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工党去年宣布了改革计划,家庭信托基金仍然为澳大利亚人在规划经济安全和退休需求方面发挥着合法且有价值的作用。

信托是一种有效而实用的财务管理结构,对于家庭来说可以从中受益颇多,包括积累财富、资产保护、增加退休储蓄、照顾其他家庭成员,特别是那些可能无法照顾自己的家庭成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政府正在进行的改革将限制人们的退休金储蓄金额,人们对家庭信托基金的兴趣越来越大。

作为一种养老保险制度的替代品,信托基金安全、可靠且节省税费,为家庭理财发挥有益的作用。在过去几年中,由于养老保险制度的变化,家庭信托基金的数量有所增加。

信托是一种税收中性的结构,所有收入都分配给个人,然后由个人对其分配所得缴纳所得税,它被更好地描述为一种节税结构,用于更好地持有资产和分配收入给受益人。

工党提议对一个家庭信托的分配实行最低税率30%。因此,如果分配给个人的边际税率已经达到30%左右(例如,收入超过37000美元的人,或者每年从信托公司获得的收入超过426美元且不满18岁的人),那么更高的边际税率将自动生效。

毫无疑问,如果改革得以实施,与家庭信托有关的税赋将会增加,将意味着它们不再能被用作许多家庭积累财富的工具。

当然,变化取决于工党是否执政,以及它是否会实现拟议中的改革。然而目前,许多人感到进退两难,想知道他们的最佳选择。毫无疑问,工党提议法案对信托公司的影响是负面的。

如果改革生效,许多人会寻求到更适合他们需要的其他结构形式。

家庭信托基金是否可以一如既往地作为累积财富的主要结构,现在将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包括:个人税务状况、家庭投资资产的整体水平、潜在受益人、年龄以及是否需要资产保护。

案例 1

一个积累了1、2百万财富的家庭应该考虑是投资于收入较低的配偶名下或者联名资产。根据工党提出的改革方案,家族信托可能不再是这类家庭的最佳选择。选择的决定性因素是应税收入水平和年龄。

不过,鉴于大多数人在他们将近退休之前都不会建立如此高额的财富,共同持有投资组合将会在许多情况下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一旦他们都不再工作,将退休收入平均分可以为他们的晚年生活最大程度地节省税赋。

案例 2

对于拥有200万到500万投资额的家庭,家庭信任仍然在节省税赋方面比其他的选择更有优势,特别是如果在短时期内,其他信托受益人(比如正在读大学的孩子)有很少或没有其他应税收入,而同时父母双方都是高收入人群。

家庭信托基金还在遗产规划方面提供了一些优势,可以实现在将资产传给下一代时无需缴纳资本收益税。

此外,家庭信托允许人们取钱,然后在自己名下进行投资,并且可能几乎不产生税赋。对退休者来说,这是一个有用的策略,他们可以从信托收回至少100万资金投资于自己的名下,从而作为个人适用较低的个人所得税税率。

案例 3

在退休金之外积累的财富超过500万的家庭,通过公司的形式投资将是更好的选择,而不是使用家庭信托。可以是由一个家庭信托作为股东的公司,或者是由家庭成员(例如双亲)作为直接股东的公司(特别是在工党提议的法案下)。

这种方法意味着他们在他们自己选择时间获得分红,然后按照个人所得税税率对个人分红缴税,并确保不违反税法Division 7A对分红的相关规定。当家庭信托(作为主要投资工具)分配收入给公司受益人,但该部分收入被保留并重新投资到该家庭信托时,这便形成了违背支付的现时应得权益(unpaid present entitlement,UPE),这是一个严重的违规问题。

对一个拥有500万投资额的家庭,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可以先按照案例2中所述在头几年使用家庭信托的结构,然后在家庭信托这种形式不再被需要的时候过渡到投资公司的结构。

随着家庭信托投资收入的增长,由信托分配给个人家庭成员的收入将到达一个分水岭数额,对于分水岭数额以下的收入,他们可以按照低于最高边际税率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交税,因而剩余的额外收入将分配给一个作为受益人的公司。随着相关资金支付到公司,假以时日,公司将建立自己的投资组合。

不能运用资本收益税折扣的缺点可以从30%的公司税率得到弥补,因为平均税率将因此低于其他结构。

随着家庭财富超过500万,从投资组合中大规模取现的需要会逐渐减少,更多的关注将集中于投资组合价值的持续增长,有足够的可支配收益用于支付股息足以满足家庭的现金流需求。

3