得出,还很少能有人能够分门别类地用大众可以理解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解释领导力是什么?王玉博士给我们画了一张图表:

3

她认为领导者最重要的特质是主见远景 —“就是知道要去哪儿”,在这个前提下,去激发团队和领导者一起前进的志向和动力。很多领导人把智商看作是领导力第一要素,围绕着智商而制定出来的商业策略,战略目标,KPI 考核标准等都很考验一个人的学习能力,但只对了一半。相对于用智商来“领”,发挥情商来“导”在企业经营上显得更加重要。

王玉博士分析说,领导的“导”字可以解释成“引导、辅导、教导、训导”等等,目的是激发团队的价值观,文化认同和目的感,最终和领导者形成信任关系。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沟通,关心,参与和尊重。而这些非常人性化的东西使得领导力相比管理来说更加有温度,因为领导能力的开展对象是有创造力有感情的一群人。

王玉博士在访谈中一再强调,世界变化速度太快了,我们生活在充满 volatility(易变性)、 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时代里。在 VUCA时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因此,仅靠一个聪明的大脑就能完成企业领导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激发出员工的创造力和产能将是今后每一个企业的领导力课题。

4

也正因为世界变化越来越快,领导者一个人的智慧在这个时代普遍不够用,领导模式也需要应势翻转成一个倒三角:即leader 在三角的下方给三角上方的团队提供资源支持,由团队去创新、思考、决策、执行。而在此之前,领导和团队之间意见的分歧已经通过管理模式弥合,因此不存在上下矛盾的痛点,领导者也不会承受失去权威的恐惧感。“比如说华为的任正非,在下属问他怎么做的时候从来不给答案,因为一给答案,下次再问你,一次次问你,然后这整个组织的发展就取决于你一个人的大脑了。”

王玉博士提到,除了企业家急需接受倒三角的领导模式外,招聘团队时相面识人也是一个受益无穷的大学问。“VUCA 时代,潜力已成为识别人才最重要的标准”,这是哈佛商业评论给企业招聘提出的一个指标。除了外型和本科学历以外,家庭背景、行事习惯、成长历程、信仰、道德底线、原动力等等方面都可以像剥洋葱一样,通过沟通一层一层地剥开。感知到一个人的潜能,是有阅历的领导者为自己的企业铺设红地毯的重要能耐。她认为,相面识人是一门超越大数据的学问,不能一刀切,它跟领导者的阅历也大有关联。

5

解锁情绪—开启深层认识

在多变的情况下决策,情绪是一把双刃剑,健康正面的情绪可以增益决策效率,负面情绪同样可以引向错误的决策。那么情绪,到底将会在哪几方面影响决策呢?

“当你的价值观和外部事件不吻合的时候就会引发你的负面情绪,失落、失望,甚至是晚上睡不着觉,它将影响到你的行为和决策、思维和判断。”情绪是价值观的窗口,当两个人的价值观吻合的时候,彼此欣赏,感觉愉悦,因此生意伙伴必须志同道合。反之,沟通双方的深层动机不一定的时候,都会透过情绪展现出来。   “EI 是帮助你察觉到内在一些不直观的东西,追求,梦想,愿望等等,这些都埋藏在心里。”

在多变的情况下决策,情绪是一把双刃剑,健康正面的情绪可以增益决策效率,负面情绪同样可以引向错误的决策。那么情绪,到底将会在哪几方面影响决策呢?

6

“当你的价值观和外部事件不吻合的时候就会引发你的负面情绪,失落、失望,甚至是晚上睡不着觉,它将影响到你的行为和决策、思维和判断。”情绪是价值观的窗口,当两个人的价值观吻合的时候,彼此欣赏,感觉愉悦,因此生意伙伴必须志同道合。反之,沟通双方的深层动机不一定的时候,都会透过情绪展现出来。

NASA宇航局的案例

美国宇航局 NASA 科学家 Charlie Pellerin(查理 • 佩勒林博士)虽然在华人圈里不太为人所知,但他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项目 — 哈珀望远镜。王玉博士告诉我们,哈珀望远镜的第一次发射是非常不顺利的:当时美国政府投入 17 亿美元资金,历时 15 年研发完成,被公众寄予厚望。可是当高清望远镜发射到太空后,传回来的宇宙照片清晰度甚至不如地球上望远镜的拍摄精度。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佩勒林一时间被舆论和行业内人士推向了风口浪尖。

面对千夫所指,他还是找到了问题所在。“所有的灾难背后都有团队背景和社会背景,是由于团队没有办法开放式沟通。”王玉博士介绍说,哈珀望远镜的问题在于其中一个供应商由于担心拿不到NASA的下一个合同,为了赶上工程期,怀着侥幸心理忽略了零件测试里可能会出问题的一环,导致最后射角产生了细微偏差。俗话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个技术产品的问题终究出在了团队沟通上。“团队为什么不敢说话?因为一说你(领导人)就批评我,我提出(异议)对我不利啊。”

7

洞察问题后,佩勒林开始积极调整:她鼓励团队使用“H-A-P-P-S”— 即习惯 Habitual,真诚 Authentic,及时 Promptness,适当 Proper,具体 Specific 的方法每天互相感谢,并且口头表达出来。用这种激发积极情绪的方法,佩勒林把团队拧成了一股绳。当他的团队在没有外部资金和权威支持的情况下,依靠着团队使命感找到了预算和人力资源,佩勒林团队成功完成了望远镜的修复并成功发射。而解决了团队沟通隐患的佩勒林,也从一个失败者重新变成了人类的英雄。

在整个访谈的过程中,王玉博士不断重申沟通、调动员工积极性才是领导力的关键。充满变化的时代,情商领导力帮助您打通“任督二脉”。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